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晚報

訂閱

發行量:69 

水城志願者「替烈士回家看爹娘」

「老媽媽,我們來看您來了!」1月4日上午,在莘縣城區一居民小區,聊城市水滴善行志願者協會的10多名志願者,帶著米、面、油等生活用品,來看望張恆朝烈士的母親。

2020-01-10 20:3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老媽媽,我們來看您來了!」1月4日上午,在莘縣城區一居民小區,聊城市水滴善行志願者協會的10多名志願者,帶著米、面、油等生活用品,來看望張恆朝烈士的母親。

當天是該協會今冬第二次開展暖冬行動,志願者們走訪慰問了莘縣、陽穀部分烈士的父母,送去來自社會的關愛。接下來,他們還將開展「為無名烈士掃墓」活動。


烈士父母:時常念叨犧牲的親人

40年前的1979年3月,張恆朝烈士所在部隊在完成既定作戰任務向回撤的途中,遭遇敵人伏擊,在最後的絕境突圍過程中,332名英雄為國捐軀,永遠地留在了南疆。

看到志願者一行到來,張恆朝烈士91歲的老母親很激動。水滴善行志願者協會會長楊新林握住老人枯瘦的雙手,和老人拉起家常。老人有5個子女,張恆朝烈士是唯一的兒子。張恆朝犧牲後,他的三妹張青義成為「接槍妹妹」,18歲入伍,成為一名通訊女兵。談到哥哥犧牲,四妹張隨義眼圈一紅說,40多年過去了,媽媽早就哭幹了眼淚,但還一直非常想念哥哥,特別是現在年紀大了,有時候精神上恍恍惚惚,經常念叨,過年過節時要等哥哥回來,還認為哥哥健在。現在老家櫻桃園鎮薛莊村的房子正準備拆遷,老人暫時沒有地方住,為了照顧老人方便,政府就在城區租了一套樓房讓老人居住,幾個女兒輪流照料。

張隨義說,當年和哥哥一起失蹤犧牲的戰友,莘縣就有12人。這些年來,為了申請為這些失蹤烈士建墓立碑,她經常去這些烈士家了解情況。後來,她了解到山東有67名失蹤烈士,就產生了一個想法,搜集每一位烈士的信息,讓和哥哥一樣犧牲的戰友魂歸家鄉。經過不懈努力,從2005年開始的十幾年裡,她搜集到了270位烈士的信息,最後和其他參戰老兵以及烈士家屬整理完所有失蹤烈士的信息,上交到有關部門。功夫不負有心人,2019年3月12日,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關懷下,332位失蹤烈士英名牆在龍州烈士陵園落成揭幕。

張隨義介紹,龍州烈士陵園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龍州縣上龍鄉弄平村弄平屯,距縣城5公里,共安葬2008名烈士,現為省級重點烈士紀念建築單位。園內有一座高6米的烈士紀念碑,碑主體為一位戰士雕像。烈士陵園分為四個部分,烈士墓排列整齊,其間綠樹點綴,松柏常青,墓體用灰白花崗岩雕刻,烈士英名鑲在碑石正中。此次為332位失蹤(犧牲)英烈修建英名牆得到了國家退役軍人事務部的關心指導,得到了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龍州縣黨委的鼎力支持,在國家和地方政府以及一些老兵的共同努力下,修建英名牆一事得以順利實施和推進


志願者:將紅色基因傳承下去

在莘縣大張家鎮孫莊村,志願者一行見到了劉章虎烈士88歲的父親劉福學和84歲的媽媽劉貴先兩位老人。劉福學行動不便,劉貴先身體尚好,看到水滴善行志願者協會的志願者們前來慰問,他們走到院子裡和每一位志願者打招呼。因為幾位烈士家的距離比較遠,志願者們趕到孫莊村裡已經中午12點半,烈士的妹妹劉英梅十分感謝志願者們前來探望父母,早早地準備好了午飯,熱情地挽留志願者們一起吃。志願者們放下慰問品,幾個人來到院子裡,架上梯子,馬上給老人安裝太陽能節能燈。下午1點多,志願們在路邊餐館一起吃了午飯,然後匆匆趕往下一家。

陽穀縣郭屯鎮趙元村的劉秀英今年已是90歲高齡,有四兒一女,她的二兒子趙洪中(忠)在對越自衛還擊保衛邊疆作戰高平地區戰鬥中失蹤(犧牲)。她的三兒媳劉玉榮告訴記者,老人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胃病,後出現腦萎縮,記憶力大不如以前,偶爾想起二兒子,就念叨著「回不來了,回不來了」,近期又不慎摔傷,只能坐在輪椅上,好在她跟四弟家輪流照顧著,老人的生活還算安穩,每天早晨吃一些雞蛋膏,喝一碗粥,然後由家人推到外面玩玩,如果在平地上,老人自己可以轉動輪椅前行,鍛鍊一下身體。

劉秀英老人的三兒子趙洪民說,二哥當年在山東萊陽當兵,犧牲於1979年3月,那一年的農曆八月份,陽穀縣民政部門工作人員來到家裡,為二哥開了追悼會。去年年初,莘縣櫻桃園的張隨義跟他聯繫,說廣西龍州烈士陵園新建了烈士英名牆,趙洪中烈士名在其中,請他一起去掃墓。去年3月9日,他和大哥一起去了廣西,當時的同行者還有陽穀的3個家庭、莘縣的7個家庭。到達後,他們受到當地的熱情接待,來自全國各地兩三千人共同參加了2019年3月12日上午11時舉行的烈士祭奠儀式和英名牆揭幕儀式。

這次暖冬行動,志願者分兩路,共慰問走訪了5個烈士家庭。志願者們除了為烈士父母準備了大米、麵粉、食用油、牛奶等生活必需品,還為老人們準備非常實用的洗腳木盆,志願者馬廣金為老人們捐助了價值兩千元的太陽能節能燈。所有這些生活用品的支出全部來自志願者捐助的善款。

楊新林表示,近幾年,政府在關懷烈屬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各級政府進一步加強烈屬撫恤優待政策,提高烈士父母的撫恤標準,國家規定烈屬享受教育、就業、養老、住房、醫療等方面的優待。物質的保障對烈士父母來說固然重要,但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對這些烈士的父母,特別是獨居、失獨烈士父母來說,晚年寂寥,年老孤獨,他們生理和心理上都急需社會的關心,所以陪伴同等重要。下一步,水滴善行志願者協會將會聯繫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其中,一起關懷烈士父母,使他們在心靈上得到慰藉。

此外,該協會還了解到,作為革命老區的聊城,各縣市區幾乎都建有烈士陵園,安葬著為國捐軀的革命先烈,其中不少是無名烈士。由於戰爭年代的特殊性,這些烈士犧牲後個人信息卻不為人知,當地部門只能收斂烈士遺骸,幾經輾轉將烈士的骨灰送到烈士陵園保存、祭掃,有的甚至只有一座墓碑。楊新林說,由於沒人知道這些烈士的姓名,因此從來沒有家人前來祭掃。這是一件讓人感覺非常遺憾的事情,應該有人為這些無名烈士掃墓,因為他們是我們最可愛、最不能忘記的人。所以,該協會打算搜集整理相關信息,以活動的方式,呼籲、引導志願者或社會愛心人士在清明節、國家公祭日等節日為烈士掃墓,將先輩們的革命精神和紅色基因傳承下去。

全媒體記者 張目倫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