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新聞客戶端

訂閱

發行量:2014 

濟南一家情緒發泄屋因主打暴力發泄走紅

近日,濟南的一家情緒發泄屋因主打暴力發泄而走紅。店主王殿龍介紹,它的「人設」與此前的失戀博物館一樣,都瞄準了年輕人的情緒。不過開業2個月來,暴力發泄屋沒有出現像其他城市那樣排長隊體驗的情況,「基本都是學生來玩個新鮮,真正因為壓力大前來發泄情緒的不多」。

2020-01-05 13:14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日,濟南的一家情緒發泄屋因主打暴力發泄而走紅。店主王殿龍介紹,它的「人設」與此前的失戀博物館一樣,都瞄準了年輕人的情緒。不過開業2個月來,暴力發泄屋沒有出現像其他城市那樣排長隊體驗的情況,「基本都是學生來玩個新鮮,真正因為壓力大前來發泄情緒的不多」。或許濟南的年輕人壓力不大,畢竟在全國排名中,濟南的幸福指數比較高。

暴力發泄屋面積不大,分為「軟暴力」和「硬暴力」兩間房,軟暴力一面牆上是整齊排列的粉紅色羽毛,一面牆是像100元人民幣的練習鈔,還有一面牆掛滿尖叫雞,客戶可以拔羽毛、捏尖叫雞發泄。硬暴力部分是「暗黑系」裝修風格,顧客穿好防護服、戴上頭盔後用棒球棍打碎啤酒瓶、電燈泡或者電腦鍵盤。

不少路過的市民對暴力發泄屋心存好奇,有人隔著玻璃向裡面看。

「大部分人是從抖音上看到後尋來的。」工作人員介紹,目前消費者以大學生為主,職場人士相對較少。「最受歡迎的是砸酒瓶子,還有人自帶東西前來砸毀。上周就有一對情侶帶著紀念品來砸毀,當場宣布分手;更多的是好姐妹、好兄弟一起來,單人前來的少。除了砸瓶子還能砸鍵盤和顯示器等。

發泄屋工作人員介紹,發泄屋所用的啤酒瓶等物品均是回收再利用,打碎後的玻璃碴會由專業機構回收。

體驗過暴力發泄的學生小薄稱,剛砸第一個酒瓶子的時候還擔心會被碎玻璃傷到,「到後面越砸越爽,前段時間因為考試繃得太緊,心裡有一些破壞欲。砸鍵盤簡直是最愛,一邊砸一邊想到做CAD圖做到吐的經歷,等砸完了心裡也痛快了。」

也有體驗者表示發泄屋的場地太小,可選擇的發泄品類也較少。

新時報記者查詢後發現,前幾年情緒發泄屋就在北上廣深等地出現,一開業就吸引了顧客排長隊體驗。濟南的發泄屋遠沒有那麼火爆。

「兩個月差不多有200單左右吧。」店主王殿龍表示,很多人都覺得「我好像沒有那麼大的壓力需要用暴力發泄」,濟南人似乎是壓力小,對於這種外向型情緒發泄需求低。

新時報記者隨機採訪了一些圍觀市民,近半數人表示願意嘗試一下。「最便宜的套餐48元,要砸東西得88元,稍微有點兒貴。」市民趙先生說,如果女兒學習壓力大可以帶她來這裡發泄,如果是自己更希望找個地方靜一靜,獨自待一會兒。

市民常樂女士認為,同等價位下可選的情緒發泄方式有不少,比如唱KTV、去遊樂場、逛吃等,暴力發泄「不實惠」。

王殿龍表示,他開設情緒發泄館是受失戀博物館的啟發,他同時注意到,大部分失戀博物館維持時間都很短,中小城市基本也就三四個月,大城市也就一年,「這種相對小眾的情緒發泄方式特別依賴城市人口基數,人口基數越大,需要這種發泄方式的人就會越多,場館存活的時間也會越久。」

他認為個人化的「情緒消費」正在被越來越多商家重視,「在國外流行的各類模擬反轉人生遊戲、極限刺激遊戲近兩年也在陸續被引進,都是主張人們發泄情緒緩解壓力。」

也有不少消費者質疑「打砸摔」會不會導致越來越暴力?對此,糖心心理諮詢的首席諮詢師唐昱新表示,消費者大可不必過於擔心,現代人面臨著工作、家庭等方面壓力,每個人都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情緒發泄途徑,暴力發泄只是其中一種,這種偏娛樂性的發泄形式只能緩解一時,如果消費者因壓力有實質心理問題,僅靠發泄是難以得到正確疏導的,最好是到正規心理諮詢機構。此外,向親朋好友尤其是父母傾訴、溝通是對較輕壓力緩解的最好辦法。

(新時報記者劉傑 劉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