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報

訂閱

發行量:2498 

戶外直播亂象調查:撩妹、泡妞成推廣標籤,有女主播強吻大爺被拘

1月9日,南都記者搜索發現,有戶外主播以「撩妹」、「公園泡妞」等作為標籤,也有男主播專門以女性路人作「目標」,在遭到拒絕後強行跟拍、搭訕。

2020-01-10 20:4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日前,海南三亞針對當地大東海景區曾出現的「十步一主播」亂象提出整治工作方案,「不文明戶外直播」話題再次引發關注。

近年來,戶外直播的熱度居高不下,隨之而來的「搭訕式」直播、「騷擾式」直播也頻頻發生。1月9日,南都記者搜索發現,有戶外主播以「撩妹」、「公園泡妞」等作為標籤,也有男主播專門以女性路人作「目標」,在遭到拒絕後強行跟拍、搭訕。案例顯示,2019年7月,一名女主播在騷擾路人後因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了8天。

「對於在直播中出鏡的路人,需要獲得使用其肖像的權利,主播才可播出有其出鏡的畫面。」艾媒諮詢高級分析師劉傑豪認為,戶外直播團隊的專業性仍有待提升。「直播團隊需要嚴格把控直播內容,可以通過預溝通、預演等形式規避觸犯行人隱私或違反景區規範等問題,保證直播內容的合法合規性。」

新華社相關評論文章日前指出,叫停「被直播」有利於保護公民的「生活安寧權」不被侵害。

三亞大東海叫停「騷擾式」直播,夫子廟曾接到路人投訴

近日,海南三亞發布的《三亞市2020年元旦春節暨旅遊旺季綜合整治工作方案》(下稱「方案」)引發關注。方案中針對大東海景區直播現場的監督管理提出了具體要求,包括「嚴厲打擊騷擾遊客路人、對路人進行低俗言語挑逗、與路人進行騷擾類身體接觸以及未經同意強行跟蹤拍攝路人等行為」。

2019年,大東海景區曾因「十步一主播」的情況受到眾多遊客投訴。1月2日,三亞大東海經營管理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向南都記者介紹,2019年,曾有眾多主播前往大東海景區直播,由此引起針對不文明直播行為的投訴量也大幅增加。「去年12月中旬,大東海景區網絡直播亂象整治小組巡邏景區之後,不文明直播的情況大有好轉,我們基本沒有再接到遊客投訴。」

據悉,2019年12月中旬,三亞市吉陽區旅遊文體局曾聯合吉陽區綜合行政執法局、三亞市公安局紅沙派出所大東海警務室等有關單位成立整治小組,對大東海景區內進行直播的人員進行勸誡,採取輕者口頭教育、情節嚴重者或將沒收直播設備等方式進行處罰,整治行動為期兩周。

「整治活動後,不文明直播的情況大有好轉,我們基本沒有再接到遊客投訴。」三亞大東海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前述負責人稱。

類似的不文明直播也曾在南京5A景區夫子廟上演。

據公開報導,2017年6月19日,一名身穿芭蕾舞服的男主播在夫子廟進行直播,期間不時做出不雅舉動,還有路人因遭到其騷擾向城管進行投訴。畫面顯示,這名主播在其直播期間還拍攝了現場執法人員,「來看看城管是怎麼治我的。」 在勸離無效的情況下,執法人員試圖強行帶走該主播,雙方隨即發生爭執。最後,執法人員合力將該男主播控制,強行將其帶離景區。

經調解,該主播保證不再在夫子廟進行類似的直播。夫子廟秦淮風光帶風景名勝區管委會景區管理處城市管理科科長張威在接受媒體時表示,景區並非禁止網絡直播,如果是正面積極健康的宣傳景區是歡迎的。「一方面他(主播)引起了人員聚集,另一方面他的行為與我們景區形象不符。」

有戶外主播以「撩妹」為看點,有男主播專門搭訕女性路人

1月9日,南都記者在多個直播平台上搜索發現了多十名主播在三亞大東海的直播回放或短視頻,這些內容大多涉及女性遊客身著泳衣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或玩水的畫面,標題中多會突出「大東海沙灘上美女如雲」、「俄羅斯美女在中國」等。除了景區,人流量較大的商業區、廣場也是戶外主播們常會選擇的直播地點之一。

1月9日,南都記者在多個直播平台觀看了戶外直播,看到主播們除了走上街頭進行唱歌、跳舞等表演引發路人駐足之外,主播在直播期間與路人的互動、聊天也是吸引打賞的一大亮點。此外,還有戶外主播在直播標題中打上了「撩妹」「公園泡妞」等標籤。

以一位名為「洪大*」的男主播為例。1月9日18時,該主播正在廣州進行戶外直播,直播內容以在街頭搭訕女性路人為主,並向粉絲表示「有男朋友我也上」。「美女你這麼漂亮,你也是主播嗎?」「我的粉絲都誇你好看,你有對象嗎?」「美女,我可以花錢買你的時間嗎?」該主播除了直接打招呼外,也會以調侃段子作為開場白。

在邀請聊天遭到拒絕後,該主播或堅持繼續跟拍找話題,或是尋找下一個「目標」,10分鐘內先後搭訕了7名女性。

期間,有女性在被搭訕後不予理睬或者馬上轉身離開。這名男主播與路人搭訕互動期間,直播間內打賞不斷,也有用戶通過彈幕提醒,「會嚇到人家的」、「保安大哥盯著你」等。

「相對傳統的室內直播,戶外直播目前還是一種新型的直播方式,尤其在旅遊、文化等內容上契合度相當高。另外,戶外直播的空間多樣性,能夠在直播的內容、情節等方面創造出新的直播形式,給用戶帶來嶄新的感官體驗。」在艾媒諮詢高級分析師劉傑豪看來,戶外直播的走紅受多種因素影響。「結合戶外的實際情況,主播能夠與用戶有更貼近、更親密的互動,從而能夠提升整個直播的表現力,吸引用戶參與到直播當中。」

與此同時,劉傑豪認為戶外直播也有一定的侵權風險。

「除了明確的法律侵權風險外,在未經充分溝通的情況下,戶外直播極有可能與路人產生口角等糾紛,從而可能引發社會治安事件,對主播以及平台產生嚴重不良影響。」劉傑豪說。

曾有主播騷擾路人被拘,多平台規則涉戶外直播規範

2019年7月,安徽合肥曾發生過一起主播騷擾路人後因尋釁滋事被拘留的事件。報導顯示,一名女主播為了引起關注,試圖通過「騷擾」路人的方式吸粉。事發當日,這名女主播見到了一名去市場買菜的七旬大爺,該主播馬上衝上來,用手勾住大爺的頭進行「強吻」。擺脫糾纏後,這名大爺隨即報警。這名女主播最終被合肥市廬江縣公安局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了8天。

另據甘肅省公安廳通報,2016年12月,一名男性主播為了吸引粉絲,直播期間在街邊以拉扯陌生女子的胸帶等方式騷擾女性,脫陌生人褲子,往路人臉上抹狗屎,甚至冒充警察檢查賓館房間。最終,該男主播因擾亂社會秩序被拘留15天。

由於戶外直播中的不可控因素較多,直播平台也常在平台規則中對戶外主播的行為提出了要求。2015年,鬥魚直播平台就曾針對戶外直播發布《維護網站和諧,鬥魚戶外直播版塊內容凈化公告》,稱某些戶外直播內容已經偏離平台初衷,部分主播以低俗標題來吸引觀眾眼球,更有甚者為了吸引人氣出入聲色場所或直播低俗內容。《鬥魚直播內容管理規定》中還提到,嚴禁在主播在直播過程中出現騷擾、擾亂周圍居民的正常生活的行為;主播在進行採訪、拍攝活動時,應告知參與者正在進行鬥魚的直播,若被拍攝者拒絕進行,應立即停止該行為。

酷狗直播平台則將未經允許與公眾進行互動列為「C類輕微違規項」,違反該項要求的懲罰包括警告2次,封號1天。規則說明中列舉了5項涉及「傳播侵犯他人人身權的內容」,包括未經他人授權使用肖像、圖片等,未經當事人同意進行任何形式的採訪、與公眾進行互動提及他人隱私信息等。

《虎牙主播違規管理辦法》也提到,未經當事人同意,禁止主播進行任何形式的採訪、與公眾互動及其他可能泄漏他人隱私信息的行為。《快手社區管理規定(試行)》中同樣禁止對路人進行惡意偷拍、惡搞,進行低俗言語討論等行為。

律師:未經允許跟拍搭訕涉嫌違法,侵犯路人肖像權

2016年11月4日,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發布《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其中提到,網際網路直播服務使用者不得利用網際網路直播服務侵犯他人合法權益。

「根據《網際網路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相關規定,戶外主播在擅自跟拍時已侵犯路人的肖像權。另外,我國法律明確保護公民肖像,任何人對於自身肖像權享有被他人拍攝或不拍攝的權利。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陝西恆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趙良善表示,未經允許跟拍搭訕涉嫌違法。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相關規定,戶外主播的強制跟拍行為還涉嫌尋釁滋事,屬於追逐攔截他人,將面臨罰款、拘留的行政責任。」趙良善稱,戶外直播雖然被法律許可,但直播方式必須合法。「主播在跟拍前應當徵得他人同意,且告知他人直播用途,如他人拒絕或者未同意,均不得強行跟拍。」

劉傑豪認為,直播團隊除了需要嚴格遵守法律法規,還要注意直播當地社區、景區的管理規範及所在平台的管理要求。主播也需要提升個人素質,充分尊重他人的肖像權、隱私權等權利。

「對於在直播中出鏡的路人,需要獲得使用其肖像的權利,主播才可播出有其出鏡的畫面。另外,直播團隊專業性也需要切實提升。例如在內容規劃方面,直播團隊需嚴格把控直播內容,可以通過預溝通、預演等形式規避觸犯行人隱私或違反景區規範等問題,保證直播內容的合法合規性。」劉傑豪說。

采寫:南都記者 秦楚喬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