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碼賽克

訂閱

發行量:1 

這些年被那首滑板鞋「摩擦」的龐麥郎,宣布要賣滑板鞋了

實際上聽過這首歌的人都知道,旋律非常簡單,唱腔並不規範,甚至很多的詞都沒有對上節奏,再加上土味普通話的口音,撲面而來的樸實真情,帶有那微小的渴望,卻打動了不少人。

2020-01-08 23:0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14年,唱著「我的滑板鞋,時尚時尚最時尚」的龐麥郎,一夜成名。同年,這首《我的滑板鞋》也在首屆獨立音樂盤點上被評為「2014年度TOP20金曲」。

音樂靈感來自於鄉村少年龐麥郎的少年記憶,他非常想得到一雙與眾不同的滑板鞋,後來他穿著時尚的滑板鞋走在回家的路上,在月光下看著自己的身影時遠時近,有了滑板鞋,與地面摩擦出魔鬼般的步伐。於是創作了《我的滑板鞋》這首歌來表達如獲至寶的喜悅心情。


實際上聽過這首歌的人都知道,旋律非常簡單,唱腔並不規範,甚至很多的詞都沒有對上節奏,再加上土味普通話的口音,撲面而來的樸實真情,帶有那微小的渴望,卻打動了不少人。



這首被無數人嘲諷的《我的滑板鞋》,唱者無意,聽著有心,聽著聽著就哭了...導演賈樟柯就是其中之一。

這首在很多人看來歸為「臭魚爛蝦」的歌曲,卻也實實在在地記錄了一個小人物對大舞台夢的追逐。為之感動的那些人,或許是從歌歌詞間看到了「自己」。


《我的滑板鞋》MV拍攝之時,導演陳喆躊躇滿志,他打算將龐麥郎拍出「國際巨星」的感覺,顛覆龐麥郎在大家心目中的草根形象。然而,在練舞房看到龐麥郎跳舞后,陳喆的心涼了一大截,龐麥郎記不住舞蹈動作,一個簡單的八拍,舞蹈老師最起碼要念二十遍。


後來陳喆決定索性讓龐麥郎隨便跳。於是,龐麥郎跳出了自己的節拍,「一步兩步,一步兩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


在濱江拍攝夜景時,龐麥郎走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比劃著hip-hop手勢,舞蹈老師站在攝像機後面,給他打拍子,陪他一起跳。此時龐麥郎漸入佳境,自信滿滿,覺得自己帥爆了。


那個草根明星野蠻生長的年代,從碌碌人海中稍微踮起腳尖的龐麥郎,很快被華數唱片簽下,在一場一場瘋馬一般的炒作中,把熱搜頂上去。「一切,都是為了製造出他是自己火了的感覺」。最紅時,龐麥郎接到過 200 多場商演,到現場聽他唱歌的歌迷有近萬人。


如日中天的龐麥郎,不告而別——跑了。其中緣由至今是個謎。


這些年龐麥郎走入公眾視野,每每都是些碎片信息。2019年12月11日,一則微博,龐麥郎又回到了人前。他在微博發了一組內容繁雜的照片。有他的商演現場、SonarTime的商標,還有一張手繪圖,內容是一隻塗鴉帆布鞋。他宣布:「我『龐麥郎』回來了!保持初心,一定雄起!」

龐麥郎接受媒體專訪,宣布自己要創立「sonartime」品牌,做滑板鞋。為了實現自己的商業計劃,然後用更多的錢去投資到音樂中去。一如多年前第一次走進公眾視野一樣,執著於自己的音樂夢想。一如既往地反對他的人,一如既往地沒有看到希望看到的,龐麥郎「悔悟」的模樣。

事實上,一直堅持「歌手」身份的龐麥郎,並不願意對自己做過多的開發, 而今回頭看,這些年,龐麥郎鬆動了。


這些年,龐麥郎坐著火車在各地Livehouse演出,場下的觀眾也越來越少,從2人、7人到19人不等。經紀人白曉抱怨道:龐麥郎的路「不是窄,是死胡同」,很多大火的綜藝都找過龐麥郎,卻都被拒絕了,他只願意去livehouse做巡演,可是票房很低……

一開始演出的時候,龐麥郎最關心的就是票房是多少,也經常會說少於多少張就不演了。時間來到2016年中旬,從這之後他們就一直賺的少賠得多,巡演節節敗退,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路,演出的路上,他們經濟越來越緊迫。2018至2019年「真棒」巡演的其中一站,在開演前只賣出了9張票。


經紀人白曉說:還好我可以透支支付寶加起來4萬的額度。


有人覺得《我的滑板鞋》這首歌「準確描述了特定群體青年的嚮往和失落,是對某種時代的印記記錄」,有人為龐麥郎抱不平,覺得「你們做紅了他,你們消費了他,你們順勢拋棄了他」。

掙扎的龐麥郎掙扎著創立的「sonartime」滑板鞋,能否生產落地,或者能帶來多少讓他堅持音樂的能量,不得而知。但,《我的滑板鞋》當年在百度搜索指數暴增200%+的時候,約瑟翰·龐麥郎,就已經到過了人生的頂峰。

對於這幾年的遭遇,經紀人白曉說:好多次我們兩個在異鄉的夜裡吃著泡麵,壓著馬路牙子,看來來往往的漂亮姑娘...時至今日,回想起來都是艱辛唯美的畫面。


我是碼賽克

點讚關注不迷路~謝謝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