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眼看人生

訂閱

發行量:2 

大哥李宗盛——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李宗盛的演唱會,台下都是中年男女,陰影中不再青春的臉。很少狂熱的大吼大叫,只是平靜的看著台上。沒有伴舞,沒有華麗的布景,一架鋼琴,一把木吉他。白襯衫外面一件馬甲,鬍子拉碴,稀疏的頭髮,一張嘴露出標誌性的門牙。唱到動情處會哽咽,一首是《為你我受冷風吹》,還有一首是《愛的代價》。

2020-01-06 03:5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李宗盛的演唱會,台下都是中年男女,陰影中不再青春的臉。很少狂熱的大吼大叫,只是平靜的看著台上。

沒有伴舞,沒有華麗的布景,一架鋼琴,一把木吉他。白襯衫外面一件馬甲,鬍子拉碴,稀疏的頭髮,一張嘴露出標誌性的門牙。



唱到動情處會哽咽,一首是《為你我受冷風吹》,還有一首是《愛的代價》。想到的是失去的舊愛,也許是流逝的年華。

他在台上抽泣著說不出話,台下一片掌聲,是沉浸在故事裡的聽眾在共鳴,也是一路相伴的老友在鼓勁。

這個集合了粗獷和細膩兩種強烈反差風格的老男人,卻用直入人心的詞曲描摹著紅塵中男男女女胸中最柔軟的部分。

相聲藝人沒到開竅的那一刻,怎麼使勁包袱總是不響,再好的笑料也味同嚼蠟。

初涉台灣樂壇的李宗盛,木吉他伴奏唱民謠,抵擋不住羅大佑關注社會現實題材,風格濃烈勁爆的黑色搖滾風潮。

直到《凡人歌》開始,李宗盛漸漸開始顯露出過人的才華。

90年代之後的寶麗金和滾石時期,正直唱片業蓬勃發展的黃金年代,很多中國大陸,香港以及東南亞國家的歌手都簽約台灣的唱片公司尋求更廣闊的天地,彼時台灣唱片工業的成熟和強盛可見一斑。

《凡人歌》唱凡人的喜怒哀樂,衝冠一怒為紅顏,唱大難來臨紛飛的同林鳥,唱在道義和名利之間選擇的困境。唱的是人生之苦,卻透露出豁達樂觀的態度。

圓圓的鏡框,上嘴唇剃乾淨,只留下頜鬍鬚的李宗盛滿臉笑容,那應該是最初收穫了成功和愛情,春風得意的年紀。



電視劇《末代皇孫》由劉松仁主演,片尾曲《鬼迷心竅》唱盡落魄貴族漂泊亂世的風雨甘苦,唱盡了得而復失,淒風冷雨中苦苦守候的哀傷——「曾經真的以為人生就這樣了,平靜的新拒絕再有浪潮。」

那十年,成就了很多經典。比如《霸王別姬》的——《當愛已成往事》,陳淑樺的《夢醒時分》,張信哲的《愛如潮水》,張艾嘉的《愛的代價》,辛曉琪的《領悟》,趙傳的《我是一隻小小鳥》,莫文蔚的《陰天》等等,數不勝數,首首都是情歌經典。




說到李宗盛的情歌,永遠繞不開的話題,就是林憶蓮。這個來自香港的女歌手,外形嬌小,眯眯的盈盈笑眼。歌聲卻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曾在一場演出和呂方連升八個key一較高下,絲毫不落下風。

才子佳人的故事從來如此,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他為林憶蓮寫下了當愛已成往事,我明白 ,誘惑的街、為你我受冷風吹 、理由、假如讓你吻下去、let go、野風、讓我試、 勇敢、傾慕、哭、天衣無縫、開始、不許哭、不必在乎我是誰。

他們攜手登台演唱《當愛已成往事》,不知是不是戀情曝光後首次公開露面,頻頻扶鏡框的大哥李宗盛竟然透出小小的緊張,反而是林憶蓮落落大方。偶爾的眼神交匯,那份甜蜜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後來李宗盛和前妻朱衛茵離婚了,傳言終究變成了事實。他的一面是負心漢,另一面,是貼心暖男。

林憶蓮誕下女兒李喜兒,這不是故事的結尾。六年之後的2004年,二人宣布離婚,林憶蓮回到香港獨自扶養女兒。

也許是厭煩激情褪去後的平淡,也許是創作的靈感需要新戀情的刺激。比如李敖,即使娶了可以和林青霞媲美的佳人胡茵夢,還是會說受不了她在馬桶上呲牙咧嘴的樣子。

故事的結局就是這樣,孰是孰非無從知曉。只見後來的林憶蓮活的愈加洒脫無拘無束,只見後來李宗盛在舞台唱起《為你我受冷風吹》時幾度哽咽泣不成聲。

是經歷風雨後的勇敢,還是夜半輾轉反側時的後悔。也許,一切都是最好的排。

樂壇新人輩出,大哥逐漸退出舞台中心。

前半生談愛,感動很多或熱戀,或失戀中的人。

後半生寫人生,於是有了《山丘》,有了《新寫的舊歌》,有了《給自己的歌》。



2008年,李宗盛和張震岳,周華健,羅大佑組成了音樂演唱組合「縱貫線」。不當紅,不時髦,卻意外的掀起了一股懷舊的風潮。

參加中央台的春晚,開巡迴演唱會,出席各大排行榜的頒獎典禮頻頻獲獎。

是四個人能量的疊加,是大眾對音樂品質的期盼,也像是一個時代最後的輝煌。

如今的李宗盛年過花甲,美食節目做評審,興趣所致可以開小型演唱會。人數不多的聽眾,足夠用心的唱,也有人用心來聽。

一切都會隨著時間流逝,我們會老去,大哥也會淡出舞台,只有那些旋律和歌詞,會讓我們感動,帶我們回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