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明星基金經理縱論2020投資新方向 聚焦「再平衡」

2019年與2020年的跨年交易周,A股迎來一波較為凌厲的升勢,除上證綜指外,上證50指數、滬深300指數、深證成指、創業板指均放量突破2019年4月份的高點。展望2020年,多位公私募明星基金經理認為,2020年市場基本面將保持平穩。

2020-01-06 04:1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9年與2020年的跨年交易周,A股迎來一波較為凌厲的升勢,除上證綜指外,上證50指數、滬深300指數、深證成指、創業板指均放量突破2019年4月份的高點。展望2020年,多位公私募明星基金經理認為,2020年市場基本面將保持平穩。考慮到2019年以科技、消費為代表的結構性行情凸顯,核心資產估值大幅提升,2020年市場將出現「再平衡」,核心資產估值繼續提振較為有限,但部分具備持續增長動能的低估品種將迎來估值擴張。板塊方面,掘金科技股和周期性行業中的長期成長股成為不少明星基金經理的共識。

宏觀經濟保持平穩

展望2020年,多位明星基金經理認為,從全年的基本面看,宏觀經濟將保持平穩。

拾貝投資胡建平指出,宏觀經濟與投資的直接對應關係在減弱,一是當前GDP增速波動很小,驅動經濟增長的增量主要來自消費和服務,穩定性也進一步上升。同時行業結構出現優化,好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穩定性也日趨改善,進一步淡化了宏觀和投資的直接對應關係。同時,宏觀經濟政策更多立足長遠。

胡建平認為,從滬深300的波動率看,A股可能已經與2016年以前的市場做了告別,以前市場上漲都是伴隨著波動率的上升,2016年以後市場在上漲階段伴隨著波動率的下降,下跌階段伴隨著波動率的上升,整體波動率呈趨勢性下降,時機選擇的重要性也在下降。從歷史的維度看,中國資本市場可能已經逐步走出了新興+轉軌的階段,正在以不低的速度走向更加成熟的市場。

相聚資本總經理、投資總監梁輝表示,2020年宏觀經濟趨於平穩,物價並不是非常核心的因素,對貨幣政策的制約並不明顯,同時積極的財政政策也將發力,在本身企穩情況下,經濟可能會有不錯表現。整體來看,2020年A股上半年機會多於下半年,市場走勢會比較溫和,但肯定不會是熊市。

對於權益投資的收益,景順長城基金總經理助理、研究部總監、基金經理劉彥春表示,2020年宏觀環境大體平穩。在持續逆周期政策調節下,目前商品價格出現反彈,經濟初步呈現企穩跡象,政策面繼續在保增長和降風險中尋求平衡。「市場估值水平已回歸至近幾年的均衡狀態,部分領域已呈現泡沫化跡象,對2020年股票市場整體偏謹慎。綜合目前市場定價水平、經濟增長態勢,以及可能的政策動向,預計市場估值進一步擴張的難度較大,更多需自下而上尋找階段性投資機會。」

博時研究部總經理兼博時主題行業混合(LOF)、博時新興消費主題混合基金經理王俊表示,從權益投資來看,2020年仍有較大機率取得正收益,短期製造業的回升帶動經濟增速企穩,為較多行業創造出盈利提升的機會。展望2020年下半年,隨著國內貨幣政策空間的進一步打開,將對估值形成較強支撐。

核心資產估值提振有限

2019年A股市場觸底回升,走出了一輪長周期的上漲行情,公私募基金業績也在2019年獲得大豐收。這背後,除了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長,市場整體估值水平尤其是核心資產的估值提升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展望2020年,多位知名基金經理認為,市場整體估值難以大幅提升,尤其是核心資產,但仍有部分低估品種將迎來估值擴張。

銀華基金經理李曉星表示,從已開發國家經驗來看,當經濟的發展從高速發展階段進入穩定發展階段,各行業都會表現出龍頭集中的趨勢,行業龍頭的增速也顯著快於行業平均水平,此類勝者為王的公司即核心資產。拉長時間維度來看,核心資產會持續跑贏指數。

對於核心資產的估值,胡建平指出,分行業來看,很多績優股的行業指數處於歷史不低的位置,不過此類公司歷史估值存在優質折價的情況,當前逐步優質優價。從絕對估值的角度看,多數公司不算便宜,但也沒有明顯泡沫。「估值大幅拉升的背景是無風險利率的大幅下降,其他可替代資產的收益率持續下降,短期估值的大幅拉升則來自於短期預期的大幅扭轉。」胡建平進一步表示,2020年估值拉升的動力會大幅減弱,短期不存在逆轉事件發生。估值上升可能來自偏傳統產業的公司,隨著經濟復甦和對此類公司盈利穩定性的重新認識,傳統製造業也有較多公司有機會入圍核心資產。

「當前來看,一方面,周期存在變數;另一方面,公司資本開支迅速降低,帶來自由現金流的急劇擴張。在此情況下,估值有擴張衝動。因此,此類傳統行業未來估值擴張的空間可能繼續存在,疊加盈利增長,會有較好的機會。當前多數投資者預期非常高的行業則可能沒有非常高的回報。」源樂晟基金經理曾曉潔表示,股票投資是賺估值擴張和盈利增長的錢。目前市場情緒偏向樂觀,估值在一定程度上已較大幅體現了預期。但一些傳統行業頭部企業集中度上升帶來持續盈利增長,市場對此類公司的估值非常低,一方面低估其盈利可持續性,另一方面高估其周期性。此類公司存在較多投資機會。

在李曉星看來,市場估值難以繼續提升,但也沒有大幅下降的風險:一是在CPI高位上行階段,預期流動性寬鬆的加速度提升難度較大;二是從外資流入速度來看,MSCI上調權重後,未來將是MSCI等指數公司的觀望期。未來半年內,繼續上調權重的機率很低。2019年流動性大幅寬鬆和外資的持續流入,是市場估值提升的重要因素,但目前來看以上兩大因素邊際弱化。在全球低利率環境下,我國利率在全球範圍內已處於較高水平,流動性收緊不會發生,因此市場估值不存在大幅下移風險。

「再平衡」思維下掘金

雖然2019年市場結構性機會集中在科技和消費領域,以及一線龍頭股和二線藍籌之間,消費、科技股與其他股票之間的估值剪刀差巨大。但對於2020年A股市場的投資機會,多位知名基金經理認為,市場或出現「再平衡」,將從科技、消費、周期股、傳統製造業、大金融板塊等多維度掘金市場。

「目前市場中不均衡的現象比比皆是,大量深度價值股因各種原因無人問津,也存在大量長期成長股因表現出一定的周期性而被市場冷落,由於兼有低估值和低關注度等特徵,以上品種在未來再均衡的過程中都將是受益者。」夏俊傑認為,2020年市場將發生再平衡過程,不僅是價值和成長間的再平衡,也包括價值內部和成長內部的再平衡。2019年的主流風格是少數核心資產的抱團行情,有價值股也有成長股,2020年預計較多核心資產抱團大機率瓦解。

清和泉資本也在年度策略中認為,2020年,如何看待「經濟與股市」、「收益與風險」、「風格與行業」的關係,「再平衡」是貫穿全年的一個關鍵詞。

王俊表示:「當下市場整體的估值水平不高,但行業間估值差異較大,將從低估值的行業中尋找超額收益機會。比如圍繞製造業回升和傳統製造業的競爭結構改善機會,在未來一年中,該行業公司是較強超額收益的來源之一,在其他總量有增長的行業也會耐心尋找估值合理的標的。」

李曉星表示,考慮未來兩至三年的景氣度,業績增速和估值相匹配,明年會均衡布局科技、消費和價值股里的優質公司。其中,科技板塊中看好電子、傳媒和新能源,消費板塊中看好白酒、家電,價值股中看好銀行、地產和汽車。不同於2019年市場的高ROE公司「拔」估值,2020年全年,上市公司整體盈利增長區間在5%-10%間,同時市場估值波動區間不會發生大變化,指數具有一定上升空間但幅度有限,市場依然會呈現結構性行情。

板塊方面,梁輝認為,消費股整體的機會不是很大,2020年市場的機會主要在科技股和周期性的成長股,具體看好5G、自主可控等領域,例如作業系統國產化、軟體國產化等。同時,部分周期性行業中具備成長能力的個股配置價值已凸顯,例如汽車、新能源汽車、家電、家居、餐飲、旅遊等行業的龍頭企業。

劉彥春指出,長期來看,消費、科技仍為較好的賽道。消費領域中社會財富分配逐步向居民傾斜,消費擴容、消費升級趨勢明確,且消費領域競爭格局較為清晰,優勢企業具備持續發展潛力。當前,我國正處於產業升級和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關鍵時期,科技領域發展空間巨大。不過,對股票投資而言,科技領域投資難度較大,在技術快速更新領域,對企業家的眼光和能力要求也更高。劉彥春進一步表示,具備核心競爭力、成長路徑清晰的公司股價表現有望繼續超越市場。估值上升,市場波動必然加大,特別是高估值的股票對流動性和短期業績兌現要求提高。在需求端前景尚不明朗的情況下,現階段更願意關注供給側,尤其是行業結構清晰、產品差異化顯著、可通過主動調節供給實現利益最大化的企業。

市場風險方面,博時權益投資總部投研總監曾鵬表示:「美股公司有盈利增速見頂跡象,若估值擴張不再持續,預計美股會承受較大壓力進而影響全球資本市場風險偏好。而外部環境反覆可能階段性影響A股科技行業結構性風險偏好。」

本文源自中國證券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