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物計

訂閱

發行量:39 

周深,一個差點被誤解毀掉的男歌手

文| 美物計愛是一種不能說只能嘗的滋味試過以後不醉不歸…… 偶然聽到一個合唱,驚艷至極。這首25年前的《天下有情人》,被周深和李克勤,唱得空靈又深情。

2020-01-08 22:05 / 6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愛是一種

不能說只能嘗的滋味

試過以後不醉不歸

……

偶然聽到一個合唱,

驚艷至極。

這首25年前的《天下有情人》,

被周深和李克勤,唱得空靈又深情。

如果說周華健和齊豫的原版,

唱透了紅塵男女為愛生死相隨的意難平,

那這版翻唱,則多了點不染塵世的味道,

清澈縹緲,太美了。

周深真是個寶藏男孩,

面容清秀,個子不高,

放在人群里一點都不打眼,

但只要他開口唱歌,整個世界都會安靜下來,

他的歌聲猶如天籟,乾淨空靈,

仿佛能瞬間洗刷塵世的喧囂,還靈魂以寧靜。



第一次被周深吸引,

緣於2016年的國漫《大魚海棠》。

坐在影院裡,當主題曲《大魚》響起時,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這聲音太神仙了,

電影沒看完,就趕緊搜原唱,

從此,記住了「周深」兩字。

後來,沒有刻意去追逐,

只是看到這個名字,會主動點進去,

如此,方慢慢知道了更多關於他的事。

始於才華,又被其善良打動,

心疼他獨自經歷的那些心酸,

但更慶幸,這個92年的男孩,

從未遺失最珍貴,最純粹的少年心。


01 夢想與熱愛可抵歲月漫長

村上春樹說:「無論何人,無論何時,

人們總要在烏雲周圍尋索著浪漫的微光活下去。」

周深很幸運擁有一副好嗓子,

但他的不幸,也因此而來。

小學時,因為有音樂天賦,

進了校合唱隊擔任領唱,

只要有他領唱參加的比賽,

總能拿到第一名,但這樣的時光很短暫。

當大部分男孩都安然度過了變聲期時,

周深的聲音依舊尖銳高昂,

隨之而來的是同齡人的指指點點,

將其視為異類。



十三四歲的周深對此很痛苦,

「語言的殺傷力真的太大了。」

後來,初中三年,

他再沒公開唱過一首歌。


除了聲音女性化,

青春期的周深還被身高困擾,

對於十幾歲的少年而言,

個子不高,聲音不夠低沉有磁性,

外界的嘲笑聲不斷,他特別自卑。

中國人喜歡說否極泰來,

進入高中的周深,靠著音樂天賦,

拿了個校園歌手賽的冠軍,

得到很多人的喜歡,也慢慢找回些自信。


後來高考失利,他拒絕復讀,

因為學音樂沒法找到穩定的工作,

又心疼父母的辛苦,

於是遵從家人的決定去烏克蘭學醫,

理想是畢業回家鄉當牙醫。

周深到了烏克蘭,語言不通,

辛辛苦苦學了一年,但沒太多成就感,

他說:「夢想這個東西,只會被壓抑,

它不會消失,所以我還是喜歡唱歌。

於是決定退學,轉去學音樂,

父母對此很生氣,甚至斷了他的經濟來源。


生命中大部分時光是屬於孤獨的,

努力成長是在孤獨里可以進行的最好的遊戲。

周深孤身在異國,一邊打黑工,

一邊努力考上了利沃夫國立音樂學院,

從此系統的學習音樂。

只是學習的過程,依然困難重重,

因為練的太拚命,導致聲帶小結,

差點就不能唱歌,幸好上天垂憐,

他試了各種方法,終於康復了。

求學期間,他翻唱了很多歌曲傳到網上,

也因此收穫了一大批真心喜歡他的粉絲,

周深不再回頭去關心身後的種種是非與議論,

只是勇敢向前走,用歌聲給人帶來歡樂。


02 他是璞玉,光芒難掩

2014年,周深21歲,

站上了好聲音的舞台,

一首《歡顏》,震驚全場,

導師們帶著驚喜轉身,

卻看到一個青澀的男孩。

那英率先驚呼:

「你比女生唱得還好。」

楊坤激動回道:

「你的聲音真的是我從事音樂這麼多年少見的一種聲音,

跨越了年齡,跨越了性別,你有太多的可能性了。」

汪峰不吝讚美:

「沒想到在我有限的生命中能聽到這麼美的聲音。

他的聲音讓人覺得世界上無論多少苦難都能變得美好。」


後來,周深又唱了《貝加爾湖畔》

直接被稱為天籟之音,可他終究沒走到最後,

沒有和毛不易那樣,一夜爆紅。

但正是這次的「不紅」,

讓周深遇到自己的伯樂高曉松。



這些年,高曉松做了很多談話節目,

早就沒怎麼寫歌了,

但當他第一次聽到周深唱歌,

就認定了這個男孩,

「周深這種乾淨嗓子在今天的行業更加少見的……

像他這種安靜美男子、安靜唱歌的太少見了,

所以我一聽他的聲音就絲毫沒有抵抗力。」


這樣的聲音不拿來唱唱我的歌,這不虧了嗎?

用這樣的聲音來唱唱我寫的東西是什麼樣子的,

那當然是很幸福的了。」


在高曉松眼裡,

周深簡直就是一個人的唱詩班。



於是,拿出壓箱底的《藍色降落傘》,

這首歌,是他15年前看完電影《孔雀》寫的,

私藏多年,直到2017年,才交給周深來唱,

有種「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的奇妙感。



高曉松做的不止於此,

他還自掏腰包,帶上「高家班」的人,

花了3年時間,

為周深出了第一張專輯《深的深》,

連自己精心寫的《玫瑰與小鹿》和《妳》

也給了這個男孩。

高曉松曾說:「我自己不惜代價,

從個人腰包里投資一張我喜歡的歌手的唱片,

這一輩子都只有三次。

前兩次都是二十年前,

做的小柯的第一張專輯和朴樹的。


當被問起為何願意為周深做這麼多,

他只回了兩個詞,「喜歡、人好」。



03 他學會接受自己,變得自信坦然

《肖申克的救贖》有句台詞:

「那些曾經讓你痛苦至極的事情,

總有一天,你會笑著說出來。」

從唱《大魚》開始,周深一點點走紅,

面對的質疑和嘲諷愈發多。

聽眾一面驚艷於他空靈的歌聲,

又在見到真人時,

肆無忌憚地討論他的性別與反差,

卻忽略周深對音樂的熱愛,為夢想而拼的心。

正如《妳》中唱的:

「他們都愛妳的羽毛,讚美你迎著風舞蹈。

可為何沒有人聽到,妳沉重心跳……」

當越來越多的「人妖」「娘」「噁心」撲面而來,

周深仿佛墜入曾經的噩夢,

但這次他沒有逃避,而是勇敢迎上去,

「我生來就是這樣的聲線,

無論什麼樣子,我要接受它。」

之後,他腳踩9cm的高跟鞋,

穿一身晚禮服長裙,

以女子身份站上舞台唱歌,

一開嗓,依舊驚艷眾人,

揭面後,網上惡評不少,

但周深已學會不去在乎。



2018年,周深去了《聲入人心》,

憑藉實力大放異彩,

整個人自信開朗,甚至學會了自黑。

曾經最不敢談論的身高,

也能夠大笑著調侃:

「台子升起的一剎那……

真的全場掌聲可能是我聽過最大的一瞬間,

大家都為我揪著一口氣吧,畢竟哈哈哈哈哈哈」。


喜歡這樣的周深,自信坦然,

他學會接受自己,接受自己與眾不同的聲音,

接受這份與生俱來的禮物。



作家劉同曾在微博里寫道:

「看著周深雲淡風輕說著自己過去的『不堪』,

一定給他帶來過少年陰影的經歷,

此刻並沒有讓他為難,

對過往接受的坦然,顯得他愈發洒脫和瀟洒。

他真的很厲害,我不是指唱歌。」




04 你不忘初心的樣子,真帥


周深始終記著高曉松教他的這句話: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他努力的增加著自己生命的厚度,

拓展著寬度。


面對紅不紅的問題,

他十分坦然:「幸好我沒有一夜爆紅,

不然我的心態可能會非常差。

我就是要熬、要等、要慢慢去習慣。



出道幾年,周深一如從前,

眼神純澈,笑容溫暖,

由內而外散發著少年乾淨的氣息。


他熱愛唱歌,也有著美好的夢想,

我想要外國人聽到中國的歌。

全世界都在唱義大利作品,法國作品,

大家為什麼不唱中國作品?



顧城有幾句詩,

我覺得很符合周深的心境:

我願做一枚白晝的月亮

不求炫目的榮華

不淆世俗的浪潮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