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鍋頭餃子哥

訂閱

發行量:1 

不悔八零代,只恨太匆匆。——敬「痛並快樂著」的80後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間,就已是2020年1月份了。細細算來,80後的人,都已經被框在這十年里了。1980—1989年,最小的也有31歲了,最大的也妥妥地40周歲了。俗話說,「男人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2020-01-08 18:1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間,就已是2020年1月份了。細細算來,80後的人,都已經被框在這十年里了。1980—1989年,最小的也有31歲了,最大的也妥妥地40周歲了。俗話說,「男人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按理說,這十年是咱們立起來的時候,只有「立」起來,十年以後才能「不惑」,就是說沒有什麼可顧慮、疑慮的了。問題是,我及我身邊的80後怎麼普遍都感覺立不大起來呢?因為認知和能力有限,我這裡所說的是一部分80後,不代表人中翹楚以及頗為成功的80後。

我這部分的80後,房子、車子、孩子、票子,還有「老婆子」,哪一樣都是不小的壓力,讓我們喘不過氣,下了班不願回家,到了家樓下,寧肯呆坐一會,也不敢去打開家的門。進了家門,就是沉重的責任。我們不是去逃避責任,只是覺得柴米油鹽的生活消耗了我們的激情,打平了我們的稜角,擦拭了我們的夢想,或許,「平平淡淡才是真」,這才是生活的真諦吧。

曾經的我們,天之驕子,鬥志昂揚,開放、樂觀、拼搏、敢想敢做、義無返顧,上個重點高中,考個大本,還有那傳說中令人艷羨的研究生,一切都是「甩開膀子加油干」的樣子,工作時「白加黑」「5+2」,一心只為有個好前程、新希望。時至今日,竟不知道應該如何表達現在所處的情境。

80後的我們總是那麼容易懷舊。我們這一代人在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時代里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群體,沒有70後的政策優勢,沒有90後的「自由」,我們受制於傳統思想的束縛,又渴望突破束縛去走自己想走的路。現實卻是,敢想敢幹、開拓進取的火花剛一萌芽,就被無情地澆滅,一連串的後果與壓力讓我們窒息、痛苦、退縮,活著活著,我們跑不動了,也不想跑了,漸漸成了一棵「樹」,一顆不會走路的樹。看著手裡的資本越來越少,選擇了屈服與順從,往昔的夢想與抱負猶如浩瀚的星辰,漸行漸遠。「生活不只有苟且,還有詩和遠方。」這句話也僅僅成為了我們口中的詩句,僅此而已。

事實上,我們也不想這樣。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往往就容易思考一些「知天命」的東西。比如: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哲學是什麼?對得起「實事求是」這四個大字嗎?是否還記得曾經的誓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當初的個性與信仰、處世原則和生活方式哪去了?吾心還是宇宙嗎?甚至都會想想以前的初戀現在怎麼樣了?嗚呼哀哉,可笑又無奈。

80後的我們是浪漫的,是敢於追求的。我們可以在凌晨三四點鐘起床,騎上自己的破車,帶上心愛的人,行使幾十公里,只是為了去大海邊看那美麗的日出;會為自己心愛的人獻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不管身後一兩個月的泡麵生活;會寫上一封情書,複印上百份,貼滿校園;也會為心愛的人去拚命賺錢,甚至不顧自己的尊嚴與臉面。

80後的我們內心是孤獨的,孤獨的猶如孤獨本身一樣。因為孤獨,所以我們害怕孤獨,因為害怕孤獨,所以我們去做那些避免孤獨的事情,只是做完以後,我們會陷入更深的孤獨。

但是,無論如何,80後的我們,就像文字在傷口上爬滿了瀰漫出憂鬱的蘭色的芳香 ,我們仍將綻放這一季節,沒有終結。我們是這個時代中默默獨行的泅渡者,我們仍然絕對是一群年輕人。我們沒有什麼所謂的評判標準,只要在這個繁華而又浮躁的年代做好我們的堅持,就已足夠。80後的我們,做好自己,守好初心,砥礪前行,我們的時代就像流星一般,燃燒好自己的美麗,待我們老了, 將換來所有不枉此生的深刻回憶。

想說的話,就這些;落腳點,還是要,好好干!2020,祝我們身心健康、家庭幸福、國泰民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