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評論」束昱輝獲刑,打擊傳銷不能只是「權軍覆沒」

來源: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於平(江蘇)據新華社報導,2020年1月8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對被告單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權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等12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一案依法公開宣判,認定被告單位權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等12人均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依

2020-01-08 21: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長城網

●特約評論員 於平(江蘇)

據新華社報導,2020年1月8日,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對被告單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權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等12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一案依法公開宣判,認定被告單位權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等12人均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依法判處被告單位權健公司罰金人民幣一億元,判處被告人束昱輝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萬元;對其他11名被告人分別判處三年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對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被告人束昱輝當庭表示認罪服法。

束昱輝獲刑,許多人拍手稱快。然而,也有人也表示不滿,覺得9年刑期輕了。而且對被告單位權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輝5000萬+1億的罰金,看似金額巨大,可權健之前請一個足球外援恐怕也不止這個價,而相對於束昱輝及權健這麼多年聚斂的驚人財富,更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但不管這樣怎樣,這個判決依然具有標杆的意義。畢竟傳銷,尤其是保健品傳銷肆虐這麼多年,刑事司法對這一亂象的關注遠遠不夠。許多傳銷事件,往往媒體曝光後就不了了之,即便有個別能洗白進入司法環節的,相關的追究和懲處也往往不痛不癢。例如,此前在吉林蛟河市法院審判「權健涉傳銷」一案中,權健只有兩名高管被判刑,而且只判了緩刑。

因此,打擊保健品傳銷,亟需抬高違法的成本,尤其要讓那些拿著直銷牌照,卻公然拉人頭、發展下線,行傳銷之實的保健品企業,付出沉痛的代價。就此而言,束昱輝獲刑不過是一個起點,打擊傳銷也不能只是「權軍覆沒」,對於權健之外,那一個個隱秘的保健品帝國,也亟需展開進一步的法律行動。

事實上,權健的倒掉,也並未讓某些涉嫌傳銷的保健品企業有所忌憚。如就在上個月,「單親媽媽食用某企業的保健產品後,一年內3次被下病危通知書」的新聞,就引起輿論關注。吃了他人推銷的產品之後,單親媽媽方湘鈺因為心肺功能嚴重受損經歷了三次住院搶救、被醫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11歲兒子無人照顧,欠下巨額治療費……代價不可謂不慘重。

某些保健品不僅繼續禍害消費者,而且還在拚命為自己「洗白」。就在單親媽媽方湘鈺在病床上飽受折磨之時,那個把她推入深淵的企業,居然獲得入選「2019中國營養健康產業十大正能量」,涉事方中國保健協會事後澄清,此次並非頒獎,僅為正能量事件推舉。但此事,依然掀起輿論的軒然大波。

可見,權健的教訓,警示效應不容高估。徹底整頓保健品傳銷的亂象,必須以權健為範本,繼續拿出「動真格」「零容忍」的鐵腕姿態 ,對違法問題一個都不遺漏,在嚴查責任企業和負責人。

隨著束昱輝獲刑,輿論對於保健品傳銷的關注,呈現出退潮的勢頭。但是監管和執法部門,仍然需要繃緊神經。權健不是一個句號,而是一個起點,這一案件,理當成為全面整頓市場,徹查對保健品和直銷企業違法問題的契機,是刀刃向內,重塑監管的公信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