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裡的「擺渡人」----孫黎平

來源:新福建福建日報APP-新福建1月7日報導(福建日報記者 全幸雅 通訊員 張毅 陳詩宇)在「閩GY1886」公交車上,孫黎平輕踏剎車,緊打方向盤,一個近180度的彎道順勢而過。這樣的急彎,在這段30多公里的盤山路上足足有100多個,彎道兩側,儘是懸崖峭壁。

2020-01-08 10:0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新福建

福建日報APP-新福建1月7日報導(福建日報記者 全幸雅 通訊員 張毅 陳詩宇)在「閩GY1886」公交車上,孫黎平輕踏剎車,緊打方向盤,一個近180度的彎道順勢而過。

這樣的急彎,在這段30多公里的盤山路上足足有100多個,彎道兩側,儘是懸崖峭壁。

這位58歲的公交車司機,13年來行駛百萬公里無事故、無投訴,用手中的方向盤托起沿途13個村鎮4000餘名村民出行的希望。

3日15時30分,孫黎平準時從三明火車站出發,行程50多公里,前往莘口鎮後溪村。這趟全市唯一的通村班車,早上出村、下午歸村,班車司機每周有六天需駐村過夜。2006年,部分線路剛開通時,全市20多名公交駕駛員沒人敢跑。「苦也就苦我一個人。」孫黎平主動請纓,咬咬牙攬下了這份苦差。

後溪村位於海拔800多米的普禪山半山腰上,周圍層巒疊嶂。未通公交車前,村民或步行5個多小時,或搭拖拉機,到鎮上趕圩、看病。「一條泥路車難爬,路滑車廂不離砂。早出晚歸太艱辛,點條竹片當照明」的歌謠,唱出了村民出行難的心酸。

2008年4月30日,當公交車第一次開進後溪村,全村村民放起鞭炮,夾道歡迎。孫黎平至今難以忘記,一位年過7旬的老人激動地握著他的雙手說:「我活了這麼大歲數,沒想到能在村裡看到公交車!」

從此,一個人,一條路,一輛車,把全村男女老少與大山外的世界緊緊聯接在一起。

16時,公交車到達莘口鎮,孫師傅按慣例響笛兩聲,十幾個村民們停下話頭,拎起大包小包上車。「聽到喇叭聲,就知道孫師傅到了。我們老人家腿腳不好,山路彎多坡陡,坐農用車不安全,孫師傅開車穩,趕圩方便多了。」61歲的清溪村村民張大爺說。

52歲的莊大媽背著兩大籮筐上了公交。頭髮花白的孫黎平臉上帶著笑,站在投幣箱後,一邊接過大媽手中的零錢,一邊讓大媽把貨物放在車上的空置區域。「家裡種了十幾顆蘆柑,收成2000多斤果子,今天都賣完了。以前,村裡的農產品想賣出去,得特地託人運。有了孫師傅,再也不用愁了。」莊大媽說。

「這輛車還見證了我們的夢想。」練暖興是莘口鎮爐洋村村主任,9年前,他和村裡許多年輕人一樣,坐著這輛公交車走出大山,為致富夢打拚,9年後,他又坐著這趟車回到村裡,懷揣家鄉振興的夢想,帶領村民發展臍橙產業。「孫師傅就是我們夢想的『擺渡人』,載著我們奔向更幸福的生活。」他說。

車行至馬家山,山路更為崎嶇,最窄處僅有3.5米,每逢一個彎道,孫師傅都提前降低車速,按響高音喇叭,提示交匯車輛及時避讓。

但大山里行車的危險遠不止如此。夏季暴雨山體滑坡、冬季霜凍毛竹倒伏擋住去路,這些,孫黎平都司空見慣。每當這時,他就拿出車上常備的鋤頭和劈刀,和村民一起下車砍毛竹、鏟泥漿、挖土方。「最長的一次,因暴雨山體滑坡,公交車被堵在山裡足足一個多星期。」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仍心驚不已。

一小時後,車子到達後溪村,孫黎平仔細打掃車廂衛生,帶上妻子做的飯菜,回到村民親手為他搭建的小木屋。

13年來,他與村民同行同住,早已親如一家。村裡的紅白喜事請帖上,少不了他的名字;每年大年三十,村民們都佇立在村頭,為他祈禱平安;每逢元月初九,村民為他製作花燈,邀請他一起舞龍過節……「他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只要我開得動,我會一直開下去。」孫黎平說。

第二天清晨7時,孫黎平一一檢查完車況後,又擦了擦嶄新如初的「五星服務」的獎牌,打開發動機,迎著朝陽,載著村民的牽掛與希望,再度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