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業報社

訂閱

發行量:31 

創新儲備有助於能源轉型激發新技術崛起

z■ 中國工業報記者 江暉 鄒潔隨著全球氣候形勢日益嚴峻,加快能源轉型成為實現能源高質量發展的有效途徑。「能源高質量發展需要走可持續的發展模式,需要從 『灰色增長』轉向 『綠色增值』」。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最近在2019全球能源大轉型高層論壇上表示。

2020-01-08 08:2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z■ 中國工業報記者 江暉 鄒潔

隨著全球氣候形勢日益嚴峻,加快能源轉型成為實現能源高質量發展的有效途徑。「能源高質量發展需要走可持續的發展模式,需要從 『灰色增長』轉向 『綠色增值』」。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最近在2019全球能源大轉型高層論壇上表示。

技術創新為新一輪能源轉型賦能

轉型一直是能源發展的主題,從薪火到煤炭、石油再到光伏、核能,人類的文明進步史本身就是一部能源轉型和變革的歷史。而新一代技術創新正為新一輪能源轉型賦予強勁動能。

「無論是消費側還是供給側,實現能源轉型的核心和關鍵支撐還是科技創新。以能源網際網路為代表的能源智能化和電動汽車等新技術正成為能源革命重要推動力量。」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馬健堂表示。

近些年,能源領域創新技術不斷湧現,煤電超低排放技術、新能源發電技術、複雜區塊油氣開採等技術裝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網際網路與能源新技術深度融合,智能化能源生產、消費和綜合服務體系雛形已然形成。與此同時,節能新設備、新工藝也在不斷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能源消費結構持續優化。

「2013年到2018年我國單位GDP能耗強度從6.79噸標煤下降到0.63噸標煤,平均每年下降4.4%。在能源消費結構方面,受電動汽車產銷量持續增長,交通電氣化快速推進等多種因素影響,2018年電力在終端能源消費中的比重提高到25.5%,顯著高於全球19.2%的平均水平。」馬健堂介紹。

能源技術革命也在引領產業發展。無論在能源生產端還是消費端,新能源技術不斷發展讓能源世界呈現出 「百花齊放」的盛世景象。在生產端,風、光、水、核等非化石能源發電替代煤電,促進煤炭、石油煉化產業轉型升級。在消費端,天然氣、電、生物質等能源對散煤的替代,節能技術進步,循環設備不斷升級換代,全領域的能源綜合利用效率正在不斷提高。

與此同時,以移動網際網路、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5G為代表的信息技術也在與新能源技術深度融合,傳統以能源供應為核心的上中下游一體化產業組織和發展模式正向以能源利用為核心的智能化能源綜合服務體系和新業態轉變。

跨越式技術儲備仍有待增強

如何推動能源轉型,打通制約轉型的卡脖子難題?「我認為應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能源轉型需要暢通能源系統循環,打造能源高效、公平、流動的基礎設施平台,建立健全能源生產、配送交易管理的市場化制度,要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在做好頂層設計的同時,特別要給基層更多探索創新的空間。」王一鳴表示。

在其看來,繼續推動能源供給革命,就要建設高效、安全的能源供給體系,包括增強油氣的保障能力;繼續推進能源消費革命,重點是控制煤炭消費量和石油消費總量;繼續推動能源技術革命,建設創新引領的能源科技體系;繼續推動能源體製革命,應深化電力、油氣體制改革,繼續有序放開輸配電業務,進一步理順電網的管理體制。

「雖然我國煤電、核電、煤炭、油氣、可再生能源、電網領域形成了從研發、設計、製造、建設、運維到監測認證的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完整的產業鏈,但與世界能源科技強國相比,與引領能源革命的要求相比,我國能源科技創新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國家能源局監管總監李冶提醒。

在李冶看來,此輪能源革命中,技術創新的短板問題依然存在。「我國在氫能、燃料電池、碳減排前沿技術為代表的基礎研究略顯薄弱,跨越式發展的技術儲備有待進一步加強;關鍵的技術裝備還存在短板,如燃氣輪機的高溫材料,海洋、深水油氣勘探開發等尖端技術有待於進一步加強創新;在新能源、頁岩氣、氫能等領域加強自主創新和原始創新還需待進一步鞏固;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的結合還不夠緊密,重大技術的國產化與國家重大工程的結合也有待於進一步加強。」李冶說。

「下一步,國家能源局將重點推廣應用先進成熟技術,加強對能源網際網路、智能電網、電力儲能、氫能等新型技術的引導,大力降低能源新技術進入市場的門檻;打造創新平台,集中攻關一批前景廣闊的技術,加速科技成果轉化應用;著力推進一批重大技術裝備研究和工程示範項目,務實推進國際合作。」李冶透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