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薈

訂閱

發行量:4 

最適合在年底聚會上朗誦的10首經典詩歌

致橡樹舒婷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愛你——絕不學痴情的鳥兒,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來清涼的慰籍;也不止像險峰,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這些都還不夠!

2020-01-08 12:55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致橡樹

舒婷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痴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複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籍;

也不止像險峰,

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還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里。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干,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有我的紅碩花朵,

像沉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堅貞就在這裡:

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腳下的土地。


你是人間四月天

林徽因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輕靈
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裡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
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鮮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著,你是
天真,莊嚴,你是夜夜的月圓。
雪化後那片鵝黃,你像;新鮮
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
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
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週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南方的夜

馮至


我們靜靜地坐在湖濱,
聽燕子給我們講南方的靜夜。
南方的靜夜已經被它們帶來,
夜的蘆葦蒸發著濃郁的情熱——
我已經感到了南方的夜間的陶醉,
請你也嗅一嗅吧這蘆葦中的濃味。
你說大熊星總象是寒帶的白熊,
望去使你的全身都感到淒冷。

這時的燕子輕輕地掠過水麵,
零亂了滿湖的星影——
請你看一看吧這湖中的星象,
南方的星夜便是這樣的景象。
你說,你疑心那邊的白果松
總仿佛樹上的積雪還沒有消融。
這時燕子飛上了一棵棕櫚,
唱出來一種熱烈的歌聲——
請你聽一聽吧燕子的歌唱,
南方的林中便是這樣的景象。
總覺得我們不象是熱帶的人,
我們的胸中總是秋冬般的平寂。
燕子說,南方有一種珍奇的花朵,
經過二十年的寂寞才開一次——
這時我胸中覺得有一朵花兒隱藏,
它要在這靜夜裡火一樣地開放!


預言

何其芳


這一個心跳的日子終於來臨!

你夜的嘆息似的漸近的足音

我聽得清不是林葉和夜風的私語,

麋鹿馳過苔徑的細碎的蹄聲!

告訴我,用你銀鈴的歌聲告訴我,

你是不是預言中的年輕的神?

你一定來自那溫郁的南方,

告訴我那兒的月色,那兒的日光,

告訴我春風是怎樣吹開百花,

燕子是怎樣痴戀著綠楊。

我將合眼睡在你如夢的歌聲里,

那溫暖我似乎記得,又似乎遺忘。

請停下,停下你長途的奔波,

進來,這兒有虎皮的褥你坐!

讓我燒起每一個秋天拾來的落葉,

聽我低低地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聲像火光一樣沉鬱又高揚,

火光一樣將我的一生訴說。

不要前行!前面是無邊的森林:

古老的樹現著野獸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樣交纏著,

密葉里漏不下一顆星星。

你將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當你聽見了第一步空寥的回聲。

一定要走嗎?請等我和你同行!

我的腳知道每一條平安的路徑,

我可以不停地唱著忘倦的歌,

再給你,再給你手的溫存!

當夜的濃黑遮斷了我們,

你可以不轉眼地望著我的眼睛。

我激動的歌聲你竟不聽,

你的腳竟不為我的顫抖暫停!

像靜穆的微風飄過這黃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驕傲的足音!

啊,你終於如預言中所說的無語而來,

無語而去了嗎,年輕的神?



再別康橋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相信未來

食指


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台

當灰燼的余煙嘆息著貧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執地鋪平失望的灰燼

用美麗的雪花寫下:相信未來

當我的紫葡萄化為深秋的露水

當我的鮮花依偎在別人的情懷

我依然固執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淒涼的大地上寫下:相信未來

我要用手指那湧向天邊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陽的大海

搖曳著曙光那枝溫暖漂亮的筆桿

用孩子的筆體寫下:相信未來

我之所以堅定地相信未來

是我相信未來人們的眼睛

她有撥開歷史風塵的睫毛

她有看透歲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們對於我們腐爛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悵、失敗的苦痛

是寄予感動的熱淚、深切的同情

還是給以輕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諷

我堅信人們對於我們的脊骨

那無數次的探索、迷途、失敗和成功

一定會給予熱情、客觀、公正的評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著他們的評定。

朋友,堅定地相信未來吧,

相信不屈不撓的努力,

相信戰勝死亡的年輕,

相信未來,熱愛生命。



等你, 在雨中

余光中


等你,在雨中,在造虹的雨中

蟬聲沉落,蛙聲升起

一池的紅蓮如紅焰,在雨中

你來不來都一樣,竟感覺

每朵蓮都像你

尤其隔著黃昏,隔著這樣的細雨

永恆,剎那,剎那,永恆

等你,在時間之外,在時間之內,等你

在剎那,在永恆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裡,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我會說,小情人

諾,這隻手應該採蓮,在吳宮

這隻手應該

搖一柄桂槳,在木蘭舟中

一顆星懸在科學館的飛檐

耳墜子一般的懸著

瑞士表說都七點了

忽然你走來

步雨後的紅蓮,翩翩,你走來

像一首小令

從一則愛情的典故里你走來


從姜白石的詞里,有韻地,你走來



我願是激流

裴多菲·山陀爾(匈牙利)


我願是一條激流,

是山間的小河,

穿過崎嶇的道路,

從山岩中間滾過……

只要我的愛人

是一條小魚,

在我的浪花中間,

愉快地游來游去。

我願是一座荒林,

坐落在河流兩岸;

我高聲呼叫著,

同暴風雨作戰……

只要我的愛人

是一隻小鳥,

停在枝頭上啼叫,

在我的懷裡作巢。

我願是城堡的廢墟,

聳立在高山之巔,

即使被輕易毀滅,

我也並不懊喪……

只要我的愛人

是一根常春藤,

綠色枝條恰似臂膀,

沿著我的前額上升。

我願是一所小草棚,

在幽谷中隱藏,

飽經風雨的打擊,

屋頂留下了創傷……

只要我的愛人

是熊熊的烈火,

在我的爐膛里,

愉快而緩慢地閃爍。

我願是一塊雲朵,

是一面破碎的大旗,

在曠野的上空,

疲倦地傲然停立........

只要我的愛人

是黃昏的太陽,

照射我蒼白的臉,

射出紅色的光焰。




錯誤

鄭愁予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