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98 

中國證券報:降准周期難言結束

新年首次降准今日實施,預計可一次性釋放長期穩定流動性逾8000億元。分析人士認為,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然存在進一步調整優化的空間,未來有望繼續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及促進經濟結構調整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2020-01-06 03:52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新年首次降准今日實施,預計可一次性釋放長期穩定流動性逾8000億元。分析人士認為,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然存在進一步調整優化的空間,未來有望繼續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及促進經濟結構調整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於2020年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這是2020年央行第1次降准,也是2018年以來央行第8次動用存款準備金率工具。

近年來,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出現持續系統地下調,是為了適應經濟金融形勢發展變化的需要。過去一些年份,我國曾連續上調並執行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以對沖外匯快速流入,凍結過剩流動性。但歷史上,我國也曾執行過較低的存款準備金率,關鍵要看流動性供給是否與經濟發展相匹配。近年來隨著外匯流入放緩,流動性供給機制發生了很大變化,繼續執行較高存款準備金率難以適應經濟發展需要。央行一方面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再貸款、再貼現等工具投放基礎貨幣,另一方面通過降准調節流動性,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降准並不影響基礎貨幣的總量,而是通過影響基礎貨幣結構,釋放之前凍結的準備金來增加銀行體系流動性,可起到不擴張資產負債表就增加流動性供應的作用。在當前形勢下,這有利於在保證合理流動性供應與避免過度擴張央行資產負債表之間求得平衡。事實上,在剛過去的2019年,央行公開市場操作的結果為資金凈回籠,全年流動性供應主要就是通過降准來保障的。

不僅如此,與公開市場操作、再貸款等工具相比,降准釋放的流動性更具普惠性、長期性、穩定性,低成本優勢突出,操作也比較簡便。存款準備金率實質是集量、價調節功能於一身的流動性管理工具。以降准為例,不僅提高了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而且釋放出的流動性成本低,在其他條件不變情況下,有助於市場利率下行。

綜合考慮,在當前形勢下,降準是逆周期調節的體現,有助於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也契合降低社會融資成本的宏觀調控取向,是調節流動性的合適選擇。展望未來,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存在進一步調整優化空間。

一是降准必要性和空間依舊存在。人民銀行日前召開的2020年工作會議強調,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適度,加強逆周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促進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作為重要的流動性管理工具,繼續降准依然存在可能性;且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然較高,具備繼續下調空間。

二是在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優化融資結構的過程中定向降准仍有可為。近年來,定向降准、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支農支小再貸款和再貼現等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在引導和支持金融機構優化信貸結構,加大對薄弱環節和重點領域金融支持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人民銀行2020年工作會議要求,加大金融支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用好定向降准、再貸款再貼現等工具。

三是我國存款準備金率制度框架存在繼續優化空間。2019年5月,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構建起「三檔兩優」的存款準備金新框架,從制度上激勵了中小銀行準確定位,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之一。2019年第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提出,要進一步完善「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政策框架,引導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專注小微等實體經濟金融服務。

合理推測,未來存款準備金制度框架料進一步完善,全面或結構性降准仍有可能,以促使流動性供應與經濟發展相匹配,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本文源自中國證券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