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炮歷史

訂閱

發行量:142 

開封圍攻戰:蒙古騎兵泰山壓頂 宣告女真人的金國滅亡

1214年,迫於成吉思汗的不斷威脅,金國的女真統治者決定南遷。在撇下中都燕京的幾十萬軍民後,來到位於黃河以南的開封暫避。至此,蒙古軍隊贏得了對金作戰的第一階段,也是其南下攻滅女真勢力的重要開局。當時的完顏王族不會料到,南遷後的金國並未擋住自身頹勢。

2020-01-08 07:2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214年,迫於成吉思汗的不斷威脅,金國的女真統治者決定南遷。在撇下中都燕京的幾十萬軍民後,來到位於黃河以南的開封暫避。至此,蒙古軍隊贏得了對金作戰的第一階段,也是其南下攻滅女真勢力的重要開局。

當時的完顏王族不會料到,南遷後的金國並未擋住自身頹勢。僅僅過了18年時間,他們的南京就會被更多的蒙古大軍所包圍。


強烈的求生欲

1215年,鑒於金國實際上已沒有能力駐重兵在中都,成吉思汗下令拿下全力攻取燕京。雖然彼時的步兵力量還比較薄弱,但草原大軍還是依靠圍困手段施壓。最終在這年的5月31日破城,從而將女真勢力的北部防線徹底瓦解。儘管後者在四方還保有眾多軍事力量,卻根本不可能將之捏合為有戰鬥力的整體。


然而,金國的麻煩還不止於此。由於其野戰軍主力在1211年的野狐嶺戰役中全滅,所以根本不能彈壓有二心的地方勢力。先是有耶律留哥被蒙古人封為遼王,在東北亞威脅女真的龍興之地。後有奉命平叛而戰敗的女真大將蒲鮮萬奴,在遼東自立為王。等到燕京為蒙古人所摧毀,更靠南方的山東也出現了紅襖軍叛亂。若非成吉思汗在稍後準備進攻中亞,可能會以更快速度進入中原腹地。但由木華黎指揮的偏師卻依然留在原地,時刻對金國控制區發起新的襲擊。

為了彌補戰爭損失和積蓄更多儲備,金國又在這個階段執行了自殺性政策,調頭攻入南宋地界。由於自身的軍力殘破而宋軍以逸待勞,這樣的圖謀終究是為自己新開一條戰線。雖然臨安朝廷在開禧北伐後就對主動進攻猶猶豫豫,卻能夠通過資助紅襖軍的辦法擾亂對手。金國也不得不準備專門的部隊,防止南兵從背後乘虛而入。


1223年,由於負責指揮對金作戰的木華黎病死,蒙古方面的軍事壓力有所緩解。但雙方從未有過任何和解,大規模以下的衝突更是此起彼伏。為了幫自己渡過難關,金國方面也早已開啟了一系列軍政改革。除在自己的河南留居地里強化中央集權,也不忘發動各地的民間力量起來為自己效忠,並弄出了效果遠不如預期的封建九公。然而,除了招募由草原流亡者組建的忠孝軍外,其他大部分擴充部隊大都質量欠佳。若能在城市堡壘或山隘關口據守,已算得上是精銳。一旦失去屏障而踏入野戰區域,則很難在蒙古騎兵的水銀瀉地般進攻中存活。

相約開封

1230年,窩闊台汗成為新的帝國至尊。此時的蒙古軍隊已攻滅西夏,並以摧古拉朽之勢橫掃了陝西和陝西兩地。連先前利用亂世躥起的契丹、女真貴族也遭清算。至此,金國的控制區範圍已經被壓縮到了潼關以東、黃河南岸與部分江淮流域。窩闊台為了豎立個人威望,也急需拿父親生前的最大死敵開刀。因此就完全暫停了西征活動,準備盡全力消滅完顏家族。

這年晚些時候,兩支蒙古大軍分別從山西和陝西出動。前者由窩闊台親自指揮,意圖直接渡過黃河南下。後者則由拖雷王子率領,準備迂迴到南面避開潼關防線,轉而順著長江-漢水流域向東突進。為了達到預定效果,蒙古人不惜攻擊南宋邊界,並得以從女真人難以預料的方向殺出。但草原大軍固有的自帶瘟疫屬性,還是讓這場大戰被拖延了近1年時間,連位高權重的拖雷本人也因此喪命。但名將速不台很快接過了指揮權,並讓戰爭在1231年得以繼續推進。

開封方面也預感自己大限將至。一生都致力於反抗蒙古的金哀宗,先後從各地動員起20萬部隊,並以精銳的忠孝軍作為北上的野戰軍核心。同時有更多無力出調的地方軍,在各自的城池內嚴陣以待。女真人的計劃,就是繼續利用潼關擋住窩闊台南下。然後用堅壁清野的堡壘戰術限制速不台,爭取找機會將其重創。但中原地區固有的城市建設制度,讓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難以實施。大量被限制規模和防禦等級的城池,根本不能長期抵擋大規模進攻。所以金國軍隊還是要到狂野上構築陣地,被迫進行風險最大的野外決戰。


可惜,速不台的40000名蒙古精銳騎兵已搶先一步,在金軍選擇駐紮的三峰山設伏。先用3000輕騎不斷騷擾對手,隨即又將多達130000人的金國步兵和後勤民夫圍困起來。儘管有忠孝軍不斷出擊,依舊無法在蒙古陣中殺出一條血路。直到發現了由速不台故意讓出的缺口,才爭先恐後的向那裡奔逃。最終,有秩序的撤退演變為全軍崩潰,軍中的大部分成員被如影隨形的蒙古騎兵追殺至死。

完顏家族的最後堡壘

當三峰山之戰的消息擴散,依然堅守在潼關和黃河南岸的駐軍紛紛投降。窩闊台也順利帶著包括有大量步兵的主力抵達南岸,同獲得大勝的速不台完成會師。此時已是1332年的2月,逐步溫暖的天氣,將對大規模軍事行動更加有利。


在野戰軍全滅的情況下,金哀宗依然將更多人力動員起來,並將殘部和周遭守軍都塞入了開封。這讓城市駐軍在短時間內上漲到10萬人,足以應付激戰所帶來的重大傷亡。作為金國南京的開封,也就成為完顏家族的最後堡壘。幾十年來不斷加強的城防體系,則是支撐其抵抗意志的物質保障。

在女真人南下征服中原時期,北宋的汴梁皇城遭受過數次圍攻,並因戰事而嚴重損壞。但在漢化程度極高的完顏亮繼位後,一度就想把都城遷往開封。趁著北宋留下的宮殿在大火中完全焚毀,金人得以在原址基礎上進行大規模擴建。首先是帶有衛城堡壘效果的皇宮,其次是需要相應擴大的外城。


這讓金國的南京,在面積上大於前朝帝都。不僅有利於儲存更多物資,也能在需要時容納大規模部隊進駐。城牆的高度也被提升,以便讓拋石機和步兵的作業難度加大。重新開往的護城河,也提供了最外層防護。在南遷當地後,金軍自身也大量操練和準備城市攻堅戰內容,所以對此類戰場環境不會感到陌生。

但此時的蒙古軍隊也絕非當年那支奈何不了燕京的純遊牧力量。有大量與其語言接近的契丹人投靠,讓大汗麾下很快就出現了僕從軍步兵。其首領可以獲封世候,並在自己的轄區內成為世襲罔替的封建貴族。這種有別於金國高壓統治的模式,很快就吸引了大量漢人武裝前來投靠。

以他們為核心班底的漢軍世候,幾乎成為蒙古帝國征服東亞大部分區域的真正主力。因為他們既能帶來合格的步兵戰術,也提供草原勢力所普遍缺乏的攻城技巧。他們的存在本身,還具有統戰性質的示範效果,對瓦解敵方陣營有特殊效果。當然,數量有限的蒙古騎兵也就不需要親力親為,在不擅長的巷戰中消耗自己。

教科書式圍攻

1232年4月8日,窩闊台的近10萬人馬出現在開封城下。由於大汗期望獲得一座完好無損的城市,所以呼籲困守其中的金哀宗投降。但後者恰恰是最堅定的強硬派,並且為壓制內部滋生的投降主義而下令殺死蒙古使節。因此,開封城的圍攻戰也就不可避免。


占得先機的蒙古人,無疑從一開始就握有完全主動。大批輕騎兵在城市周圍巡邏,很快就斷絕了任何可能流入城市的物資。相應的,企圖逃跑的開封居民也被迫退回城牆背後,加速守軍的物資消耗。等到雙方的談判徹底破裂,開封周圍的村鎮已被洗劫一空,讓整座城市徹底喪失了可利用資源。儘管金哀宗已下令將超額的物資儲存起來,終究還是架不住10萬武裝人員和更多平民的口腹。


接著,蒙古軍隊也動員大批隨軍民夫進行土工作業。數道圍城壕溝被挖掘出來,成為逐步鎖死守軍空間的緊箍咒。沒到壕溝之間還有通道相連,方便工兵在任何需要的區域出現。壕溝背後則部署了百門臨時打造的手拉式拋石機。由於尚未從西方獲得更好的配重拋石機技術,所以蒙古砲兵在射程和武器威力方面不占優勢。但他們卻有的是時間,慢慢消磨金國守軍的兵力、彈藥和抵抗意志。


金國軍隊雖然只能做困獸之爭,但還是在某些細微領域具有優勢。由於長期同南宋方面進行此類交戰,他們很順利的掌握了原始火藥技術,並用於武裝自己的拋石機部隊。儘管這種早期火藥往往是作為助燃劑使用,卻足以促成爆炸效果。所以,金兵早於宋人開始製造金屬外殼的砲彈,以便加強殺傷效果。可單兵使用的飛火槍,則是綁定在長矛前部的火藥竹筒。雖然射程很近,還是可以通過小型爆破來釋放鐵滓殺敵。若沒有多餘的竹筒替換,士兵也可以用長矛本身繼續作戰。至於更早利用此類技術的火箭,也同時為攻守雙方所同時擁有。

在長達數月的進攻中,蒙古方面就飽受金國工程武器的反擊。隨著戰壕逐步挖向開封城牆,守軍的火力密度與精確度也逐步加強。蒙古人嘗試以老辦法應付,用外層包裹牛皮的防火盾牌保護挖掘者。後來更是想出用鐵鏈加固整排的防火盾。此類措施無疑讓砲彈碎片的殺傷被大大降低,但還是沒法擋住那些碰巧直接命中的鐵彈。尤其當其中的火藥成功爆炸,周圍幾米的士兵連同盾牌都被瞬間摧毀。

不過,蒙古工兵的拋石機和火箭,也在稍後開始發揮作用。在夯土城牆的外側或上方,有許多木質的臨時加固工事。這些往往藏有守軍的脆弱部分,恰恰也是進攻者優先打擊的目標。除了直接摧毀,也可能引發城頭的連綿大火。

隨著圍攻戰的時間持續,開封內部的物資不足從夏季結束後開始表現出來。為了能繼續抵抗,士兵往往會用武力搶奪百姓口糧,稍有不從者就可能被當做叛徒而就地正法。金哀宗的強硬到底政策,也讓定期處決姦細成為了一種常態。超額的人口集中居住,更是在圍城期間爆發了大規模瘟疫。


只要蒙古人不斷加強攻擊,守軍的基本物資也勢必出現短缺。大量使用的火藥消耗最快,並且很容易被對方察覺。至於打造彈藥的金屬和需要特定材料生產的箭矢,也會因封鎖而逐步變得緊缺。加上這些武器又是金國軍隊的最後優勢,所以很容易引發戰力退步外的士氣低落。

南京陷落

1232年底,金哀宗已清楚開封無法堅守下去。但在率領少量死忠和忠孝軍殘部突圍去蔡州前,皇帝還要求城中軍民抵抗到底。至於他為何能從重圍中安全脫離,則完全可能是蒙古人為削弱抵抗而故意為之。後來事情發展也證明,這個決策是非常必要。


接過指揮權的新任大將,是出生無賴的山東人崔立。他在控制大部分守軍後,首先將滯留城中的女真強硬派處死,為自己獻城鋪平道路。隨後將其餘完顏王族的成員都集中圈進在宮殿,並下令部下打開了城門。他甚至想模仿金國當年滅北宋的先例,讓自己成為有蒙古宗主冊封的傀儡君主。但見多識廣的蒙古人征服者,根本看不上這些已沒有多少號召力的金國貴胄。速不台本人也非常看不起這個沒有任何貴族血統的投機者。

此外,蒙古士兵在2月26日進城後,也照例展開了大規模劫掠。但和以往的只留工匠並屠殺其他居民不同,他們這次會向富人兜售食物,並沒有過多的開啟屠戮模式。唯有被控制住的男性皇族遭象徵性的全部斬殺。這個後人往往容易忽略的變化,也對後來的蒙古進一步擴張有巨大影響。


無論如何,南京開封的陷落,預示著女真人的金國已是行將就木。由於大舉南遷內地,往日讓契丹、党項和北宋都異常膽寒的東北亞武士,以最短時間退化為缺乏軍事能力的孱弱群體。雖有部分人保有先祖的勇武與見識,卻架不住整個群體的不可逆衰退。

但即便如此,金國在同蒙古的戰爭中也表現出非常頑強的一面。以至於黃河兩岸所受到的戰爭創傷,遠遠高於周邊的長江流域和西域。而被拖入戰爭的南宋,也將為不切實際的目標而發起末代北伐。最後在蒙金衝突的舊戰場上,飽嘗失敗的苦果並開啟新一輪的噩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