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政法網

訂閱

發行量:199 

23載生死一「線」間,他伸向炸彈的雙手卻未曾顫抖過

「太危險了,犯不上吧!用水槍打碎算了。」當夏宇的雙手再次伸向那個炸彈禮盒時,身邊同事都在極力勸阻。幾分鐘前,夏宇剛剛徒手將這個隨時會爆炸的禮盒從居民區捧到了漆黑的野外,屬於他的搏命時刻本已過去,只要用超高壓水槍擊碎起爆裝置,這次除夕夜的處置就可以圓滿結束。

2020-01-08 16:3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太危險了,犯不上吧!用水槍打碎算了。」當夏宇的雙手再次伸向那個炸彈禮盒時,身邊同事都在極力勸阻。

幾分鐘前,夏宇剛剛徒手將這個隨時會爆炸的禮盒從居民區捧到了漆黑的野外,屬於他的搏命時刻本已過去,只要用超高壓水槍擊碎起爆裝置,這次除夕夜的處置就可以圓滿結束。

然而夏宇決定去冒這個「不值得」的風險——手工拆掉禮盒內的「松發電」起爆開關,以此來保留破案所需的關鍵證據。

同事撤退後,留下陪伴夏宇的只有兩輛吉普車大燈的白光,在黑龍江寒冬臘月的深夜,現場氣溫降到零下三十幾度,木質的炸彈禮盒變得堅硬如鐵,他手中的工具刀切上去僅可削下一小撮木屑。

每一刀,只能向起爆開關前進不到毫米,每一刀,面對的都是其中火藥爆炸的可能,但他的雙手緩慢、堅定,未曾有絲毫的顫抖……

近一個小時的作業後,夏宇用凍得已無血色的手,精準下刀切斷起爆開關導線,從禮盒中分解出758克黑火藥和大量鋼珠填充物。

這是夏宇23載排爆生涯中的一個片段,他是黑龍江省大慶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隊巡察防暴二大隊大隊長,也是新中國第一批排爆警察,更是2019年的全國「最美基層民警」。他曾先後出色完成搜排爆任務100餘次,安檢防爆任務300餘次,累計排除犯罪嫌疑人設置的遙控炸彈、禮品炸彈、軍用炸彈等各類爆炸裝置40餘個,成功處置爆炸警情60餘起。

「真正有空思考生死的時刻,只有在拆除爆炸物之後,或者在奔赴現場的一剎那,排爆時不能有絲毫分心。」夏宇並不覺得自己無畏,只是作業時的專注令他無暇多想。

「面對爆炸物時,思維會變得很純粹,只想怎樣才能把它拆掉。」

夏宇的公安生涯起始於1989年,入行時他還是一名治安民警,向排爆警察轉變的決定源自一起公交爆炸案。

1992年初,新疆烏魯木齊發生一起公交汽車爆炸案,造成群眾3死23傷。

變形的車體、死傷的群眾,這些畫面對成長於公安家庭的夏宇形成了極大震撼。如何保護群眾免遭這樣的厄運?如果在生活中遇到了爆炸物該怎麼辦?這些問題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在父親的支持和鼓勵下,他決心從事安檢排爆工作,從自修物理、化學、無線電等方面的知識開始,到廣泛搜集涉及爆炸的各種案件和爆炸事故以豐富見識,再到排爆理論學習,一步步邁向這個全新領域。

1996年,夏宇考入公安部安檢排爆人才培訓班,加入了排爆警察隊伍。「你的安全程度決定在自己掌握的知識程度上,知識越豐富、安全係數就越高。」臨行前,父親的這句鼓勵令他銘記終生。

「面對爆炸物時,思維會變得很純粹,只想怎樣才能把它拆掉,腦子裡全是爆炸裝置起爆原理、內部裝藥情況、導線連接方法這些問題,沒有時間害怕。」夏宇這樣回憶自己第一次親手排爆時的狀態。

那是1997年,大慶油田採油九廠居民區的一戶居民發現家門旁出現了一個可疑爆炸裝置,外包裝上纏滿了電線。夏宇見到爆炸裝置時,有些不知所措,心中預演著各種可能,畢竟沒有人天生善於在生死壓力下工作。

他給師兄一連打了幾個電話,用言語描述爆炸裝置的外形、包裝材料、大小尺寸、裸露的電線顏色、所處位置及附近建築場所等,眼見的每一個細節都說到了,一同研判各種可能性。

上手拆爆時,周遭鴉雀無聲,只聞心跳。當年尚沒有先進的X射線檢查儀,無法觀測內部結構,只能在外包裝上一根一根去檢查電線的連接;也沒有排爆機器人,雙手是轉移爆炸裝置到室外的唯一工具;排爆罐更是無法得到的奢侈,是一輛普通貨車冒著巨大風險把爆炸裝置運到了空曠地帶;防靜電的無磁工具同樣欠缺,只能用一般的修理工具進行操作……最終,這個爆炸裝置被有驚無險地拆除了,在現場不曾退卻的他,回家時卻不敢讓家人知道太多細節。

2005年底,大慶發生一起綁架案,犯罪分子槍殺人質後棄屍在後龍崗居民區一輛汽車中,並聲稱在車內安裝了爆炸物。夏宇前往現場處置,仔細勘察後緩緩拉開車門,此時,死者滿身鮮血躺在副駕駛位置上。他趴在死者身上,用雙眼的觀察和雙手的觸覺排查著車內所有的可疑部位。「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貼著死者排爆,一切不容有失,因為我們決不能讓一個無辜去世的人,遺體再次受到傷害。」確認車中並無爆炸物,一切安全無虞後,他才向大家示意安全,解除了警報。「那一刻,我希望逝者可以安息。」

「沒有一個犯罪分子會給你輕易排爆的機會,爆炸物中藏有各種陷阱,沒有任何疏忽的空間。」夏宇這句話的背後,是排爆警察群體付出的血淋淋代價。當年與夏宇同期學習的34位戰友,已有4人犧牲在排爆現場,5人身受重傷致殘——齊齊哈爾的於尚清為了排除犯罪分子設置的多個爆炸裝置,犧牲在薩拉伯爾酒店;武漢的毛建東,排爆時失去了一隻手臂,只能調離熱愛的公安隊伍去殘聯從事工作……還有人最終選擇了離開排爆崗位。而夏宇在這個離「死神」最近的工作堅持了23年。

「沉穩的雙手和過硬的心理素質,才是真正能保護你的防爆服。」

在長年的排爆生涯中,夏宇習慣了不戴防護手套,這是為了保持「手感」,保證雙手可以作出最細微的操作,有時條件不允許,他甚至連防爆服都不穿。「沉穩的雙手和過硬的心理素質,才是真正能保護你的防爆服。」這個觀念深植於夏宇心中。

因為即便排爆裝備在不斷進化,有時還是需要排爆警察用自己的雙手去做最危險的事——

2013年元旦期間,大慶相鄰的安達市一名犯罪分子開槍殺人未遂,在辦公樓內留下爆炸裝置後飲彈自殺。黑龍江省公安廳立即協調大慶市公安局組織技術人員前往安達市支援。

接到指令後,夏宇帶領副大隊長宮盛財攜帶排爆器材趕赴安達市,經現場勘查分析,確定該爆炸裝置為二元爆炸裝置,處於待擊髮狀態,最輕微的震動也有可能引起爆炸。且爆炸裝置位於辦公樓二層的辦公室內,如果嘗試進行轉移,不僅在室內器材難以展開,機械手臂也不能在狹窄的通道內轉彎下樓,操作稍有不當都可能會引起爆炸。

夏宇決定人工作業拆除極其危險的引爆裝置,消除危險後再將彈體轉移至野外銷毀。

22時17分,夏宇、宮盛財進入中心現場對爆炸裝置進行人工拆除,從爆炸裝置的裝藥量分析,如果發生爆炸,其所產生的超壓,會消滅任何生還的希望。兩人經過令人窒息的30分鐘排爆作業,於22時47分成功將起爆裝置分解。之後,在專用設備的輔助下,彈體轉移至市郊曠野處進行銷毀。23時50分,隨著一聲轟然巨響,東北路旁厚厚的積雪被銷毀的炸彈炸起了四五層樓高的雪柱,最後的安全隱患被成功消除。

宮盛財是夏宇親手帶出來的徒弟,也是他工作中的副手。為了讓徒弟練就一雙沉穩的雙手,夏宇要求的入門訓練內容,就是每天不停地夾豆子、夾針、夾頭髮絲,夾的東西越來越細,夾的遍數越來越多。

這曾讓宮盛財很上火很不耐煩,夏宇看透了他的心思,對徒弟敞開心扉:「在排爆現場沒有僥倖,你必須具備超強的耐心、信心和細心。夾這些東西,就是為了鍛鍊你的耐心,也是為了讓你在排爆的時候手不抖。」宮盛財理解了師傅的話,一練就是三個多月,現在,無論面對多難的爆炸物,他的雙手都如機械臂一般沉穩。

過硬的心理素質,則依賴於不斷的實操練習。大慶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有一間辦公室與眾不同,它的一面牆上,是各式獎狀,另一面牆上,是各種螺絲刀、鉗子等排爆工具,中間長長的辦公桌上,是各種排爆電線,這就是夏宇創辦的「夏宇排爆實驗室」。

「從每個炸彈上都可以看出其製作者的『性格』,比如從引線切口上研判他是否是專業人員,從設計上了解他的受教育程度、專業程度以及生活環境。你的手藝必須超過犯罪分子,才有安全拆解爆炸裝置的底氣。」在「夏宇排爆實驗室」,除拆彈之外,學員還要練習製作各種小威力的爆炸裝置,互相拆解排除,提高動手能力,增加實戰感。夏宇所帶的大隊中,已有10人得到晉升,走上科級以上領導崗位,更有5人成為排爆專業能手。

「最希望的事,是爆炸案可以被壓降至零,讓我們這些排爆警察真正失業。」

近年來,隨著社會治安水平的提高,夏宇的排爆任務越來越少,他開始更多地轉向幕後研究工作。

「找對一根導線剪斷就能排爆,那只是影視作品中存在的場景,現實中面對的起爆裝置,遠比這要複雜得多。」針對當前爆炸裝置靈巧化、裝藥多元化、引爆方式詭異化、破解方式繁雜化、危害災難深遠化等問題,夏宇在沒有特勤任務的時候,總會一頭扎進實驗室里,研究各種新型爆炸裝置。

在這裡,他製作模擬了爆炸裝置和器材200多件套,針對各種定時式等引爆裝置,創新了無限延長排爆法;針對各類引爆裝置,研發了四路軟管窺鏡排爆法;針對書本炸彈、報刊炸彈、信件炸彈、郵包炸彈等爆炸裝置,研製了小型排爆桶、滾車移位裝置等輔助排爆器材;並結合專業器材,拓展了機械人與防爆球、X射線檢查儀與無線電頻率干擾儀、無磁工具與繩鉤組等配合使用的新排爆理論方法。

《爆炸犯罪現狀與對策》《淺談TATP炸藥》《論郵件炸彈的處置》《論安檢排爆實驗室在現實工作中作用》《大慶油田爆炸犯罪現狀與對策》……夏宇在理論專著上也筆耕不輟,得到了多家全國公安機關專業刊物刊發。他還參與編寫了黑龍江省公安機關《排爆手冊》,作為全省公安通用教材下發使用。

「最希望的事,是爆炸案可以被壓降至零,讓我們這些排爆警察真正失業。」夏宇這樣吐露自己的心聲,這也是他走上排爆崗位以來不變的初心。

來源:中國長安網 渭南政法網編輯:王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