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明念響

訂閱

發行量:25 

《葉問4:完結篇》十年時光,甄子丹的葉問,再現香港功夫的輝煌

2019年12月20日《葉問4:完結篇》正式上映,如同電影片名展現的一樣,這是導演葉偉信和甄子丹十年合作的最後一部見證,也預告著一代宗師的傳奇就此落下帷幕。

2020-01-08 08:0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9年12月20日《葉問4:完結篇》正式上映,如同電影片名展現的一樣,這是導演葉偉信和甄子丹十年合作的最後一部見證,也預告著一代宗師的傳奇就此落下帷幕。

從2008年第一部《葉問》問世以後,到2019年最後一部上映,時間跨越了十年,甄子丹也和葉問這個角色結下了不解的情緣,可以說是互相成就,一個好的功夫巨星展現了一名傳奇宗師的一生。

蘇軾的那首經典小詞: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放在這個系列電影上倒是有點切合,當我們把目光往回追溯的時候,不由的讓人感嘆一聲,甄子丹的葉問再現了香港功夫電影的輝煌,但是打了十年,甄子丹如今也56歲了,還能不能打下去是個疑問,他也表示這是他最後一部功夫片,後繼到底有沒有人,也是個疑問,不過葉問這個角色已經足夠讓人記住了。


從武術冠軍到功夫明星之路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還是有道理了,新一代的一些功夫片中對於明星們是否有真功夫要求並不高了,畢竟有特技和替身,而對於老一輩的人來說,如李小龍、梁小龍、吳京、成龍、甄子丹都是有真功夫在身的,李小龍還是葉問的首徒,其他有些是有武術冠軍頭銜在身,對於功夫這些人天才都有愛好,也讓他們走上了影視道路起到加成作用。

甄子丹出身武術世家,母親麥寶嬋是國際武術家和太極拳師,在母親的影響下開始走上習武道路,後來回國內繼續學術傳統武術,並在1982年贏得美國武術冠軍,袁和平執導的《笑太極》是甄子丹領銜主演的第一部動作片,不得不說,遇到袁和平算是良才遇上良將,從此與功夫片結下了不解之緣。

徐克的《新龍門客棧》創造了許多經典的角色,在這部電影中甄子丹出演東廠督公曹少欽,把一個反派角色演繹得入木三分,電影最後的大戰更是屬於武俠片中的經典場景,大漠孤煙與兒女情長,還有曹少欽的藝高人膽大的張狂,譜寫出一曲西部風采的武俠意境,這個角色也被認為是香港武俠電影史上的經典反派之一。

在此片中甄子丹的演技確實得到了磨練,但是他的運氣並不太好,一直並沒有紅火起來,後續拍了如《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鐵馬騮》、《蘇乞兒》、《詠春》等功夫類電影,一直有各類提名,與影視類的獎項總是失之交臂,不過在功夫的影視江湖裡繼續磨練著,那就缺少一個契機,這個契機就是《葉問》了。


《一代宗師. 葉問》到《葉問》

2002年,王家衛宣布立項拍《一代宗師》,立項之後梁朝偉為此學習永春近1年,張震也為了這部電影苦練3年,練的可是真功夫,最後還參加一場全國八極拳比賽,獲得一等獎。

演員們在苦練,不過王家衛一直在準備著慢工出細活,正式開拍時已經到了2010年了,電影也沒有劇本,所以一直是慢悠悠的拍,最終在2013年正式上映,期間倒是出了一點矛盾,那就是與《葉問》的撞車。


擁有敏銳商業嗅覺的黃百鳴看到了商機,2008年找來還沒有多紅的甄子丹拍起葉問,電影名叫《一代宗師. 葉問》。​

當時王家衛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十分鬱悶,旗下的澤東公司怒轟此行為十分卑劣,令香港電影界蒙羞。王家衛也開口表示:「甄子丹是很出色,不過與梁朝偉的演技比有段距離,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近於壓力之下,最終甄子丹版的《一代宗師. 葉問》改名為《葉問》,如今看來,這種更改是非常英明的舉動。

因為王家衛拍的是武俠電影,講的是一代宗師的故事,講完一部就結束了,而黃百鳴找來葉偉信執導的電影《葉問》是功夫電影,是以功夫的爭鬥為看點了,格局不大,如同在咖啡館喝咖啡一樣,可以續杯啊,結果這一續就是十年四部曲就此誕生了。

還有點意思的則是,若是看《葉問》前兩部的海報上面還打著宗師傳奇字樣,到了第三、四部則直接取消掉宗師字眼,畢竟腰杆已經挺直了,《葉問》在十年的磨練中也成就了自己,同樣也成就了甄子丹。

甄子丹依靠《葉問》這部電影終於揚眉吐氣,紅火起來。提名獲獎接踵而來,有份量的如第16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第13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境外華裔男演員獎。

在《葉問》電影中甄子丹飾演的葉問文武雙全,顧家愛老婆,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不但有宗師氣派更有人間煙火氣息。這部電影被看他個人的自我超越,如同媒體評價的一樣:甄子丹在影片中展現了他表演風格的轉變,以往甄子丹在銀幕上,呈現出幾乎千篇一律的臉譜化表演,這一次,甄子丹揣摩人物的內心世界,更加低調幽默、內斂,將一代宗師的儒雅與溫順,演得恰到好處。

當年這部電影票房過億,從此在某種意義上,甄子丹倒是成了「葉問」本人了,既然有了這麼良好的基礎,導演葉偉信開始念念不忘了,準備要迴響一下續集的問題,這一想十年就此打下伏筆。


《葉問》的十年

甄子丹需要葉問這個角色,這個角色也需要繼續演繹下去方能體現一個大IP的生命力,這也是甄子丹厚積薄發的結果,畢竟相對於李連杰和成龍來說,甄子丹一直缺少一個代表性的角色,而如今這個角色就此找到了。

導演葉偉信面對媒體採訪時也談到:我們之前的合作就是推「甄功夫」,他成功了。但大家也只會說繼成龍、李連杰後,現在有個甄子丹很能打,他沒有代表作。其實子丹心裡也很清楚,他必須要等拍了《殺破狼》、《龍虎門》、《導火線》後,才能敢演葉問,打詠春。

在《葉問》紅火之後,老闆黃百鳴是趁熱打鐵,2010年推出了《葉問2:宗師傳奇》,由於前作的餘威,獲得2.3億票房,不過對於口碑方向跌落不少,特別是關於電影中的愛國情懷過於渲染了,讓人有所詬病。

不過這也能理解,畢竟在電影的主題上面,不是看《一代宗師》的意境,而是看葉問打架的,是不是還能繼續一個打十個,葉傳信才開始也鬱悶,如他說的:上次打日本人,現在打洋人,開始我也不接受。但是後來我想,不是好人就是壞人,反正都要打,為什麼不可以跟外國人打?只要主題正確就可以。

當然葉偉信的把握還是準確的,他立足的是廣大群眾基礎,就是要展現葉問的功夫出來,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說甄子丹的葉問系列電影是功夫片,而不是武俠片,重點是打架的激烈程度,而不是武俠世界的過多意境化。

到《葉問3》時,不再重點放在愛國主義情懷上面,雖然還有繼續與國外高手PK,已經弱化了這種傾向,重點卻是文戲和武戲的平衡上面,這一部的武術指導是袁和平,袁和平作為全球第一武指估計大家都會信服,甄子丹最後和張晉兩人的對戰讓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看得很過癮,還是如同葉偉信導演堅信的,大家還是要來看甄子丹打架,這一次打得更加純粹,第三部在2016年拿下7.7億票房也是實至名歸了。

在《葉問3》中,甄子丹繼續他的好丈夫人設,所以當媒體問導演怎麼讓葉問的形象變成了居家好男人,葉偉信說:居家好男人的形象也與子丹私下裡的性格有些相似,大家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好丈夫。所以我覺得功夫加上居家好男人是非常適合子丹的。

不但是觀眾,連導演都開始把甄子丹和「葉問」本人綁定在一起了,這就是甄子丹的葉問了。

十年傳奇,最後一戰,《葉問》系列走過了十年四部曲,終於迎來最後的華章,既有情懷的因素,電影本身依舊十分出色,因此交出的答卷是完美的,媒體預測過十億票房應該沒問題,而最新的消息則是電影的密鑰已經延期,這樣在春節期間依舊可以在大熒幕上觀看到此部電影,對於平時沒時間觀看的人來說,又多了一項選擇,春節期間不少電影初一上映,如《囧媽》、《中國女排》、《緊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等倒是遇到一個強大的對手了。

《葉問4》中葉問征戰開啟了海外模式,幾場打鬥依舊精彩,雖然還打著愛國情懷的牌,不過精彩程度依舊,葉問除了與太極拳的萬宗華對打外,與軍方的戰鬥被人認為是再一次愛情主義的體現,個人倒並不這樣看,不能強加愛國情懷,還是立足於看葉問的功夫就可以了。

與海軍陸戰隊隊長最後一場詠春與空手道的對決只是武者精神的一種體現,遇到不公就要挺身而出,這才是練武的最核心武魂的精神所在。


十年的時光,甄子丹完成了自己華麗轉身後的謝幕,香港功夫電影的輝煌在《葉問》系列電影上已經完美呈現,至於後來者能否接上衣缽,傳承下去,讓觀眾依舊能夠感受到中國功夫的魅力,只能等待著另一個傳奇能否誕生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