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大變局!龍頭股也入列 該行業海外擴張正加速 對投資者影響幾何?

繼山鷹紙業、太陽紙業等造紙企業海外擴張之後,又一家造紙頭部企業加入了海外投資之路。

2020-01-08 08:0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山鷹紙業、太陽紙業等造紙企業海外擴張之後,又一家造紙頭部企業加入了海外投資之路。

1月7日晚間,晨鳴紙業發布公告,為進一步推動公司國際化市場的拓展,整合海外有效資源,拓寬海外融資渠道,享受相關地區的稅收優惠政策,提升公司整體競爭力和盈利能力,晨鳴紙業擬由公司全資子公司山東晨鳴紙業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銷售公司」)在香港、新加坡分別成立100%控股的晨鳴(海外)有限公司及晨鳴(新加坡)有限公司(名稱暫定,以登記為準)。

晨鳴紙業海外投資加碼,可以視為中國造紙龍頭出海提速的一面折射鏡。為何造紙企業近兩年來紛紛出海?這又將給微觀企業和中觀產業帶來哪些影響呢?

「布子」香港及新加坡

根據最新公告,擬成立的晨鳴(海外)有限公司註冊地選擇在香港,晨鳴(新加坡)有限公司註冊地選擇在新加坡,兩公司註冊資金都是1億美元。

細品這兩家外商投資企業,有兩點值得關注。

首先,均由銷售公司持股100%。

這意味著並非晨鳴紙業直接海外投資。也正是因為本次對外投資事項為銷售公司對外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因此也無需簽訂對外投資合同。

其次,法定代表人均為賈冠磊。

賈冠磊是誰?在晨鳴紙業現任管理層名單中,我們並不能找到其名。不過「天眼查」信息顯示,賈冠磊出任山東晨鳴投資有限公司、廣州晨鳴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管。可見,賈冠磊在晨鳴紙業關聯公司中擔綱重要角色。

記者梳理髮現,近些年來,海外市場在晨鳴紙業主營業務占比中的比例出現提升趨勢。2017年時,中國大陸和其他國家地區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87%和13%;到了2019年半年報時,這一比例已經分別為84%和16%。

晨鳴紙業表示,本次在香港、新加坡投資設立境外子公司,是公司完善業務布局和中長期戰略發展規劃、加強海外銷售力度的一項重要舉措。公司可利用香港、新加坡的稅收優惠政策,完善海外銷售和融資平台,繼而進一步拓寬公司融資渠道、提升公司的整體競爭力和盈利能力。本次投資資金來源為自有資金,不會對公司的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不存在損害中小股東利益的情形。

紙企海外擴張提速

可以肯定的是,晨鳴紙業海外步子,並沒有止於香港和新加坡。記者在招聘網站看到,日前晨鳴紙業正在招聘海外銷售經理,工作地點是日本。

晨鳴紙業是中國造紙龍頭海外擴張的代表,卻並不是唯一。實際上,從2018年開始,中國造紙龍頭海外布局的步伐呈現明顯提速趨勢。針對國內造紙行業海外原材料依賴較嚴重、低端產品需求逐漸飽和的困境,龍頭企業率先選擇在海外進行產能布局或建設原料基地,以期增厚行業競爭實力。

從參與其間的主體來看,玖龍紙業、理文造紙山鷹紙業、太陽紙業等紙廠紛紛出手,在北美、北歐、東南亞等地區掀起一起又一起併購/擴建事件。繁複的表象背後,梳理起來,紙業龍頭的海外布局大體可以分為兩類。

其一,收購派:玖龍紙業、山鷹紙業均通過收購美國、歐洲等地漿紙廠,最核心目的在於獲得高質量的外廢原料。

其二,建廠派:理文造紙、太陽紙業,選擇在寮國、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人工成本較低的地區布局延續勞動力成本紅利。

為何加速出海?

那麼,為何造紙龍頭企業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加速出海呢?

首先,在於產業形勢。

從產業鏈的角度來看,造紙行業屬於中游製造行業,其上游是紙漿、廢紙等原料,下游是包裝行業,而造紙企業能否獲得可觀收益與原材料供給是否充足和下游需求是否旺盛密切相關。一方面,2018年以來造紙原材料供應緊張,造紙成本大幅攀升;另一方面,下游包裝環節需求不振,行業庫存不斷攀升。

供需雙邊壓力最容易導致企業業績下滑。因此,造紙企業紛紛通過向上下游的延伸,向產業鏈一體化方向發展,以實現從源頭控制原材料降低成本,開拓包裝業務平滑下游需求波動影響。

其次,在於資金成本及投資偏好。

不少發達地區由於擁有成熟的金融市場,資金成本低於中國,這對龍頭企業更具吸引力;同時部分地區原有的設備資產相對陳舊,也需要外部投資來更新升級。

本次醞釀出海的晨鳴紙業,此前就曾利用海外資金成本優勢發展業務。作為A+H股雙模式上市公司,2019年8月,晨鳴紙業曾發布公告,為進一步改善公司債務結構,拓寬公司融資渠道,擬申請以境外子公司作為發債主體,在境外發行總額不超過2億美元(含2億美元)的債券。本次擬發行債券募集的資金將用於一般公司用途及現有債務置換等。

第三,政策層面的刺激效應。

2018年6月,國務院公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意見提出要「強化固體廢物污染防治」。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嚴厲打擊走私,大幅減少固體廢物進口種類和數量,力爭2020年年底前基本實現固體廢物零進口。外廢或面臨零進口監管,對外廢進口數量和質量的限制力度都在收緊,這也直接影響了我國造紙行業的發展。

尤其是廢紙系龍頭紙廠,從歷史來看,長期依靠進口外廢,「原料為王」決定企業盈利能力。隨著2020年「外廢零進口」目標的大限時間臨近,海外布局將成為企業應對外廢進口收緊後的可行之路。

第四,產業生態根基的夯實。

世界製造業經歷了長達20年的中國世界工廠之後,隨著中國經濟由數量型增長向質量型增長的轉型,意味著中國造紙行業的產能過剩問題變得突出,但也意味著積累了雄厚資本的中國造紙巨頭吹響了向海外進軍的號角。

有造紙分析師認為,未來十年,中國造紙巨頭有望發展成為全球造紙業的頭部企業,並為全球零售業提供質優價廉的包裝紙,這對於解決國內產能過剩、出口創匯來說,都將有深遠的意義。

本文源自e公司官微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