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職有你

訂閱

發行量:56 

職場人如何用咖啡裝逼?

習慣在午休結束時喝上一頓下午茶的職場老鳥們會教育新人,職場階級金字塔的競爭往往從入職以後點的第一杯咖啡開始,你的選擇代表著你的收入、品味,一定要showsome respect。

2020-01-10 12:4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如果說義大利小資創造了咖啡格調,法國文青開啟了咖啡社交,那麼中國白領無疑創造了自成一派的咖啡鄙視鏈

習慣在午休結束時喝上一頓下午茶的職場老鳥們會教育新人,職場階級金字塔的競爭往往從入職以後點的第一杯咖啡開始,你的選擇代表著你的收入品味,一定要show some respect。

如果此時你脫口而出你喜歡喝速溶三合一,那你可能連金字塔的底端都爬不進去。因為這代表著你要麼是個連喝咖啡和喝咖啡因都分不清的憨憨,要麼你單純就是窮。

被寫字樓包圍的連鎖咖啡店里,從來不缺沒有硝煙的戰爭,對收入和品味感到自信的老鳥們早早在資歷最老的紅綠招牌下站好了隊,劍拔弩張。

紅方的擁躉者有一萬個理由瞧不上綠粉,或許是因為鍾情英倫浪漫,他們對咋咋呼呼、難登大雅之堂的美式fashion嗤之以鼻。

紅粉們相信自己的品味更勝一籌,並熱衷嘲一嘴星巴克遠在西雅圖的烘焙廠把豆子送到貨得半年,所以回回都過焙,豆子沒內味兒。

綠粉總是緊跟著反嘲Costa半自動咖啡機又做不好員工培訓,搞得出品質量不穩定,街東邊的店和街西邊的店一家一個味

況且對綠粉來說,在星巴克消費這件事情本身就已經彰顯了階級優越性,單就下午茶來說,星巴克¥66的人均比Costa¥40的人均多上整整26RMB資本的芬芳。

世界上也再沒有第二家咖啡店,能讓一流企業家在點單途中就被勸退。每一個合格的綠粉,都能熟練地說上一串帶著義大利accent的「tall,venti,grande」。

把星巴克杯子和Mac擺在一塊兒拍,是一線城市商務精英奮鬥紀實標配。傳說一家市中心的星巴克一天就能成交上千萬的網際網路生意,在店內每走三步你就能碰上一個暢談「洗盤」、「行業趨勢」的大佬。


但要說這兩家水火不容的紅綠唯粉有什麼共同點,大概就是,他們都搞不明白辦公室里那群喝瑞幸的在想什麼。

每一個出入高檔辦公樓的商務人士都曾有過在狹小的電梯裡被湯唯張震支配的恐懼,鋪天蓋地的藍色海報給無辜的路人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精神烙印

除了張震湯唯,還有那三個身背首席咖啡師頭銜出現了一次又一次的WBC殿堂級冠軍

自從公司電梯裝上了瑞幸的海報以後,職場人士小張在接下來一周坐電梯時的無聊時間裡,背下了這三個素未謀面的大漢的名字。

宮崎……不對……井崎英典……安德烈…啥……安德烈·拉圖瓦達…潘志敏……

太洗腦了,他心想。放眼整個市場,小張也沒見過任何一家連鎖咖啡這麼鑼鼓喧天地打過廣告。咖啡還沒喝上一口,理念倒是記了一堆。

而在小張公司里星巴克Costa兩家唯粉看來,瑞幸天天打折送券的舉動實在是太可疑了,哪有做咖啡生意的一天到晚送羊毛的,再說了,送到手上的羊毛還能叫羊毛嗎?

辦公室喝瑞幸的那群人周周都領著3.8/2.8/1.8的折扣券,客單價好似福利機構造福社會,讓原本靠花錢才能營造的咖啡小資情調蕩然無存。

連帳單都沒法曬,掉檔次,屬實掉檔次。

來源:知乎 混混

但偏偏,那群人又習慣說上一嘴瑞幸用的機器豆子上檔次,並冒出一些難懂的話。

什麼「人用的是IIAC金獎咖啡豆,比星巴克的豆子還要貴10%,豆子保持烘焙兩個月內的新鮮度,更替勤快

什麼「每家都配兩台瑞士頂級全自動咖啡機,一台就得9萬多,出品穩定」。

另兩家的唯粉權當笑話聽,瑞幸錢花在營銷上他們認,但說花在豆子設備上就滑稽了。做連鎖外賣的,哪家豆子不得深焙,誰喝得出來你豆子的品質。

一時間辦公室內外充滿了快活的氣氛。白菜價還捨得用好豆子好機器,難免讓人懷疑這家公司不正經。

來源:知乎 Ray

要知道早在1933年那會兒,摩登小妞上西單喝一頓進口手磨咖啡就得花六毛大洋,抵駱駝祥子拉上一天車。

體面人喝咖啡這事兒跟便宜就沒掛過鉤,如今瑞幸隔三差五發3.8/2.8/1.8折扣券,還宣揚自己的豆子設備比較牛逼,這不是跟另兩家捨得掏錢的粉絲叫板嘛。

來源:文仕文化博物檔案館

況且上咖啡館喝咖啡,喝的是氛圍,是服務,是身份,這是職場咖啡愛好人士的共識。

講究人等咖啡喝咖啡時都得聊兩句,哪兒能跟喝瑞幸的人一樣,線上下個單到店裡拿了就走,太急眼。

但即便如此,小張還是有些動搖:「如果真這麼便宜,就算喝不出來好豆子也不虧。」偷摸摸下單的時候他發現,果真便宜到讓人罵髒話。

小張納悶兒了,店裡咖啡均價二十來塊一杯,對照用的豆子設備的標準,再加上七七八八的費用,已經是高成本低利潤了,還跟瘋了似的亂放券,這還賺個P?

但誰想到還真就有盈利空間,不少人看著瑞幸這兩年燒錢像燒柴都以為它遲早完蛋,沒成想人家悶聲發大財,這錢一點點賺回來了。


來源:燃財經工作室

但他也管不了這麼多。

一是反正從瑞幸這兒薅的羊毛,不是出在自己身上——人甫一上市就去老美那裡募資,再怎麼燒錢也就是用資本主義的腰包,建設社會主義的咖啡

還有點美國韭菜收割機的意思,國民飲品之光,給勁兒。

二是真懂咖啡的人,誰去連鎖咖啡店找存在感吶。小張認為單就香甜程度來說,拿鐵再怎麼加奶也比不上奶茶,更別說美式了,怎么喝都像是苦中藥

至於什麼連鎖哪家好喝哪家難喝,喝習慣了唄。要真讓小張說一嘴,那就是喝起來都內樣兒。

管你是中國人外國人,上連鎖咖啡店消費就已經暴露了你只是需要咖啡因的事實,誰都別端著。

在連續開啟了一周的真香體驗以後,小張已經對上班路上下單,到公司樓下的瑞幸拿上自己的聖誕薑餅LATTE巧克力MUFFIN這一套流程輕車熟路。

他想明白了,反正我也不是專業懂咖啡的,不就是喝這一口咖啡因嘛,喝誰不一樣,還不如喝個性價比高的。

你說是吧?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