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網

訂閱

發行量:2885 

央視曝光「薅羊毛」黑色產業鏈 500多萬台老人機被植入木馬病毒

來源:央視財經在網絡上有些人專門搜集各類商家的優惠信息,註冊後領取各類優惠券、獎勵金。人們把這種行為稱為「薅羊毛」。要想「薅羊毛」,就要註冊,註冊就需要手機號和驗證碼。在利益的驅動下,有人開始對手機動起了「歪腦筋」。

2020-01-08 08:1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央視財經

在網絡上有些人專門搜集各類商家的優惠信息,註冊後領取各類優惠券、獎勵金。人們把這種行為稱為「薅羊毛」。要想「薅羊毛」,就要註冊,註冊就需要手機號和驗證碼。在利益的驅動下,有人開始對手機動起了「歪腦筋」。

2019年8月,浙江紹興警方成功打掉了一條「薅羊毛」黑色產業鏈,破獲了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特大案件,警方通過偵查發現被竊取信息的手機超過了500萬台,其中絕大部分是老年手機。

趕緊回家檢查一下父母的老人機

收不到驗證碼趕緊報警!

2019年5月,浙江省新昌縣居民小朱給外婆買了一台功能機,所謂的功能機,就是相對於智能機而言,僅僅具備接聽電話、收發簡訊等基礎功能的手機。兩個多月後,小朱想在移動網上營業廳查詢外婆的話費,但是在使用驗證碼登錄過程中,外婆的手機卻始終接收不到運營商發送過來的驗證碼。除此之外,其它簡訊接收正常,感覺事情蹊蹺的小朱趕緊拿著手機,到公安機關報了案。

新昌縣網安大隊迅速組織民警展開調查,發現新昌縣本地購買同款手機的有37人,在聯繫到的25人中,簡訊收發不正常的有15台。

民警對手機里的木馬程序進行了司法鑑定,發現手機主板被植入了特殊的木馬程序,能把需要的短消息上傳到伺服器。

那麼是誰在這些老年機里植入了木馬程序?攔截含有驗證碼的簡訊有什麼樣的用途?被植入木馬程序的手機到底有多少?

鑒於案情重大,浙江省紹興市和新昌縣兩級公安機關成立了由網安部門牽頭的「8.12」侵犯公民信息專案組,全力展開偵查。通過對話費清單的梳理和分析,民警發現這些老年功能機發送的簡訊,都集中發送到了一個廣東深圳市的手機號碼,並查到了深圳的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就是對老年機進行驗證碼簡訊攔截,獲取公民信息的涉案公司。

2019年8月29日,專案組抽調30名警力在深圳開展第一輪抓捕行動。在這次抓捕行動中,民警起獲了大量的後台伺服器數據,以及與上下游鏈條交易的合同。

浙江省新昌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民警李贇贇表示,從後台數據調出了500多萬的手機號碼,信息量總共達到將近5000萬,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據。

經查,以犯罪嫌疑人吳某為總經理的這家公司,製作了可以控制手機、識別攔截簡訊的木馬程序,並與主板生產商合作,將木馬程序植入到手機主板中。經查,被植入木馬程序激活的手機有500多萬台,涉及功能機型號4500多種,受害者遍布全國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2019年9月1日,專案組民警順藤摸瓜,在深圳抓獲其中一個手機主板製造商,現場查獲大量植入木馬程序的手機主板。

2019年9月4日和9月10日,專案組一鼓作氣,先後在廈門、杭州抓獲利用非法購買的公民個人手機號和驗證碼,進行「薅羊毛」的嫌疑人14人。同時,專案組通過公安部發起「2019凈網行動」集群戰役,對下游非法買賣手機號、驗證碼等公民信息進行「薅羊毛」的黑灰產進行打擊,抓獲一批「薅羊毛」團伙。

「薅羊毛」把自己薅進公安機關

用別人的信息是違法的!

那麼手機主板是如何被植入木馬程序的?犯罪分子非法獲得的手機通訊信息又是如何被用來「薅羊毛」的呢?

據民警介紹,老年機價格便宜,成本只有10多元,在網上的銷售價格也只有幾十元。這些被做了手腳的手機,只要插入電話卡,主板里的木馬程序就會運行,向後台發送簡訊,犯罪團伙就可以實時對這個手機進行控制。犯罪嫌疑人吳某專門負責木馬病毒和對碼平台的搭建。

犯罪嫌疑人吳某:這個軟體內置到了功能機的手機裡面,我們就可以獲取到一條銷量統計,這個銷量統計裡面就包含了電話號碼,當然也具備攔截驗證碼的功能。

犯罪嫌疑人鄧某,是一家手機主板生產廠家的技術負責人,他們把吳某提供的木馬病毒嵌入到手機主板里,銷售給手機生產商。

民警介紹說,他們生產一塊功能機主板只有幾毛錢的利潤。但是安裝了木馬程序,可以拿到三倍的利益。目前,使用鄧某公司生產的手機主板組裝的老年功能機,激活量超過了270萬部。

在這條黑色產業鏈上,木馬製作公司的下游包括了對碼、接碼、「薅羊毛」環節。吳某團伙利用木馬程序獲取的手機號、驗證碼就流向了這三個環節。

對碼平台,是手機號和驗證碼的接收平台,他們要確保每個驗證碼和對應的手機號相一致;接碼平台相當於二級批發商,他們從吳某公司的對碼平台獲取到手機號和驗證碼,然後再通過QQ群銷售給「薅羊毛」的團伙和個人。民警查獲的一個叫番薯的平台,是其中最大的接碼平台。

浙江省新昌縣公安局刑警大隊民警李贇贇表示,番薯平台將接收到的碼進行加價,以0.8元到3.8元之間的價格,銷售給薅羊毛群體,這個接碼平台中間要賺取每個手機號碼3毛錢的利益。

從吳某公司查獲的後台伺服器數據可以看到,這些非法獲取到的手機號被用來註冊各個平台的手機客戶端,包括電商平台、視頻網站、訂票網站、酒店App等,而簡訊驗證碼的內容主要為新用戶註冊驗證碼。

今年25歲的犯罪嫌疑人王某,就是通過番薯平台購買手機號碼和驗證碼,註冊電商平台獲取新人紅包。

犯罪嫌疑人王某:會給每一個新用戶10元紅包,我們的方法就是想辦法把這個10元紅包變現,有人購買物品然後把物品賣掉、有人直接找網店商量,買東西後商家不發貨,直接給買方打錢。

刨去給提供號碼的番薯平台4元錢左右,再刨去變現成本2元錢,這10元紅包王某可以拿到4元錢,他每天用閒暇時間可以註冊二三十個號碼,可以收入100多元,這樣一個月能夠掙到三四千元的額外收入。

25歲的犯罪嫌疑人管某,利用某個酒店的拉新紅包進行牟利。在這個酒店註冊的用戶,每邀請一個新人註冊,就可以得到一個3元的現金紅包。管某就利用非法獲得的手機號和驗證碼作為新人註冊獲利,與此同時,他還利用QQ群邀請別人一起註冊。最多的時候,他一天可以註冊三四百個新用戶,10天就賺了一萬多元。

同樣是「薅羊毛」,以前都是通過購買黑卡、工業卡,或者自己養卡來「薅羊毛」。這個案件中犯罪分子利用技術手段,通過植入木馬病毒實現控制、獲取手機號資源,並搭建對碼平台出售給接碼平台和下游非法牟利,具有更大的隱蔽性,而且成本也更低。

半小時觀察:

侵犯個人信息,是電信詐騙、盜刷信用卡、惡意註冊帳號等一系列違法犯罪的源頭性犯罪,堪稱「百罪之源」。我們身處網際網路時代,享受著電子商務帶來的諸多便利,但同時近年來,不少個人信息也落入了犯罪分子之手,被用以「薅羊毛」牟利。

針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網上違法犯罪,國家有關部門始終保持著嚴打的高壓態勢,公安機關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多次組織開展「凈網」專項行動,破獲了一系列大案要案,成功打掉了一批犯罪團伙,有效遏制了網絡犯罪的滋生。

維護個人信息安全是場「持久戰」,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遭遇戰」,我們要從技術上尋求防護對策,在理念上提高安全意識,只有多方合力、立體防護,才能打贏個人信息安全的保衛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