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新聞

訂閱

發行量:374 

老闆捲走拆遷款跑路,拖欠13萬元民工工資 律師:討薪難度很大

近日,南京市溧水區居民曹師傅反映,2018年和2019年兩年時間他和二十多位鄉親給當地的一家養豬場做維修工程,總共18萬多的工錢只拿到5萬多,剩下的 是一分錢都要不到了。

2020-01-10 20:1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據江蘇公共·新聞頻道《新聞360》報導:近日,南京市溧水區居民曹師傅反映,2018年和2019年兩年時間 他和二十多位鄉親給當地的一家養豬場做維修工程,總共18萬多的工錢只拿到5萬多,剩下的 是一分錢都要不到了。在調查中記者發現,他遇到的問題很具有代表性。

【給家門口養豬場打零工 老闆卷了拆遷款跑路】

大工260元一天,小工160元一天,在曹師傅的這個本子上,記錄著他和二十多位鄉親兩年來修繕一家養豬場的工作量,2018年和2019年兩年時間的工錢一共是18.6萬元。曹師傅說,他和其他的二十多位鄉親都是南京市溧水區白馬鎮的農民,雖然給養豬場修房、鋪路都是斷斷續續進行的,但這十幾萬元都是辛苦錢。

養豬場老闆袁某是南京市秦淮區人,兩年時間裡,袁某隻支付了5.5萬元的工錢,並且表示,養豬場即將拆遷,剩下的13.1萬元會在拿到拆遷款後第一時間給大家。可2019年11月,袁某在拿了一百多萬元拆遷款後突然就找不到了,電話也不接。

工人杜師傅說,這個工地就在我們家附近,大概有五六公里;既然都在家門口了,想著對方應該跑不掉吧,結果還真的就拿錢跑了。

【因為是私人建房欠薪 多部門表示無法受理】

記者也嘗試著撥打了原某的號碼,同樣是無人接聽。曹師傅說,為了討要十三萬多元的工錢,他們找過當地社區和勞動部門求助,兩個部門讓他們找當地清欠辦公室。1月8日上午,記者陪同曹師傅等人找到了南京市溧水區清欠辦。清欠辦工作人員表示,雖然曹師傅等人被拖欠了建房工資,但這種個人之間的建房工錢的拖欠他們管不了。

南京市溧水區清欠辦工作人員:政府建房的項目我們都忙不過來,私人建房的我們更找不起來。私人建房欠錢溜走,這個只能找公安機關。

隨後,曹師傅等人又找到了當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在受理報警後表示,他們只能對職能部門移交的欠薪進行立案調查。派出所民警補充,這件事派出所可以幫忙調解;但是如果對方一直不肯來派出所,民警也沒有權力限制他必須來,最後還是要走訴訟程序到法院打官司。

【律師:為固定證據 打零工也要做好這些準備】

雖然派出所民警建議曹師傅等人最好通過訴訟途徑討要工錢,但律師表示,曹師傅的工作量記錄本上並沒有養豬場老闆的簽字認可,目前也沒有證據證明曹師傅等人確實在這個養豬場工作過,通過訴訟討薪的難度很大。和曹師傅等人一樣,打短工的務工人員一定要做好證據留存,以備不測。

江蘇崇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淑紅:如果純粹是個人僱傭後建立勞務關係,最好是記帳或者對方打欠條的方式,再者就是雙方之間最好籤勞務合同之類的東西。如果是以完成一個事項為目的,可能還不是勞務關係,屬於承攬工程之類的,但是不管怎麼樣最好是有書面的合同,文字上確定下來。發勞務報酬也好還是承攬的費用,最好採用打銀行卡轉帳的方式確定下來。

如果事實真像曹師傅所說的,這個袁老闆拿了拆遷款之後,並不是付不起曹師傅等人的工錢。逃避的了欠款,能逃避得了人心的譴責嗎? 同時,就像律師講的那樣,我們也提醒和曹師傅類似的打短工的務工人員,一定要學會利用法律的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

江蘇台記者/周會峰 韋少華

(本條新聞版權歸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