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點健聞

訂閱

發行量:13 

武漢肺炎已排除SARS但病原仍未明確,武漢患者增至59例,無人死亡

武漢衛健委最新通報,「不明原因肺炎」已排除SARS和MERS,但病原體仍未明確。武漢患者已增至59例,重症7例,均在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香港特區等地加強了對來自武漢人員的監測,香港每日公布疑似案例,最新數字是16例。新加坡4日發現1個疑似病例,5日證實與武漢肺炎無關。

2020-01-06 03:0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武漢衛健委最新通報,「不明原因肺炎」已排除SARS和MERS,但病原體仍未明確。

武漢患者已增至59例,重症7例,均在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

香港特區等地加強了對來自武漢人員的監測,香港每日公布疑似案例,最新數字是16例。新加坡4日發現1個疑似病例,5日證實與武漢肺炎無關。

本次武漢肺炎呈現明顯的聚集性特徵,類似特徵的疫情近年來時有發生,但都沒有引起大規模的公共衛生事件。

武漢市「不明原因肺炎」疫情持續引發關注。目前仍未明確是何種病原體。武漢衛健委1月5日晚就此發布第三份通報,表示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

截至1月5日8時,武漢市共報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重症7例(12月31日首份通報中,患者是27例,7例病情嚴重;1月3日通報中,患者44例,重症11例),其餘患者生命體徵總體穩定。目前所有患者均在武漢市醫療機構接受隔離治療,無死亡病例



從武漢前往其他地區的人員中,也發現一些疑似肺炎病例。其中香港特區監測到的人數最多,截至1月5日中午12時,香港衛生署共接到16起報告。經檢測,8例為流感(7例甲流),1例其他疾病,1例冠狀病毒229E感染(非SARS),6例未檢出明確病毒。

由於病原鑑定和病因溯源工作正在進行中,尚不能確定從武漢到香港的相關病例與武漢出現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存在關聯。

武漢衛健委的三次通報均表示,此次疫情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曾在2003年參與SARS病原調查和診斷的病毒學研究專家管軼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相信官方對於病毒類型已經有了初步判斷,因為病原鑑定中的核酸檢測大約2至3天就可以獲得結果,但病因溯源需要進行血清學檢測和確認,需要2至4周。

此次疫情的關聯地——位於武漢市江漢區的華南海鮮市場已經休市整頓。相關部門正在開展環境衛生處置和進一步的衛生學調查。管軼對媒體表示,先集中病人控制傳染源,再尋找動物傳染源堵漏洞的方向是正確的。

據2019年9月的一則報導,國慶前夕,武漢市區兩級市場監管部門曾對華南海鮮市場售賣虎斑蛙、蛇、刺蝟等動物的商戶進行排查。說明該市場有這些野生動物銷售。此次疫情是否與市場內的野生動物相關,也要等官方調查結果出來才能確定。

最新疫情:報告患者持續增加,重症減少

據武漢衛健委1月5日晚間的通報,截至當日8時,共發現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重症7例,相比兩天前的通報,減少了4例。在59例患者中,最早發病時間為2019年12月12日,最晚發病時間為12月29日;已經追蹤到163名密切接觸者並行醫學觀察。

此次武漢所有不明原因肺炎患者都集中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原武漢市醫療救治中心)隔離治療。該院是武漢地區唯一一家省市共建的、具有近百年歷史的公共衛生醫療救治基地。


△ 圖片來源: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官網

據新京報此前報導,目前金銀潭醫院收治的疫情相關患者中,並不全都是確診的肺炎患者,也包括了一些只有感冒症狀,但因為近期和華南海鮮市場有過接觸的疑似病例。這些病人大多是武漢市內其它醫院回溯過往病例篩查出的疑似感染者,送到金銀潭醫院來做進一步確認。醫院方面表示,在隔離區內,肺炎患者和非肺炎患者會分開住,非肺炎患者如果症狀好轉,三天以後就可以出院。

武漢衛健委12月30日發布的紅頭文件要求: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救治信息。1月1日下午,武漢警方通報,有8人因發布、轉發關於武漢市肺炎疫情的不實信息,被依法查處。

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公布後,香港特區、澳門特區、台灣乃至新加坡,都在入境口岸加強了對來自武漢人員的監測。

1月3日開始,香港特區政府每日公布加強監測下的疑似肺炎個案數字。過去14天內曾到訪武漢並有發燒或肺炎症狀的患者即納入統計,截至1月5日中午12時,共監測到病例16例。


△ 香港特區衛生署官網截圖


1月4日,香港特區政府公布《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並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該計劃包含三個應變級別:戒備、嚴重及緊急。嚴重級別對應風險為中等。

澳門衛生局報告,從1月1日至今,共接獲4起發病前14天曾到訪武漢,而出現發燒和呼吸道症狀的病例通報,但已全部確診為流感或普通感冒。

台灣衛生部門自去年12月31日起,啟動由武漢直航赴台班機的登機檢疫,並且每天發布關於關於武漢肺炎疫情的最新信息。1月5日公布,共查出8名症狀輕微旅客,經評估後返家休息。其中2人診斷為流感,1人為一般感冒、1人已退燒、1人為支氣管炎並已退燒,另3人由地方衛生當局持續追蹤關懷。

此外,新加坡衛生部1月4日宣布,該國出現首宗疑似不明肺炎病例,患者為三歲的中國女童,曾到訪武漢。不過據最新消息,該病例已證實與武漢肺炎無關。

新加坡衛生部要求,所有從武漢飛往新加坡的旅客,都必須在抵達樟宜機場時接受體溫檢測。隨著監測的持續,新加坡也可能出現新的疑似與武漢肺炎有關的病例。

不明原因肺炎歷年都有

2003年「非典」流行之後,國家衛健委的前身衛生部為了篩查可能的SARS病例和人感染禽流感病例及其它傳染性呼吸道疾病,早期發出預警並採取相應的防控措施,制定了《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實施方案(試行)》。2007年,該方案升級為《全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監測、排查和管理方案》。


根據方案:相關病例要同時具備以下4項條件:

1、發熱(腋下體溫≥38℃);
2、具有肺炎的影像學特徵;

3、發病早期白細胞總數降低或正常,或淋巴細胞分類計數減少;

4、經規範抗菌藥物治療3-5天,病情無明顯改善或呈進行性加重。


2006年5月,衛生部印發的《傳染病信息報告管理規範》中,規定了三種需要報告的病種,「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和不明原因死亡病例等重點監測疾病」包含其中,排在法定傳染病和其他傳染病之後。



在「後非典」時期,不明原因肺炎監測對中國人感染禽流感病例的早期發現和報告起到了重要作用。根據《疾病監測》雜誌2010年發表的《2004-2009年中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報告情況分析》,5年當中,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通過疾病監測信息報告管理系統、電話和傳真報告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共864例,其中確診人感染禽流感病例35例(同時期全國總共發現38例確診人感染禽流感病例),排除不明原因肺炎診斷為其他疾病的793例,截至2009年尚未排除不明原因肺炎診斷的有36例。


在這一統計周期內,2004年4~5月北京市和安徽省的小規模SARS疫情、2005~2006年冬春季和2009年初的人感染禽流感疫情期間,有明顯的不明原因肺炎報告高峰。而在其餘大多數月份,全國每月的病例報告數均不超過10例。

查詢知網可以看到,近年來各地均有一些不明原因肺炎的監測報告,但這些病例都沒有引起大規模的公共衛生事件。


對比歷史報告數據,這一次武漢突然出現27個病例(截至1月3日下午,病例上升至44例),確實稍顯異常。

不過,此次武漢不明原因肺炎大部分為華南海鮮城經營戶,呈現出明顯的聚集性特徵。類似的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疫情,近年來時有發生。

查閱相關資料發現,2018年5-6月,北京市房山區某小學曾出現26例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疫情,最後判定為支原體感染。2014年3月上旬,山東威海胸科醫院也集中收治了某醫院39例臨床表現相似的聚集性不明原因肺炎醫務人員,其中37例經過常規治療後恢復正常。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研究指出,中國不明原因肺炎報告病例數較實際情況偏少,且有一定延遲。主要原因是不明原因肺炎監測針對的是人感染禽流感和SARS,這兩種疫情對經濟社會穩定影響重大,各級衛生機構在報告時都會慎之又慎,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不是SARS,病原可能是什麼?

12月30日晚曾有一張手機拍下的病原檢測單在朋友圈中流傳,上面顯示的檢出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包含SARS冠狀病毒。該信息一度引起高度緊張。目前官方通報已經排除是SARS的可能性。

導致感染性疾病的病原微生物包括細菌、病毒、真菌、寄生蟲等。細菌是微米級顆粒,在普通顯微鏡下就能看到。而病毒是納米級,需要藉助電子顯微鏡才能觀察到。

從生命的形態上,病毒是遺傳物質和蛋白質裹在一起的一個生物大分子。一般來說,病毒檢測要先做分子檢測,再在顯微鏡下通過形態學觀察,確認病毒。

病原微生物分子檢測方法眾多,但這些方法都各有弊端。免疫學方法操作簡單,但由於病原體種類繁多,已研發的抗原、抗體數量遠遠不能滿足需求。基因晶片技術較新,但只能對已知的病原體基因組進行意向性篩查,而無法檢測新的未知病原體。

獲得病原體的活體也是一大難點:病原體的體外培養耗時普遍較長,操作步驟繁瑣,且絕大多數病原體不可培養。

目前全球感染性疾病的發病率有所上升,病原體呈現多樣化和複雜化的趨勢。各種新發和再發的感染性疾病、不易發現的多重感染以及不明病因的發熱病例增多,但據統計,約70%的感染性疾病患者都無法確定病原體信息。

當年SARS病毒的確認也經歷了一番曲折。2002年底,中國廣東等地出現了多例原因不明的、危及生命的呼吸系統疾病。隨後,越南,加拿大和香港等地也先後報導了類似病例。世衛組織將此類疾病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隨後世界各國實驗室都致力於發現這種疾病的病原體。2003年3月,香港大學和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先後在SARS病人的樣本中分離出一種病毒,該病毒粒子外周有冠狀排列的纖突,在電子顯微鏡下看起來就像一頂中世紀歐洲帝王的王冠,根據形態學特徵和遺傳信息,科學家認為這種新型的冠狀病毒就是SARS的致病病原。2013年4月,世衛組織在各方面研究成果基礎上,正式將其命名為SARS冠狀病毒。



SARS冠狀病毒屬於冠狀病毒科,其家族成員眾多。冠狀病毒也是成人普通感冒的主要病原之一。目前已經發現的冠狀病毒,能感染人類的有6種,分別為20世紀60年代發現的人冠狀病毒HCoV-229E和HCoV-OC43,2003年出現的SARS冠狀病毒SARS-CoV,2004年發現的人冠狀病毒HCoV-NL63,2005年新發現的人冠狀病毒HCoV-HKU1以及2012年7月在中東地區出現的新型人冠狀病毒HCoV-EMC(該病毒引發的疾病後來被命名為中東呼吸綜合徵,英文簡稱MERS)。

此次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檢測,武漢衛健委的最新通報中,尚未排除冠狀病毒的可能。


據此前媒體報導,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地方衛生管理部門的指揮下做相關病原檢測方面工作。該所擁有我國唯一一個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相關負責人表示,如果需要,會按規定要求啟動P4相關流程。


吳靖、吳曄婷、毛曉瓊|撰稿

劉冉|責編

八點健聞微信訂閱號:HealthInsight
我們尊重原創版權,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