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山東資訊

訂閱

發行量:1 

揭秘「後珍妮貝兒時代」下的台灣佳仕發內衣品牌「若曼莎」

內衣,被普遍稱為人的「第二層皮膚」,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據諮詢機構沙利文相關報告顯示,2014-2019年全球內衣市場規模的年均複合增速在7%左右。可見,如今內衣行業正處於風口期,另有資料指出,中國的內衣市場每年銷售額都在1200億到1500億元,且每年以20% 增速增長。

2020-01-05 09:5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內衣,被普遍稱為人的「第二層皮膚」,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據諮詢機構沙利文相關報告顯示,2014-2019年全球內衣市場規模的年均複合增速在7%左右。可見,如今內衣行業正處於風口期,另有資料指出,中國的內衣市場每年銷售額都在1200億到1500億元,且每年以20% 增速增長。

在此背景下,來自台灣的內衣品牌「若曼莎」也早在數年前就已走入大眾視野。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品牌?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和上海勁儀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什麼關係?關於珍妮貝兒商標侵權事件,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前因後果?在2020年,若曼莎的代理制度又是什麼模樣的?


台灣企業,多家公司


若曼莎(ROMENSA)是1997年創立於台灣的內衣品牌,2000年開始致力於無鋼圈非海綿健康內衣的研發、生產、銷售,公司總部設立於台灣,若曼莎也是機能型無鋼圈女性文胸創始品牌之一。

另有資料介紹,若曼莎由蔡鎮壕及設計、技術團隊自主研發出來的,經營主體是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是什麼來歷呢?


據天眼查顯示,與佳仕發實業關聯的公司有兩家,一家是在台灣註冊的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時間是2010年5月,代表人和董事都是蔡株容一人;還有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這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時間是2015年9月。另據企查查顯示,在香港註冊的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曾申請過「若曼莎」的商標,目截止目前,該商標的狀態為「商標無效」,是不是這就說明佳仕發與若曼莎關係不大?


答案是否定的,經查,在台灣也的確有過名叫若曼莎的企業,而且不止一家。


第一家,名為若曼莎企業有限公司,1994年4月成立,1999年8月解散;第二家公司與該公司同名,1999年8月成立,2003年春解散;第三家企業,名曰若曼莎實業有限公司,代表人是蔡宏昇(前兩家公司都沒有代表人姓名),成立於2016年10月,而這個蔡宏昇就是一些宣傳材料所說的「若曼莎總經理」。


順帶一提,在上述圖片中的「永生髮實業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4月,代表人和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的代表人是同一個,還是蔡株容,洪銘鴻則是台灣永生髮實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而為什麼要提這個姓洪的人,我們會在下文中有所介紹。另外,在圖片的右側,我們還能隱約看到珍妮貝兒企業有限公司的字樣,這三家公司地址完全一樣,想必其關係定不一般。

與此同時,還有網友曬出了另外一張照片,聲稱「這些招牌在供微商團隊拍照後就立刻撤下」,在這裡,關於這個說法我們暫且先放在一邊。


經過進一步的調查,我們發現在2018年時,若曼莎的官網還是三個品牌(若曼莎、蕾蒂蜜、珍妮貝兒)共用。


時間來到兩年後的2020年,使用(janebelle.com.tw)作為官網網址的的企業只剩下了若曼莎。但從這個域名上,我們還是能很清楚地看到珍妮貝兒(janebelle)的痕跡,珍妮貝兒簡稱「JB」,難怪前段時間在網上還有公眾號以「台灣JB若曼莎」、「台灣JB」為名進行宣傳。

珍妮貝兒,侵權經過


經查,珍妮貝兒企業有限公司於2008年2月在台灣註冊,代表人同樣姓蔡,為蔡佳真。另外一家在香港註冊的香港珍妮貝兒貿易有限公司在2013年1月註冊,現已告解散。而至於這家公司為何解散、若曼莎網站上為何沒有了珍妮貝兒的姓名,這或許和一份在2015年5月發表在《三湘都市報》上的聲明有關。


該《聲明》顯示,「Jane Belle」(珍妮貝兒)是汕頭市永生髮針織有限公司享有的合法授權的商標。2012年,汕頭市永生髮針織有限公司授權安徽昂多唯爾貿易有限公司在全國範圍內對「Jane Belle」品牌內衣進行銷售及維權。

但由於其良好的銷售前景和較高的知名度,「Jane Belle」商標也成為一些不法廠商的攻擊目標。2015年3月31日,長沙市工商局對長沙市霞美服裝店侵犯「Jane Belle」商標專用權的侵權行為進行了查處,對相關侵權衣物及包裝進行了查扣。經調查了解,主要侵權人為台灣人洪銘鴻,其委託汕頭幾家企業貼牌生產珍妮貝兒內衣,運至倉儲地崑山水迷兒貿易有限公司儲存,一部分產品經由上海運至台灣銷售,絕大部分產品運往長沙由給原快樂購拍過內衣廣告的幾個女模特王晚霞等人進行微商侵權銷售。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權利人市場額度萎縮近三千萬,初步估計侵權人銷售額度超過七千萬。因此,安徽昂多唯爾貿易有限公司要求侵權人必須立即停止侵權,否則,將通過法律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民事、行政及刑事責任,維護合法權益。(內容有刪改)


而這場「制假售假」的事情起因,還可以追溯到2009年以前,當時,汕頭永生髮公司在湖南快樂購銷售尼嬌芬品牌無鋼圈竹炭內衣。為了擴張業務範圍,永生髮公司當時的副總裁建議將文胸內衣和束身內衣分品牌推廣。也因此,珍妮貝兒的商標誕生了。2009年,永生髮公司正式向國家商標局申請JB珍妮貝兒商標,並於2010年獲得通過。

在2005年的時候,蔡鎮壕通過朋友找到了汕頭永生髮公司的張老闆。希望通過張老闆的內衣技術及商標專利,生產一批內衣到台灣做電視購物。但因為蔡鎮壕所有在台灣電視購物銷售的貨品一直沒有正式商標,於是,蔡鎮壕經張老闆同意,在台灣於2010年正式申請珍妮貝兒商標,並於2011年正式獲得通過,2013年,台灣的永生髮實業有限公司才成立。


但這場合作在2014年初就沒有再繼續下去了。當時長沙還有一大批上千萬的庫存,分得一批庫存的蔡鎮壕回到了台灣,繼續他的電視購物業務,產品依然由汕頭永生髮公司提供生產加工。


另外,同樣分得了一批庫存的洪銘鴻則留在了長沙,後來,他找到了王晚霞,此人網名為「翹翹」,正是《聲明》中提到過的長沙市天心區霞美服裝店的法定代表人,這位女士還曾在2016年以中國區總代的身份和蔡鎮壕一起出席過《對話企業家》這個節目。


帶著這個珍妮貝兒的簽約模特,洪銘鴻拉著另外一個新合伙人,一起通過朋友圈等渠道開始把庫存內衣銷售出去。再後來因合作內部原因,洪銘鴻帶著翹翹和剩下一批庫存離開了湖南轉戰上海,由蔡鎮壕支持重新發展。珍妮貝兒的庫存通過翹翹等模特再次獲得大量的市場,很快庫存就銷售一空。時間到了2014年10月,因為台灣的蔡鎮壕累計欠汕頭工廠三百餘萬元貨款,貨品五百餘萬元,因此張老闆停止了對蔡鎮壕的若曼莎內衣的代加工。


而與此同時,其珍妮貝兒的庫存已經銷售完畢,急需找到新貨源。就在這個時候,蔡鎮壕通過關係找到了另外一家小型工廠,拿著珍妮貝兒的原版型進行代工生產,繼續使用珍妮貝兒的商標。並對外宣稱翹翹是全國總代理,內衣是來自台灣的品牌。此時,張老闆開始建立自己的團隊進行維權及追債工作。

到了2015年年初,兩個台灣人反而開始公開通過網絡、代理商宣傳張老闆賣的內衣是假貨的不實信息。於是,珍妮貝兒公司在同年3月29日會同工商部門徹底查封了全國總代理翹翹在長沙五一新幹線的工作室,查沒了價值百萬的假冒JB珍妮貝兒的內衣。(上述部分文字信息根據《一個「台灣JB珍妮貝兒」內衣代理商的血淚史》整理,內容有刪節、改動)

後來,就有了在報紙上發表的那份《聲明》。東窗事發後,不到兩個月,洪銘鴻就徹底退出了曾經銷售珍妮貝兒內衣的崑山水迷兒貿易有限公司,從此消失在大眾視野之中。


勁儀集團,承上啟下


除了珍妮貝兒的商標問題,還有若曼莎的代理合同問題。在網上,之前也有一位省級代理曬出了自己與公司所簽訂的合同,反映簽合同蓋的章有問題:蓋在合同上的印章公司名稱是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但經查台灣經濟部網站,全台灣只有一家佳仕發公司,即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 而並非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

前段時間,針對這些反饋,在知乎和天涯社區上,先後流出了《來自一封若曼莎的聲明》,針對上述內容表達質疑。該《聲明》稱,「若曼莎確實是台灣註冊的商標,但是商標使用權已經給到我司:上海勁儀紡織品有限公司(我司擁有商標使用授權函等相關資質證明),該內容嚴重影響到了我司的利益,我們會合理維護我們的權益的。」

當然,類似的聲明也不止一份。


那麼,這個勁儀集團和若曼莎又是什麼關係呢?調查發現,「ROMENSA若曼莎訂閱號」的認證公司也確實為上海勁儀紡織品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7年1月25日,在2019年1月更名為上海勁儀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穩成,註冊資本1000萬元,據資料介紹,勁儀集團是集研發、生產、營銷於一體的新型現代化企業,該集團旗下現已發展出若曼莎、裸塑、帝格、UBODY、婕蘭等品牌。


該公司股東為胡穩成(大股東)、田原和外商投資企業佳仕發服飾(上海)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成立於2017年2月28日,法定代表人和獨資股東為蔡佳真,註冊資本50萬美元。


此外,在胡穩成名下,還有一家企業,名為「揭西縣河婆穩成服裝網店」,該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連續兩年被揭西縣工商行政管理局河婆工商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截止該公司註銷之日,尚未被移除該名單。


在勁儀集團之前,在中國內地代理若曼莎品牌的則是另外一家企業——湖南若曼莎服裝有限公司(該公司現已註銷)。

在多年前的一次慈善活動中,台灣佳仕發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蔡鎮壕、湖南若曼莎服裝有限公司總經理蔡宏升(還有一種說法叫蔡宏昇)、湖南若曼莎服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晶、營銷總監王晚霞曾共同露面。當然,在這裡擔任營銷總監的王晚霞,就是上文提到過的那個內衣模特。據啟信寶顯示,目前與王晚霞有關的所有公司都已註銷。

轉眼間,時間來到了2017年,若曼莎中國的總裁變成了胡穩成,副總裁變成了諸葛敏潔,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在佳仕發服飾(上海)有限公司擔任總經理的諸葛敏潔,此前也曾以若曼莎中國大陸運營總經理的身份出席過多次活動。另外,在當下的勁儀集團中擔任公司高管的還有裸塑執行總裁彭昱茹,若曼莎理事、湖北運營中心總經理汪媛,若曼莎理事何宇、若曼莎理事鄭秋秋、勁儀學院教育長郭柏成等。

獎金制度,三種品牌


最後,我們再來了解一下目前的若曼莎內衣是如何代理的。

據勁儀集團代理商透露,目前的若曼莎代理模式分為三級,分別是粉鑽、黃鑽和CEO。其中,CEO的拿貨價為五折,門檻為68000元再加1萬元押金(還有另外一個說法是:2019年最後一天之前是68000元,到了2020年1月1日之後,門檻是168000元,不過這種說法與大多數代理商的說辭相悖);黃鑽的拿貨價為6折,門檻是26800元;粉鑽的拿貨價為6.5折,門檻為6800元。


另有資料顯示,單購若曼莎一個品牌的代理制度,與購勁儀集團旗下三個品牌內衣的代理制度也有所不同。

粉鑽和黃鑽的利潤來源都是賺取拿貨價與零售價之間的差價,而成為了CEO,直接對接公司之後,才有八個權益可拿:第一,零售;第二,推薦獎;第三,拿貨獎勵;第四,隔代拿貨獎勵;第五,批發;第六,團隊拿貨獎勵;第七,總業績獎勵;第八,公司股東。


其中,推薦獎是1萬元,就是說一個CEO甲推薦一個CEO乙,甲就能拿到1萬元。而乙再拿貨,甲就可以從中拿到8%的提貨獎勵,乙再推薦丙,丙就相當於甲的隔代,甲就可以從丙的拿貨中拿到1%的隔代提成。

而在個人拿貨和團隊拿貨達到了一定的業績後,個人不但可以從中拿到8%的提成,還可以從團隊業績中拿到1%的提成。

後記


眼下,中國的內衣消費市場增長得十分迅猛,近年來年均增速為低雙位數(約20%),目前市場規模約2000億元,其中,女性內衣市場規模占比在60%以上。


(圖片來源網絡)

在內衣行業如此蓬勃發展的勢頭下,由勁儀集團代理的內衣品牌若曼莎,在今後會如何發展?以「讓天下創業更安全」為企業使命、以「幫助千萬平凡人創業成功」為企業願景的勁儀集團,在接下來又會在內衣市場上取得怎樣的成績?對此,頭條資訊平台將繼續保持關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