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時,當日本鬼子的「順民」,就能活下去嗎?說出來你別不信

魯迅先生在《燈下漫筆》中寫道:「中國的百姓是中立的,戰時連自己也不知道屬於哪一面,但又屬於無論哪一面。強盜來了,就屬於官,當然該被殺掠;官兵既到,該是自家人了罷,但仍然要被殺掠,仿佛又屬於強盜似的。

2020-01-05 11:5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魯迅先生在《燈下漫筆》中寫道:「中國的百姓是中立的,戰時連自己也不知道屬於哪一面,但又屬於無論哪一面。強盜來了,就屬於官,當然該被殺掠;官兵既到,該是自家人了罷,但仍然要被殺掠,仿佛又屬於強盜似的。這時候,百姓就希望有一個一定的主子,拿他們去做百姓,——不敢,是拿他們去做牛馬,情願自己尋草吃,只求他決定他們怎樣跑。」

抗戰時,當日本鬼子的「順民」,就能活下去嗎?說出來你別不信!

日軍占領沁源,八路軍展開空是清野大行動

1942年10月,日軍以一個大隊企圖使沁源偽化,實現其「山地剿共實驗區」的毒辣計劃。

而收到消息的八路軍,號召下當地軍民展開了空室清野大行動,把水井填死、碾磨炸毀以及把糧食運走,使日軍失去了生存的物質條件。日本人陷入了沒有物資供應的窘境。

日軍決心「死扛到底」,假情假意實行「仁慈政策」

連續3個月的襲擾,使日偽傷員不斷增加。但是,日軍仍決心「死扛」到底:他們貼出標語宣揚「皇軍仁慈」,派出偽軍以及漢奸到山頭喊叫:「皇軍不傷害百姓,有家的快回家!」「冬天就要到了,皇軍不能看著你們凍死在山溝里!」

日軍有時會搜出一些未來得及逃出的婦女以及老人,而他們假裝放低姿態扶老人上馬,背著包袱抱著孩子。

孩子嚇哭了,他們就掏出糖塊或是餅乾,塞進孩子的小嘴。

將群眾裹脅回據點後,還拿來掠奪來的衣物讓群眾認領。

對生了病的人吃藥打針,對家在據點裡的人幫助安家,對家在據點外的人教訓一番後予以釋放,並告之:「你們以後見到皇軍不要跑,回家後要假應八路軍,被迫當民兵後要朝天打槍,不要打皇軍。」對有的人還發給出入證,說拿著它可以隨便出入據點。

後來,他們還不斷奔襲包圍、搜捕群眾,並承諾「凡歸來者,給耕牛一頭,耕地十畝」。但始終無一人來歸,那搜捕去的200餘人,也先後從據點內逃出。

當順民能逃離虎口嗎,事實告訴我們答案

有資料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協助日軍侵略中國的中國人——偽軍,人數高達210萬,這是「二戰」中,偽軍數量超過侵略軍數量的唯一國家。

我們民族的這種「順民習性」才導致了整個民族集體性的精神沉淪以及人格沉淪,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順民習性」其實是「漢奸心性」的心理基礎以及文化基因。

那麼,當順民就能夠活下去嗎?

魯迅先生在《南腔北調集·漫與》中寫道:「一個活人,當然是總想活下去的,就是真正老牌的奴隸,也還在打熬著要活下去。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隸,打熬著,並且不平著,掙扎著,一面『意圖』掙脫以至實行掙脫的,即使暫時失敗,還是套上了鐐銬罷,他卻不過是單單的奴隸。如果從奴隸生活中尋出『美』來,讚嘆,撫摩,陶醉,那可簡直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他使自己和別人永遠安住於這生活。」

拿沁源作為例子,原本8萬多人的沁源縣,被殺人口竟達到3600人,其中數百戶人家被殺絕,全縣房屋也被燒毀了12.5萬間,糧食、牲畜被搶掠難以計數。因此,當如此殘暴的日本人的順民,只能任人宰割罷了。

而遭受過日軍如此暴行的沁源人,其仇恨早已在心裡紮下了根,豈會被日軍的花招所迷惑!

部分百姓動搖,八路軍動員穩定人心

因臨近寒冬,部分家境較富裕的人產生了動搖,提出是否可以「先回去應付冬天,來年開春再出來」。

於是,1942年冬天沁源軍民展開的「萬人大討論」,主題只有一個:是「維持」,還是圍困?

當時也有人提出,可以白心支應鬼子,紅心支持八路。但劉開基堅決表示:「圍困就是我們和敵人爭奪群眾,誰有群眾誰就能贏得勝利」,「絕不能把群眾推給敵人!」

在此嚴重關頭,百姓們在八路軍的動員下穩定了下來,堅決與日軍作鬥爭!

那年第一場大雪下後,在白雪覆蓋的山溝里,插起了木牌,上面寫著「正氣溝」、「堅定莊」等村名……這些過去沒有的地名,被縣委以及軍區一一標註在了作戰地圖上。

堅持就是勝利,頑強鬥爭粉碎日寇圖謀

1942年10月到1945年4月,沁源軍民與日寇進行了長達30個月的頑強鬥爭,從而粉碎了日寇所謂「山地剿共實驗區」的圖謀,創造了人民游擊戰爭的範例,而受到黨中央以及中央軍委的表揚。

小結

事實證明,當順民最終的結果便是任人宰割,只有勇敢的團結起來,一致對外,才能贏得最終的勝利!

參考資料:《燈下漫筆》、《南腔北調集·漫與》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