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楊筱英散文 :冬 韻

輪迴的四季像是一部舞台劇,演繹了春之明媚,夏之熱烈,秋之豐碩,接下來,上場的該是冬了。寒冷乾燥是北方冬天固有的名片,冰和冷是冬最鮮明的符號和最響亮的口號,沒有哪一個季節像冬一樣冷峻寧靜、寂然內斂。冬,自有它的一翻意趣和滋味。

2020-01-06 02:4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輪迴的四季像是一部舞台劇,演繹了春之明媚,夏之熱烈,秋之豐碩,接下來,上場的該是冬了。寒冷乾燥是北方冬天固有的名片,冰和冷是冬最鮮明的符號和最響亮的口號,沒有哪一個季節像冬一樣冷峻寧靜、寂然內斂。冬,自有它的一翻意趣和滋味。

冬天裡萬物沒有了花紅柳綠、鶯歌燕舞,像是卸妝後素麵朝天的女子,展現出自然本真的面目。路邊的花草樹木失去了往日蔥蘢茂盛、絢麗芬芳的迷人姿態,進入冬天后,它們大部分換成了與大地接近的顏色。只有個別保持綠色,但這綠,少了一份綠色該有的生機和鮮亮,變成了深深的暗綠。如此一來,走近它們的人少了,讚賞的人少了,照相機的閃光燈也少了對它們的打擾。枝椏間醒目的鳥巢提醒路人,這裡,曾經有一個溫馨的家。如今,鳥巢雖空著,但並不寂寥,主人暫時的離去,是為了來年更好的回歸。冬日裡的花草樹木,平添了深沉古樸、厚重肅穆的氣質。它們不言不語,卻最是懂得一張一弛,文武之道,用智慧的行為順應著自然,順應著四季。

走在落滿樹葉的小徑上,沒有孤獨落寞的感觸,相反,心中有一種踏實的寧靜,時令進入冬藏,人的心中也少了一份焦躁。枝頭上,一隻只麻雀,像沒心沒肺的聒噪婦人,話題永遠討論個沒完,嘰嘰喳喳、喳喳嘰嘰,生活的歌兒被這些樂天派們唱的沒完沒了。北方,是麻雀永遠的主戰場。偶爾,會有兩三隻長尾巴的花喜鵲出現在眼前,與麻雀相比,花喜鵲可就端莊多了,它們步態優雅,模樣兒俏麗可人,頗有大家閨秀的風範。但凡有一點兒動靜,倏忽之間,花喜鵲便掠過枝頭,沒了蹤影,它們膽子小,也害羞。

走在大街上,冬日的暖陽照耀在這熟悉的街角,十字路口手搖紅色小旗的志願者,身著紅色馬甲,疏導交通,猶如冬日裡跳動的一團團焰火。望著一張張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社區里進進出出辦事的人,街邊賣了多年豆腐的大嫂,小店裡終年忙碌的修鞋的啞巴大叔,心中湧起一種親切地感動。冬日裡,小城裡的人大多穿著臃腫,甚至,有些土氣。不要緊,重要的是,小城裡的人急公好義、古道熱腸,不斷有義舉之事感動著你我他,因此有了好人之城的美譽。小城裡的人是幸福的,不然西北一隅的小城銅川,怎麼會連續三年被評為全國最具幸福感城市。你看街巷裡來回穿梭的行人,大都神色安詳、目光柔和。這眼前的景象,這世俗的日子,如溫煦明媚的陽光,怎不叫人心中溫暖熨貼。

一場小雪,給整個世界披上了一件白色的薄外套,掩蓋了或美麗或醜陋的一切,周遭顯得神秘而又深邃。冬天的雪,是大自然饋贈的絕美禮物,與雪相擁,草木有了清逸冷峻之美,領略了雪的溫柔,它們便孕育了新的春之夢想。人,也因雪的造訪而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南方的朋友說,不適應北方冬天的冷。當然,溫潤的江南,使南方的朋友遇到北方的冬天時,心中的免疫力首先就降低了三分。而北方的人,不懼冷,甚至,是喜歡冷,他們用堅毅的目光迎接冷,用熱情的懷抱接納冷。三九寒天,參加一場戶外健步快走,這時候,冷會自覺為你讓道,人是大汗淋漓,精神振奮。冷,是北方人每年必會的老友,老友相逢,豈不樂滿心懷!因為,這才像冬天,這才是冬天。

歷經了嚴冬的人,如同淬過火的鋼一般,韌性強了,硬度高了,更加經久耐用。寒風肅殺的冬,堅硬亦柔軟,這自然的錘鍊使人身體強健,冷靜理性,胸襟豁達。

冬之韻味悠遠綿長,看似冷酷的外表下有著火熱的情懷,它把寒冷收斂入懷,沉澱醞釀,以滿腔的熱情孕育春天,孕育新的希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