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導難不倒

訂閱

發行量:1 

在失戀的痛苦中調動你的生命內力

一個人一生都在處理各種關係,如何和自己和平相處,如果和某種關係相處。以「我」為中心,連結外界各種生命形態。這想必也是上帝創造了人,賦予你「呼」與「吸」的意義。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在呼吸之間較量。你一直「呼」或者一直「吸」會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因為你沒有做到平衡。平衡的是什麼?

2020-01-08 15:1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個人一生都在處理各種關係,如何和自己和平相處,如果和某種關係相處。以「我」為中心,連結外界各種生命形態。這想必也是上帝創造了人,賦予你「呼」與「吸」的意義。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在呼吸之間較量。你一直「呼」或者一直「吸」會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因為你沒有做到平衡。平衡的是什麼?平衡的是你自己,你自己的「得到」與「失去」。呼吸就是我們每天都面臨的得到和失去的相處,但是你並沒有太在意,因為它每天都在,你還是尚有安全感的。什麼時候人會缺乏安全感?就是覺得自己將要失去或者已經失去的時候。比如你「病」了。

充滿焦慮的社會,一個人很難說自己不焦慮,但你也未必每時每刻都焦慮,只是某一個外部刺激激活了你的焦慮系統。無論你是常常焦慮還是偶爾焦慮,其實焦慮本身就是一個信號。你,覺得自己不安全了。

人面對不安全往往會有兩個舉動。迴避不安全,對抗不安全。想想你們面對失戀的時候,採取的是哪一種?有些人迴避了不安全,那你可能也不會來這裡看到我的文章。有些人與不安全對抗,還可能就是一會想迴避,一會想對抗。如果你對抗成功,當然你就不焦慮了,往往焦慮的人就是暫時的對抗失敗。對,這一切只是暫時的。

你們一面對失戀往往首先想到的是挽回。高姿態的拉黑對方,人家沒理你,你又以弱氣場的低姿態求了幾圈沒求回來。你想,完了,他不愛我了。你又開始各種猜啊猜。經常被定義販賣焦慮的羅胖,他真的是販賣焦慮嗎?其實我不這麼認為,我只是覺得人家是激活了你的焦慮。就像你不失戀就不焦慮嗎,每天讓你焦慮的事情多了。只是失戀可能對於你這種性格的人,這種表現形式更容易激活你的焦慮。因為,你比誰都著急得到這段關係,你知道自己是個比較焦慮的人,你希望用這段關係穩定你的焦慮。你愛他,或許吧。如果你真的是那樣只是想無私的愛著他不求回報的話,你也不至於因為求複合沒成功要死要活的折磨自己了。你沒有安全感,你想通過你的付出,你所做的道歉,你的一切糾纏行動,急於讓對方給你反饋。馬上答應複合就是最好的反饋,你在一直向他要安全感。可,安全感這種東西是能要來的嗎?失戀想要教會你的往往都不是如何挽回。而是面對你內心「真實自己」的勇氣。

抖音APP為什麼會火,因為面對當下人的狀態,很多人都焦慮,都在急著要到反饋。想看我就看,不想看我就翻頁,不停的刷啊刷。越刷越想看,越想看就越刷。於是,就是所謂的「上癮了」。焦慮的人談戀愛也是一樣,你的付出你的示好,其實想得到的就是對方的反饋,最好是及時反饋。如果信息沒秒回了,你就開始天馬行空的和自己的想像力做鬥爭。他是不是。。。?是不是。。。?其實吧,他可能什麼都不是。羅胖跨年演講有一句話說的挺好「不是解決想像中的問題,而是回應真實世界的挑戰。」想一想你真實世界的挑戰是什麼?到底是他,還是你自己?

真正的挽回是你與自己的重歸於好

想想你當初為什麼要戀愛,他又為什麼會喜歡上你?你又為什麼喜歡上他?難道很重口味的覺得彼此LOW?哈哈,開個玩笑,肯定不是了。是你或多或少滿足了他的某種需求,他也或多或少滿足了你的某種需求。你們不多不少的恰好走到了一起。看到過一句話覺得挺好的,分享給大家:「幸福是太多和太少之間的一站」。明白了嗎?你們剛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不多不少。給的剛剛好,要的剛剛好。可為什麼一旦確認了關係之後,就想改變這種不多不少的情感狀態了呢?因為,社會把親密關係定義的太過霸王條款,占有欲太強。你是我對象,你就應該怎麼怎麼樣。男人要掙錢,女人要持家。我發的信息你就應該馬上回。我想你了你就應該出現。放在這個人的觀念迅速發展的當今社會,這樣對於親密關係道德綁架似的定義是不是有點可笑了。可是,咱們依然幹著你自己都笑話自己的事。

很多挽回的帖子,教你斷聯的帖子,讓你提升自己的價值,為的是什麼?實質答案,當然不會是挽回。是想你有足夠的時間面對自己。調動你的生命內力,提升與你的焦慮鬥爭的能量。你被失戀搞的昏天暗地,頭不梳臉不洗,工作沒有鬥志,飯也吃不下去。這種狀態,你都不想看你自己。你的前任會願意看?你連和自己鬥爭的勇氣都沒有,你還好意思跟你前任的不回頭做鬥爭?

我想在分手之後你已經在腦海中不計其數的想過你們之間的種種問題,有抱怨的,有抱歉的,有不舍的,有矛盾的,各種情緒每天都在圍繞著你,你揮之不去。你也想知道你自己怎麼了?可是究竟怎麼了?因為你自己亂了。你一亂你做的決定就亂,你的複合行為就亂。你們的結果自然就好不到哪去。你急著對他說的那句「我愛你」到底是為了什麼?愛又是什麼?

他跟你在一起都不開心了,你的我愛你又有什麼意義?本質問題沒有解決,你說的那句對不起對你們的愛情的進展也毫無意義。你到底是因為愛這個人,還是愛這段關係。你需要這個人,還是需要這段關係?如果你需要這個人,那麼你不至於這麼不冷靜,他都不開心了,你還去糾纏。你的糾纏,只能說明,你更需要這段關係,那麼,其實也就是說,換了一個人也是可以的。你只是在關係中尋找安全感罷了,只是現在還沒有代替的人。如果你能放下這段關係對你的牽絆,還願意接受這個人,用你全新的心態,狀態,姿態去慢慢地慢慢地靠近他,我相信,真正有默契的兩個人還是會再一次的互相吸引。你要相信,熟悉的東西最讓人安全,新鮮的東西只是一時刺激。你對他是熟悉的,但是你必須刷新那個對他造成傷害的印象。刷新,不是裝作你變了。是你真的變了。變得自己能給自己安全感了,變得不那麼患得患失情緒失控了,變得更懂得他不要的你不亂給了。這不只是和他的相處,和這世界的相處都要變得平和,你才會真正的幸福。

你為的是你自己,自然會將結果導向不一樣的方向。這個結果,絕對不是他到底回不回來了。是,下一個路口,你們是否還會重逢。如果你的分寸感把握的好,你其實並沒有失去他。我愛你,你是自由的。進入一段關係也不代表你擁有了他,他是自由的,你要想通這個道理。別讓關係牽絆了任何前行的腳步。想一想你放不下的人是否值得,是客觀來講的值得不值得。如果你都覺得不值得,那麼還是放手吧,自己抓著自己不痛嗎?如果值得,你是用你所謂的愛繼續捆綁,還是重新出發?你的倔強,你的情緒不穩定,你的暴躁,是否要與柔軟的自己和解。透過這段關係,能不能讓你真正的了解自己。人生所有的經歷,最終目的不是為了打擊你的,這點你要知道。失戀又算什麼,不是你不夠好,是你可以再好一點。

最近《下山》這首歌挺火的。「要想練就絕世武功,就要忍受常人難忍受的痛」。細品品,愛情這個東西從古至今都是相愛相殺的戲劇衝突才最刺激。你喜歡浪漫的人,別人也喜歡。你喜歡溫暖的人,別人也喜歡。你喜歡的特質大概也是別人的審美特質。那麼,我們到底愛的是想像中的他還是現實中的他呢。反正,和你相處的是現實中的他。可你懷疑的卻是你想像中的他。和你失戀較量的也是你想像中的他。你因為想像力把自己搞的一團糟,還不醒醒嗎?還想著複合幹嘛呢親,快去洗把臉化個妝,出去吹吹風吧。你愛他,變成了他的負擔, 你愛他,變成了你自己的負擔。你還要背著這麼重的負擔繼續過今後的每一天嗎?

別想著會不會和好這樣的事,得失心一旦重了,你就會被他的表現弄亂了自己的節奏。你可以繼續視奸他的一切社交軟體,為的就是把你想像力吸引出來,跟它抗爭,幾秒鐘打敗他不去再想了。咱們以毒攻毒。如果你做不到,請管好自己的手。你自己的手都管不好,又怎麼能收了別人的心。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其實說的想要變強一定是要你成為母親這個家庭角色嗎?其實也不見得。母親的角色就是因為要照顧弱小,她必然要強大,她是生來就強大的嗎,不是吧,她是在親子關係中變強的。所以說,人生中不管你進入哪種關係或者沒有進入哪種關係,其實都是要在關係中磨鍊你自己。你不是看到弱的,把弱的搞的越弱你就越強,而是你自己真的變強了。對,此時此刻開始。失戀只是失去了一段關係,你若再失去了自我,沒有人會救你,更沒有人會回頭看你。

宇宙是有能量的,變好需要過程。不能一得不到,就著急。


勇敢邁出第一步

我希望我的文字會慢慢治癒一部分聰明人。

堅持很難,放棄更不容易。你只是不敢邁出第一步。你的焦慮來源於你的恐懼,而邁出第一步你要面對的就是恐懼,它是你最怕的東西,這就是你成長路上最大的障礙。我為什麼會焦慮,因為我害怕恐懼。WHAT?你還要讓我直面恐懼,那我不焦慮死了。對,焦慮死了,你就活了。

愛因斯坦說過一句話:問題不可能由導致這種問題的思維方式來解決(We cannot solve our problems with the same thinking we used when we created them.)。你一直用著焦慮的行為對抗你焦慮的內心,你的思維模式指導你的行為,你的行為牽動你的內心。所以,你越想越亂,越做越亂,越亂越亂。

勇敢邁出第一步,從你的行為開始。無論你大腦如何指導著自己的心,你的行為偏不那麼去做。比如:視奸,糾纏,等等。你害怕的東西,你越妥協越上癮,越上癮越安逸。安逸在自我折磨中,真的太痛苦了。誰都不喜歡放棄這個詞,可是你不放棄那個人,難道要放棄你自己嗎?你不放棄執念,還要再繼續魂不守舍嗎?放棄不是貶義詞,你放棄不值得的,才會擁有更多值得的。

你總會在別人勸你放棄,或者你要放棄的時候,BaLABaLA...一堆藉口,給自己找的,給那個人找的。藉口為什麼會產生,因為希望,哪怕是一線希望。你要知道,他這個時候不懂得妥協,變通,你們和好後,看似解決了當初分手時候的問題,但是一個人本質的思想,你是永遠無法改變的,下一次分手還會到來,你只會更痛苦。這樣的複合事實,你還願意接受嗎?

不適合的人,怎麼磨合,都會有不適合的地方,就看那個不適合是否會造成最後的分開。悲劇看似是那些分開的,其實不見得不分開就不是悲劇。多少人在婚姻的折磨中還在妥協退讓,那些人是真的幸福了嗎?在一起和不在一起這樣的結果真的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什麼人在一起舒服,什麼人懂得珍惜你的好,懂得兩個人一起磨合到剛剛好。我不覺得卑微,你謙讓的也不那麼委屈。那麼,和這樣的人在一起才更適合你。

當你決定放棄的時候,就要一股腦的朝著這個目標去做。不要今天猶豫,明天又堅決的。你為什麼焦慮,就是因為舉棋不定。心定了,行為就定了。都穩定了,你就安全了。這個時候對方一個信息就把你攪亂了。說明你的心還是沒有定,繼續刻意練習吧,你與焦慮的對抗才剛剛開始。只要你的目標不隨意改變,你就一定會走出來,也不會太慢。 做一個情緒穩定的人,你的魅力將吸引更多的小驚喜,美好的事情正在悄悄發生。


怎麼走著走著初心就變了

《以幽默的方式過一生》的作者琢磨先生書里寫過這麼一句話:「生活,就是心懷最大的善意在荊棘中穿行。即使被刺傷,亦不改初衷」。你的初衷又是什麼呢?

你們吵架的初衷是為了吵架嗎?當然不是,需求多的一方,是希望通過這種形式,獲得對方更多的關注。讓自己有足夠的安全感。

你去求複合的初衷是為了再次羞辱他或者貶低你自己嗎?當然不是,可是他不同意複合,你可能火冒三丈,又用憤怒刷存在感。亦或者,為了勸他回來,你低三下四懇求原諒。本質變了嗎?沒有。你們沒有經過時間的沉澱,讓自己真的想清楚,你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想想談戀愛的初衷是什麼?你和他在一起的初衷是什麼?如果說,你缺乏安全感,自己又給不了自己安全感。那就應該努力去尋找那個可能給你安全感的人,如果這個人真的太難找了,你不應該安靜的想想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嗎?又或者你談戀愛的初衷就是生活很美好,有一個愛人更能錦上添花,那麼,這個人不適合你,你還苦苦掙扎什麼?

人這一生最本質的初衷還是為了自己,你初心就是讓自己開心。無論是作妖分手還是求複合,你只想找到那個最本質的點,就是這麼做了你會更開心。兩個人糾糾纏纏,不開心會格外加倍,你索取開心的野心也會越來越膨脹,越得不到你越想要,他拚命的跑,你拚命的追,你離初心越來越遠,你迷失了自我。這不是愛。你自己都捂不熱,怎麼溫暖別人。

他跑的越遠,你追的越遠,你離初心就越遠,你想掉頭跑的成本就越大,於是,你被這披著我真的愛你的「沉沒成本」外衣的自私越拽越遠。你口口聲聲的你愛他,你想讓他開心,可是人家都被你嚇跑了,你還追什麼啊。有你,人家並不開心。他跑的時候一直在扔下各種負重,所以跑的越來越快,而你一邊跑一邊撿起來他扔的負重,總有你跑不動的那一刻。趁自己還沒有跑的太遠,趁你的體力還可以回到起點,趕快掉頭吧,或者停下來歇一歇。這不是什麼難事,主動權在你手裡。

沉沒成本不是成本,你當下的任何決定都和過去無關。請對你自己好一點。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