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地圖三千

訂閱

發行量:32 

地理大發現時代最偉大的三位地圖學家,一個比一個影響深遠

弗里修斯著有《地區描繪方法手冊》一書,在書中他提出了繪圖方面三角測量的應用原理。他發明了一種方法,通過這種方法把弧形的地球表面呈現在一個平面上,以便用來導航。

2020-01-10 17: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創新的製圖師


16世紀,由傑瑪·弗里修斯( GemmaFrisius,1508-1558年)、亞伯拉罕·奧特柳斯( Abraham Ortelius,1527-1598年)和赫拉爾杜斯·墨卡托( Gerardus Mercator,1512-1594年)等領導的一場製圖業的革命在低地國家(指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三個國家)爆發了。這次製圖中心的北移在很大程度上是出於經濟和商業的原因。已是北歐最繁榮的港口之一的安特衛普( Antwerp)代替里斯本成了歐洲香料貿易的中心;與此同時,佛蘭德和德國的銀行家們則承諾給當時迅猛增長的遠洋探險和考察活動提供資金贊助。

弗里修斯是低地國家的魯汶大學( University of Louvain)地理製圖學院的院長,1530年年輕的墨卡托成為該學院的學生。弗里修斯著有《地區描繪方法手冊》( Libellus de Locorum Describendorun Ratione)一書,在書中他提出了繪圖方面三角測量的應用原理。奧特柳斯——安特衛普本地人,墨卡托的密友——在成為正式的繪圖師之前一直被認為是當時一流的地圖畫家。至於墨卡托,他也許一直就是有史以來最負盛名的繪圖師,似乎他個人就具有解決數百年來困擾繪圖師們的問題所需的想像力和能力。他發明了一種方法,通過這種方法把弧形的地球表面呈現在一個平面上,以便用來導航。

亞伯拉罕·奧特柳斯


從1547年起,奧特柳斯就是地圖業的一個引路人,並迅速經營起了書籍地圖和印刷業的生意。16世紀60年代初,他開始繪製自己的地圖。1570年,他出版了《寰宇全圖》( Theatrum Orbis Terrarum),它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地圖集:是對相同尺寸的地圖的一個收集以及對當時已知世界的一個概述。它以一幅世界地圖開篇,接下來是當時已知的所有大陸的詳圖:美洲、亞洲、非洲和歐洲。其中的第一幅和最後一幅,奧特柳斯也許參考過墨卡托的地圖,而歐洲地圖與墨卡托1554年版的那幅非常接近。至於新大陸部分,原版的那幅圖——可能取材於墨卡托的一幅遺失的地圖——於1587年被換掉了。該地圖對南美西海岸的描述並不準確,一塊令人矚目的陸地出現在太平洋當中。另一方面,北美洲與後來的地圖上的描繪看起來相差無幾——加利福尼亞被恰當地繪成一個半島。
《寰宇全圖》即刻取得了商業上的成功。在它問世後的短短几年間,就被從原版的拉丁文翻譯成荷蘭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和英文。奧特柳斯生前共有21個版本,他去世後又出現了13個版本。除了奧特柳斯在財政方面的精明——把生產和發行的每一個環節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之外,其成功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寰宇全圖》里地圖的質量。奧特柳斯一直堅持認為,只有久負盛名的和頂級的繪圖師現存的最好作品才值得參考,並應對他們的貢獻表示應有的感謝。地圖集每次再版都會進行更新,例如,儘管1570年的原版地圖集包含53幅地圖,但1612年的義大利版地圖集中地圖的數量就了一番。

墨卡托投影


正是赫拉爾杜斯·墨卡托——與奧特柳斯同時代的佛蘭德人——第一個創造了「地圖集」這個名詞,用來描述主宰其生命最後幾十年活動的世界大勘察。正如他所說,他選擇這個詞,「是為了向茅利塔尼亞( Mauritania)國王泰坦·亞特拉斯( Titan Atlas)——一位博學的哲學家、數學家和天文學家——致敬」。
眾所周知,《地圖集》(Atlas)的出版是墨卡托漫長而卓越的製圖生涯的巔峰時刻。當1537年墨卡托製作了他的第一幅雕版地圖——聖地巴勒斯坦的詳細地圖時,他的製圖生涯開始了。此圖印在6張紙上,粘貼在一起就成了一幅相當大的挂圖。第二年,他就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幅《世界地圖》,其他一些重要的地圖隨之迅速出爐,如著名的1554年版歐洲地圖。該圖又一次採用了銅版印刷,但這次印在了15張單頁上,總面積是120厘米×150厘米。

據墨卡托在德國杜伊斯堡鎮(Duisberg)——他從1552年直到去世都居住於此——的鄰居兼其第一位傳記作者瓦爾特·吉姆( Walter Ghim)所述,這位製圖師的《歐洲地圖》「比先前出版的任何類似的地理學成果都吸引了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的讚揚」。儘管有些錯誤顯而易見,比如說在描繪英國的地圖中地名翻譯上的錯誤〔如諾福克( Norfolk),薩福克( Suffolk)和艾塞克斯( Essex)都被寫成村莊而不是郡;以及令人驚訝的遺漏,如斯諾登山( Mount Snowdon)和溫莎城堡( Windsor Castle),表明製圖師缺乏關於這個島嶼的第一手資料。他的一個主要資料來源幾乎完全是一位名叫喬治·莉莉( George Lily)的英國製圖師繪製並於1546年首次在羅馬出版的地圖。

10年後,墨卡托繪製的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斯地圖則非常精確,雖然新信息的確切來源仍是個謎。就此,吉姆不得不說的是「一位貴人從英國給墨卡托寄來了一幅繪製得精益求精的大不列顛群島地圖,並要求他以雕版印刷此圖」"。沒人知道這位所謂的「貴人」究竟是誰,但現在人們認為很可能就是一個名叫約翰·埃爾德( John Elder)的聲名狼藉的蘇格蘭天主教牧師。顯然,埃爾德可以進入都鐸王朝的皇家圖書館,在那裡他可能複製了由英國測量員繪製的秘密圖樣,並於1561年被迫逃離英國時把複製品帶了出來。也許,墨卡托看似不願認可埃爾德的貢獻的古怪表現——如果確實有的話——是這一時期宗教動亂的後果。作為一個新教徒,墨卡托同樣不願意讓自己看似與一個天主教徒有染,尤其是一個贊同推翻伊莉莎白一世並積極支持蘇格蘭女王瑪麗的天主教徒。
正是在1569年,墨卡托出版了為他在製圖界贏得不朽名聲的一種新型世界地圖。地圖的革新之處並不在於它的內容,而在於這些信息是如何被展示出來的,因為墨卡托發明了一種全新而革命性的投影製圖法。南、北極地區被平鋪成與赤道有相同的度數,世界被呈現為一個矩形。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把球體的表面鋪成一個平面,用這種方法使得地球上的每個地方在四個方位上都與其他地方連接起來,這既包括真實的方向和距離,也包括真實的經緯度」。

水手們發現那些隨後根據墨卡托投影繪製的地圖和航海圖是無價之寶,這使得設定比以前更精準的羅盤航向成為可能。在新投影的幫助下,水手們能夠在圖上標出一條航線並通過利用相應的羅盤方位角放心地沿此航線航行。

墨卡托的《地圖集》


墨卡托正是在整理出版1578年版的托勒密的《地理學》一書時,開始著手自己的世界地圖集。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由於患病(在16世紀90年代初他曾兩次中風)、解決資料間的相左問題 以及純粹的刻版工人數量的問題延誤了進度,於是墨卡托以連載的形式出版了他最後的也是最偉大的製圖學巨著。1585年版的地圖集包括51張地圖,主要側重於低地國家、法國和德國。1589年卷又增加了23幅地圖,將涵蓋的範圍延伸到義大利和希臘。1595年的完整版重印了早期發行的74幅地圖,另外添加了33幅新地圖。這些地圖涵蓋了歐洲剩餘的大部分地區,只有葡萄牙和西班牙兩處描述欠詳。墨卡托的三几子魯莫爾杜斯( Rumoldus)和他的三個孫子後來又面加了一幅《世界地圖》、若干幅亞洲和非洲的區域圖,以及一幅《美洲地圖》。

《地圖集》最初出版時並沒有取得商上的成功,因此墨卡托的孫子們將圖版賣給了洪迪厄斯( Hondius)家族,這個家族在阿姆斯特丹經營著一家成功的出版公司。
1606年,他們通過添加另外37幅由約多庫斯·洪迪厄斯( Jodocus Hondius,15631612年)繪製和雕版的地圖來擴充《地圖集》的內容。一種被稱作《袖珍地圖集》(Aras Minor)的更小巧、更便宜的版本也出版了,在1607到1738年間共有25個版本相繼出現。原版的《地圖集》在1606到1641年間也成功地增印了三十多次,書中的拉丁文註解也被翻譯成荷蘭文、法文、德文和英文。這為荷蘭製圖師在17世紀餘下的時間裡繪製的所有所謂「大地圖集」設定了標準。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