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江晚報小時新聞

訂閱

發行量:1705 

咖啡店的顧客、修車師傅、戴著大金鍊的「社會人」.....他們竟是同一「工種」

有一批警察,他們不穿警服,卻把警服穿在了心中;人的眼睛用來捕捉美好,他們慣於用來發現罪惡。2016年1月,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成立了全省第一支擁有正式編制的便衣大隊。130人以大街小巷為辦公室,行跡藏在人群中。

2020-01-06 03:1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有一批警察,他們不穿警服,卻把警服穿在了心中;人的眼睛用來捕捉美好,他們慣於用來發現罪惡。

2016年1月,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區分局成立了全省第一支擁有正式編制的便衣大隊。

130人以大街小巷為辦公室,行跡藏在人群中。他們有時候是咖啡店裡和你匆匆一瞥的顧客,有時候是路邊看似普通的修車師傅,有時又是戴著大金鍊子甚至有文身的「社會人」。

這些隱匿在我們身邊的便衣,對得起網上那句「深藏功與名」。

繁華都市,行色匆匆,大概少有人會關注這些不穿警服的警察。

老任就是其中一位便衣。

不穿警服,甚至在從警生涯都穿不了幾次警服,是老任和他的夥伴們的日常。

有人稱他們為城市平安的潛伏者,影視劇里把他們這一行稱為「暗樁」。

無論是哪一種稱呼,老任們都不在意。他們深諳一個道理,自己看上去越不風光越不起眼,辦案過程就會越順利,老百姓也就越安全。
1

英氣逼人還有6塊腹肌,
便衣老任的前身是一個帥氣的巡特警

老任並不是一開始就是便衣。

老任最初的身份是巡特警。

1997年,英氣逼人的老任,那時候還是小任成了一名巡特警。

那時候的老任有多帥氣?

一米七五的個頭,6塊腹肌,一參加工作就有好多阿姨要給他做介紹,幫他找對象。

老任那時候負責路面巡邏和大型事件應急處突。

巡特警的工作他幹了六年。

這之中有一件重大突發,到現在他還記憶猶新。

「街上有個男人身綁炸藥,現在情緒很激動……」

光是聽到電話內容,老任就出了一身汗。他告訴記者,儘管在訓練中模擬過各種突發危險情況,但是真的遇上這種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巨大損失甚至危及生命的情況,警察也會害怕,也想過要是萬一出事,家人可怎麼辦。

但是當警察就是沒有退路的。

到了事發現場,出警車還沒停穩,老任就先跳了下去。最終靠著巧妙運用談判手段等,老任和同事們成功將男子制服。


2

「一般老實人,
一輩子跟警察能打幾次交道?」

當警察20多年,老任輾轉在城東派出所、采荷派出所等待過。這兩個派出所管轄的範圍都很複雜。比如有四季青服裝街區,那裡人多而雜,金錢糾紛、民事、刑事案件時有發生。

老任很感謝那段時光。「偵查能力、應急變通能力以及隱藏身份的能力都是在那六年培養起來的。」

大大小小的案子破了不少,2013年到重案中隊後,破的命案就更多。

「巡特警、派出所民警、重案中隊民警,都干過了,但講起來,最有成就感的還是現在當便衣。」

2017年7月,老任擔任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兼任便衣大隊大隊長。他面對的不再是重案、要案,追捕緝拿的也不再是窮凶極惡的歹徒。

從硝煙瀰漫的正面戰場轉移到了細密無聲的敵後戰場,老任說父親曾經問過他這麼一個問題。

「你說我們一般老實人,一輩子跟警察打幾次交道?」

這個問題對於從警多年的他來說,答案不言自明,除了辦理戶口、辦證、違章處置這些事,一般人能跟公安打交道的機會真的不多。

老父親又接著說:「如果家裡出了意外,只能來找你們警察了。如果案子破不了,老百姓就要對公安失望的呀!」

老任把這句話牢牢記在心上,他認準,不管是丟了10斤黃金還是只丟了一隻醬鴨,只要是老百姓的事情,不管大案小案都要破,老百姓要的是有贓物還回來,損失能夠彌補。

接手江干便衣大隊兩年七個月,江干區傳統侵財案情同比去年下降40.32%,破案率從2017年6月前的44.6%提高至目前的78%,入戶案件、扒竊案件、盜竊電動車案件此類最影響群眾安全感、滿意度的案件大幅減少。

對於這份答卷,老任有自己的理解。

隨叫隨到,有時候半夜一兩點接到電話,馬上就爬起來出發,哪怕是過年,身為便衣也要繃緊神經。

這是老任對一個合格的便衣警察的理解,也是他對父親那一席話的交代。

平時工作中,老任最喜歡騎電動車到處逛,查查崗順便逛一逛摸摸情況。他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一旦有重大搶劫搶奪案件發生,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必然也是他老任。


3

看完電影《拆彈專家》,
兒子大哭求爸爸不要當警察

長期日夜顛倒,飲食不規律,曾經清瘦有型的老任這幾年體重暴漲。

「後半夜老是吃東西,方便麵抓過來一泡,或者點一份燒烤,這都是大家說的垃圾食品,凌晨兩三點是最忙的時候,不吃根本頂不住」,老任拍了拍肚子自嘲,「你看現在這肚子,我兩年前才130多斤,現在167斤了。」

兩年前,清瘦的老任能夠輕鬆跳起,雙手擲出一記漂亮的投籃,灰色T恤下腹肌隱約可見。

現在的老任,常常形容自己是油膩的中年男子。

便衣老任也有自己的軟肋。老任有個讀小學六年級的兒子,因為他經常需要加班,孩子是老任父母在照顧。

「兒子的家長會我幾乎就沒去過。有時候忙起來好幾周都見不到,我到家的時候他已經睡了,他還沒醒我就又出門了。」

一家人安安穩穩看個電影、逛個街,都快成了奢侈品。老任回憶起上次陪妻兒看電影,是在前年。

那部電影叫《拆彈專家》,一名警隊的拆彈專家,要解除嫌疑人製造的炸彈恐怖襲擊事件危機,最後炸彈是拆除了,但主角沒能活下去。

看完電影兒子很嚴肅地問老任:「爸爸,要是你是電影的這位拆彈專家,你會做怎樣的選擇?」

「我當然會去拆除炸彈,這是我的職責。」

兒子突然嚎啕大哭,邊哭邊說:「你這樣可能會死的,那我就沒有爸爸了。」

他扯住老任,大大的眼睛裡滿是祈求:「爸爸,你不要做警察了。樓下開個小店,哪怕日子苦一點,但是我能看到爸爸在家啊。」

4

「內心光明,不懼黑暗」,

便衣和別的警察沒什麼兩樣

對家人的歉疚和對工作的執著,成了老任們共同的糾結。

當警察是一種熱愛,更是一種職責。

已經胖了30斤的老任帶著不少新人。他對新同事們說,做便衣要內心光明不懼黑暗,更要守得住寂寞。

便衣是在黑暗中前行的人,滄海之一粟,就像是茫茫人海中的沙子,不能被人關注。

「便衣要是被人關注那就失敗了,讓大家加倍工作又不能讓人發現,這對於年輕的便衣來說,確實是要過的一道坎。我做了這麼多,有誰知道我?獲得感、職業榮耀感怎麼來?是個不小的考驗。」

老任說,如今的便衣也在改變工作方式。2018年6月,老任帶領團隊,聯合多家科技公司研發了「天空之眼」數據模型,並將「在線防控」的工作機制進行了推廣,便衣大隊主要職能由打擊向防控轉變。

將數據轉化成資源,應用於實戰。「利用大數據的理念,便衣不用盲目掃大街,不用無目的的巡邏,憑著精確分析情報,行動的目標更明確」。利用研發的「天空之眼」,便衣對易犯罪人群能夠進行提前干預,一旦發現犯罪行為,神出鬼沒的便衣能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現在的便衣不僅要到街面,也要到樓宇,到金融領域、網絡領域主動及時發現犯罪苗頭,及時止損。」

便衣大隊的辦公區里,辦公區潔白的牆面,是幾排醒目的藍字,藍字前的隊員們則一直緊盯著電腦螢幕忙個不停:

我們是警察,

準確的說是便衣警察,

其實我們和別的警察沒什麼兩樣,

唯一的區別是我們把警服穿在了心裡。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楊一凡 邊程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