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

訂閱

發行量:1034 

賣房買帆船 全家去航海

翟峰一家三口在動力三角翼前馨馨在開船8年前,翟峰和妻子雙雙辭職,並給讀三年級的大女兒馨馨辦了休學手續,用賣房賣車的錢買下一艘二手帆船開始了航海旅行,手上只剩下不到5萬元的生活費。兩年半的帆船航海,翟峰帶著妻子女兒去了9個國家,又在澳大利亞進行了3年多的「自駕飛行」。

2020-01-08 06:2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翟峰一家三口在動力三角翼前

馨馨在開船

8年前,翟峰和妻子雙雙辭職,並給讀三年級的大女兒馨馨辦了休學手續,用賣房賣車的錢買下一艘二手帆船開始了航海旅行,手上只剩下不到5萬元的生活費。兩年半的帆船航海,翟峰帶著妻子女兒去了9個國家,又在澳大利亞進行了3年多的「自駕飛行」。然而這並沒能滿足翟峰「看遍世界」的願望。兩年前,他又動了「造飛艇」的想法,如今,他正在準備建造一艘飛艇,並準備在2022年首飛,在飛艇上看遍世界。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馮秋瑜

2012年以前,翟峰是山東兗州的一名鐵路職工。技校畢業後,他子承父業,被安排到鐵路局當信號工,幹了18年。妻子孫宏岩也是鐵路職工。夫妻倆在當地很早就買房買車,但翟峰覺得自己「像是被關在籠子裡的雞」。

夫妻辭職孩子休學全家去航海

2011年,翟峰萌生了帶家人用帆船航海的想法。「家庭航海在中國是空白。航海專家告訴我資金要數百萬元起,要在國外學習幾年,而我的存款從沒有超過3萬塊人民幣。」但孫宏岩更喜歡平靜的生活。經過掙扎,兩人決定辭職,並讓孩子休學。

賣掉了家裡唯一的住房和車子,翟峰和孫宏岩湊了39萬元人民幣。孫宏岩回憶說:「我們當時頂著巨大的壓力,鄰居不讓小孩來找馨馨玩,到處瀰漫著『這家人完了』的壓力。」為了了解航海知識、學習航海技能,翟峰自學了當時所有能找到的中文帆船航海資料書籍,又轉戰到英文網站論壇等。在整個買船遠航之前,他用了525天學習理論。

2012年11月9日,翟峰舉家搬到了自己花35萬元在馬來西亞蘭卡威購買的帆船上,他給船命名「彩虹勇士號」。當年的12月5日,翟峰和家裡人開始了第一次自駕船遠航,去泰國普吉島。在兩年半時間裡,他們去到了馬來西亞、泰國、緬甸、新加坡、越南、菲律賓、印尼、澳大利亞等8國。最遠的一次航行是2014年大年除夕,全家由香港出發,當年的5月底抵達澳大利亞達爾文市,時間長達四個月。

兩年半航行8個國家屢次死裡逃生

回憶起兩年半的航海生活,翟峰覺得,「就像看一部大片一樣」。「風浪,暴雨,海盜,惡意的官員。美妙,驚喜,恐懼,懊惱,劇情豐富,但這是真實的海上生活,未知的生活。」讓他們尤其難忘的是從香港前往澳大利亞的長達四個月的航行。全程3500海里,他們登陸了10個港口,穿越7個海域,先後搭載9名社會船員。暴雨、魚腥味,伴隨整個航程的總是勞累、辛苦、緊張。孫宏岩說,遠航遠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浪漫,沒有紅酒,沒有瀟洒的心情,要仔細研究沿途海流、潮汐、風向,制訂航線。航海是各種不確定的奢侈旅行,惡劣天氣、機器故障、人員健康不佳等隨時可能發生。

再細緻的準備也難免碰到危急的情況,這樣就是死裡逃生。

翟峰迴憶說,2015年4月6日凌晨,全家人駛出馬六甲東海口,進入太平洋3個小時和貨輪擦碰,差點船毀人亡。當時,他們在印尼的一處海峽,他們遇到了很大的風浪,需要打開發動機,但打開發動機時發動機卻報警了,葉輪壞了,備用的也壞了。「大風浪時可以做很多事,但機械故障卻會讓你精神垮掉。那時我就在想,假如下一秒我就死了,我要幹什麼?」

8歲休學獨自開船

當年跟隨父母,休學出海遠行的馨馨如今已是一個16歲的大姑娘。在8年的旅程里,馨馨幫媽媽做代購,一起給全家人掙錢;也在澳大利亞讀了三年的書,甚至還自己開過船!

當年父母決定出海時,馨馨才8歲,正念三年級,她興奮地跟身邊的小朋友分享爸爸要去買帆船航海的事。但後來,老師不讓她講了,因為會影響其他小朋友的情緒。是否要讓孩子休學旅行,孫宏岩也經歷了巨大的思想鬥爭。

「我不擔心孩子無法在課堂以外學到知識,我更困擾如何在各國航行中給女兒找到夥伴。我不擔心孩子的成績,我更害怕女兒沒有好的心理狀態。」孫宏岩說。但後來,翟峰和孫宏岩覺得,給女兒打開無數個小窗看世界,會比陪她走獨木橋更有意義。在航海日記里,馨馨直呼父母的名字「翟峰」「宏岩」。

馨馨很早就自己掙生活費,並在父母的指導下自學,也在澳大利亞達爾文和墨爾本上過三所公立學校,但她覺得「缺少朋友」,最希望的是可以在各個自己喜歡的國家待上一段時間,深入體驗當地的生活。

自駕動力三角翼環飛澳大利亞

2014年6月至2017年11月,翟峰一家在澳大利亞算是長待了三年多的時間。這也是他自從開啟了「航海之旅」之後第一次長時間的「著陸」。翟峰有些「待不住了」,他又迷上了動力三角翼。這是一種強力快速的飛行器,可以到穩定的平流層,不怕風吹雨打,幾十小時就能環澳旅行。在澳大利亞,翟峰以15萬元賣掉了自己的帆船,又通過打工,拉贊助等方式,湊了30多萬人民幣,買了一台動力三角翼飛行器。「飛行器駕照一般兩個月時間可以考取,但因為語言不通,我花了8個月的時間,包括學英語。」2015年開始,翟峰駕駛動力三角翼環飛澳大利亞,翟峰和女兒在天上飛行,妻子駕車做地勤,里程超過15000公里。

「一個家庭用超輕飛行器環繞一塊大陸,華人沒有做過,外國人也沒有,所以是世界首次。我們從墨爾本附近出發,11天飛抵澳大利亞中心的大紅石頭。飛行時間20多個小時,1000多海里,起降11個機場。」翟峰說,動力三角翼須順從自然的力量,御風而行,像天上的帆船,要用幾十天跨越季節才能完成漫長旅程。為了多一份收入,他也陸續帶了幾十個乘客來體驗。為了節省開支,他們一路上全住帳篷。2017年9月,翟峰駕駛飛行器追逐奔跑的袋鼠,觀看河道里的鱷魚,結果在著陸時發生了擦碰。結果飛行器維修花了幾十萬元人民幣,路費就沒了,駕駛動力三角翼環飛澳大利亞被迫中斷了。

開設「飛艇學校」傳播「別樣價值觀」

2017年9月,駕駛動力三角翼環飛澳大利亞中斷後,翟峰又產生了用飛艇看遍世界的想法,目前先是開設「飛艇學校」,傳播自己的價值觀。翟峰說:「駕帆船看世界比汽車好1萬倍。住在天上,低空飄浮著『刷地球』,在感興趣的地方任意起降,10天到1個月就可以環繞地球一圈。」翟峰對記者介紹了目前世界上已投入了幾億美元開發的飛艇airlangder,「這種飛艇由於降落時需要專門的大型機庫,所以難以推進。」他竟然手制了自己理想中的飛艇模型,並認真地計劃著「低空環飛地球」的時間表。「我的想法是,設計一個像手風琴一樣可以開合的裝置,降落時用自重壓縮氦氣,在地面減少體積,增加重量。希望在2021年能做一個原型機遙控試飛,2022年造大型機,開啟我在飛艇上看遍世界的夢想。」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