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影評

訂閱

發行量:61 

「片場暴君」、難以合作的王家衛後面,是對電影的極致追求

電影的完美,是每一個導演追求的目標,所以,為了讓整部電影沒有瑕疵,導演們往往會對演員很嚴苛,甚至嚴苛的程度會讓大部分演員受不了。

2020-01-10 23:46 / 2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小微影評第17期

王家衛的電影是一個具有獨特的、或者說是虛無的世界,雖然根據影片不同時代的設定、空間的設定也不同,但是他描寫的世界總是一樣的 。他以別樹一幟的電影觸覺和細膩的感情刻畫寫聞名遐邇。

一部戲能夠獲得成功,離不開演員的玩命演出,也離不開導演的盡心盡責。電影的完美,是每一個導演追求的目標,所以,為了讓整部電影沒有瑕疵,導演們往往會對演員很嚴苛,甚至嚴苛的程度會讓大部分演員受不了。

好的導演,或多或少都對電影的拍攝有點「潔癖」,他們追求電影細節的絕對完美,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觀眾的負責。這樣的導演中,周星馳是一個很突出的例子。

「一年一影帝,百年周星馳。」

這是影迷們對周星馳最大的褒獎,也是對他的鞭策。周星馳是華語影壇上的一面旗幟,被譽為中國的查理·卓別林 。作為「無厘頭」文化的代言人,他的電影風格已經成為無數導演電影拍攝的範本,他創造的很多台詞,也成了幾代人的「口頭禪」。

然而,在無數光環的後面,周星馳作為導演的身份背後,他還是一個片場「暴君」。得罪了很多當時合作的演員。

當年拍攝《武狀元蘇乞兒》時,一起合作的演員張敏因為將台詞「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說成了「一人之上萬人之下」而被周星馳當面指責,尷尬不已。當時張敏認為,反正後期有配音,說錯了沒關係。但周星馳堅持讓張敏再說一遍。張敏最後NG了幾次才讓周星馳滿意,但這也導致了後來張敏和周星馳合作的電影越來越少。

當時張敏的感受是:你一個演員,和我平起平坐,又不是導演,導演都沒說啥,你幹嘛對我指手畫腳?

後來張敏也逐漸明白了,周星馳之所以這麼做,是對電影的要求更高,也希望其他演員能配合。

到了周星馳自己開公司,當導演之後,「片場暴君」這種特性就越來越明顯了。2019年《新喜劇之王》上映前夕,官方就播放了拍攝時周星馳的一個特輯,視頻中,周星馳為了一句台詞,直接把主演之一的景如洋弄哭了。

像這樣的「片場暴君」並不止周星馳一個,頂級的導演,或多或少對自己的電影拍攝都有「潔癖」,周星馳的身後,我看到了另外一個導演:王家衛。

沒有劇本的「墨鏡王」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的拍攝片場,我們總能看到這樣的一個身影,他靜靜地坐在片場屬於導演的位置,戴著一副黑色墨鏡,坐在監視器前安靜地看著演員表演,這個人就是王家衛。出席頒獎儀式的時候,他也喜歡戴著墨鏡上台。因為酷愛戴墨鏡,後來圈內人士和影迷們送給了他一個雅號:墨鏡王。

關於喜歡戴墨鏡的這個「癖好」圈子裡流傳著這樣的段子:在拍攝《旺角卡門》時,由於沒有完整的劇本,王家衛經常會根據拍攝的情況以及演員在表演中所展現出來的特點,當晚對故事進行修改,一直改到凌晨,才疏忽睡去。在高強度的工作中,因為擔心劇組成員和演員看到他的疲憊和慌張,性格本就內斂的王家衛就戴上了墨鏡。在今後的拍攝過程中,他就再也沒有摘下來過。

電影拍攝沒有劇本,也成了王家衛飽受詬病和演員叫苦連天的「根源」。

1992年,王家衛和好友劉鎮偉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澤東電影公司。公司成立之後,劉鎮偉留在了香港,王家衛則帶著一群巨星奔赴榆林,拍攝他的新電影《東邪西毒》去了。那一年,徐克導演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大獲成功,主演林青霞一襲紅衣火遍亞洲,在香港掀起一股「武俠風潮」,一直喜歡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的王家衛也想拍一部風格迥異的武俠片。

劇組風風火火跑到榆林之後,作為主要演員的張曼玉卻很頭痛,因為每天她都有無數的問題想問導演王家衛。

我的角色是怎樣的?


故事裡發生了什麼?

但是沒有人告訴她。無奈之下,她只好去找梁朝偉訴苦。梁朝偉和王家衛已經在此之前已經合作過幾部電影,比較了解王家衛的風格。他開解張曼玉:放鬆點,按照他說的意思辦就行,不用太緊張。

張曼玉很奇怪:你怎麼都不上心?其實梁朝偉也倍感無奈,他回答說,不是不上心,而是根本做不了什麼,因為即使你跑去問他,他也只會敷衍回答,好讓你閉嘴。

後來拍《2046》的時候,日本演員木村拓哉遭遇了同樣的「痛苦」,拍攝現場,王家衛對木村拓哉說:你在等人。木村拓哉一臉懵,因為沒有劇本,他也不知道在拍什麼,就反問了一句:我在等誰呢?王家衛急了,他說:不,不不不,你不是在等誰,你在等一個人。準備……開拍。木村拓哉依然懵圈,但是拍攝已經開始了。

打那之後,木村拓哉再也沒有和王家衛合作過。


到了《重慶森林》的拍攝,林青霞的痛苦不亞於張曼玉、木村拓哉。後來回憶起那段拍攝經歷,林青霞最大的感受就是茫然。

當時整部戲導演就讓我在重慶大廈走過來,再走過去,也不告訴我劇本,所以我其實都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演的是一個女明星,直到開槍那場戲,我才知道自己是一個女殺手!

王家衛的電影「潔癖」


如果說沒有劇本是導演王家衛的特點,演員還能勉強接受的話,那王家衛的另外一個特點就對自己拍攝的電影有著特別的「潔癖」,不能拍攝出自己想要的效果,就一直拍下去。10遍,20遍,甚至更多,一直要拍攝到自己「找到感覺為止」。這是王家衛的電影執念,也是他對電影的終極追求。

為了找到這份「感覺」,許多演員在王家衛面前有苦難言。

據說當年拍攝《阿飛正傳》時,梁朝偉被王家衛弄哭了。電影里梁朝偉的戲份並不多,但微了拍攝,梁朝偉還是在片場待了半個多月。終於輪到他了,王家衛安排他拍一場吃梨的戲,王家衛一共讓他拍了27次都沒找到「感覺」,一直不停喊cut。

終於拍完之後,梁朝偉回去就哭了,開始懷疑人生:不就吃個梨而已,自己演得有這麼差嗎?

當時的他正在和劉嘉玲拍拖,劉嘉玲看到偉仔哭得這麼委屈,非常心疼,覺得王家衛在欺負自己的男友偉仔,找到王家衛,質問他:你到底想怎麼樣嘛?

很快,這種痛苦就輪到劉嘉玲了,她在電影里也有戲份。王家衛讓她演一段擦地板的戲,王家衛讓她擦了20多遍。可是還是沒達到王家衛想要的效果。劉嘉玲都快崩潰了。

「感覺不對,反正就是不對」

直到拍了27遍,劉嘉玲已經累得滿頭是汗,王家衛才喊停,劉嘉玲鬆了一口氣,總算是通過了。


也許梁朝偉和劉嘉玲當時不明白,但是多年之後,那些經歷過王家衛「嚴苛」對待的演員們都會恍然大悟,王家衛是一個對電影精益求精的導演,他執著於自己的「感覺」,如同雕刻家面對自己的作品,精雕細琢之後,一旦不滿意,他們寧願捨棄掉,寧願要一個完美的成品,也不願意要一個有些許瑕疵的殘次品。

讓人又愛又恨的王家衛

儘管王家衛如此「苛刻」,可是,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巨星願意和王家衛合作?

這是困惑著很多影迷的問題,但細細想來,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在王家衛的電影里,他們能夠在光影世界裡留下別的導演所不能給的「倩影」。

王家衛的「御用」攝影師是杜可風,一個攝影界的天才,就像張藝謀之於趙小丁。王家衛有了杜可風,王家衛的電影如虎添翼。

舞步空靈嫵媚的張國榮,

唇紅齒白充滿憂鬱的張曼玉,

眼波流轉讓人銷魂的劉嘉玲,

慵懶而不失深情的王菲,


就算是芳華不在的潘迪華,也能留下如此驚鴻一瞥!

江湖上還流傳著這樣的消息:凡是演王家衛的電影,最後都能獲獎。

拍《旺角卡門》,張學友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劉德華、張曼玉、萬梓良都獲得了最佳男(女)主角獎提名,

拍《阿飛正傳》,張國榮獲得香港第10屆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美術指導、編劇、導演、造型設計、剪輯都囊括在內。

拍《東邪西毒》,張國榮獲得第1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主角。

……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許多明星都知道,除了能獲獎,王家衛還能將一個明星,變成一個「演員」。明星憑藉青春年華所帶來的流量,可以火上幾年,但演技上的提高才是立身之本。

王家衛擅於發現不同演員的不同特點,並將各自的特點挖掘出來,成為演員身上獨特的魅力。

現在影視劇中的「四小花旦」中,趙麗穎是出名的「拚命三娘」,在90年代的香港,港姐出身的張曼玉同樣拍戲勤奮,曾一年拍戲12部,有「張一打」之稱,但張曼玉因為長相太美一直被當做「花瓶」。在拍戲時,新人導演王家衛在現場告訴她

你如果想表現悲傷,就需要先忍住,不能直接哭出來。

因為這句話,《旺角卡門》最後一場張曼玉告別劉德華的戲,被業內看成張曼玉後來悟到「明星只是一時,演員卻是永遠」的起點。


在王家衛身上,有太多的標籤:「片場暴君」、「拖稿王」、「墨鏡王」……

但有一個標籤卻格外顯眼:電影天才。

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李安曾說:我哪裡是什麼電影天才,王家衛才是!他是一名卓越的電影人,我不知道還有哪位電影人能夠吸引如此多的興趣、爭議、讚賞和模仿,只有王家衛會那麼干,我嫉妒王家衛。

好的導演,都有其多面性,他們飽受爭議,只為經典而奮鬥,只為理想而奮不顧身。可惜的是,這些年來,這樣的「王家衛」們越來越少了。我們多希望,這樣的「暴君」多一些,這樣對電影保持極致認真的導演再多一些,再多一些……

參考資料

1,知乎《如何評價王家衛》

2,百度百科:王家衛

3,《李安談王家衛的電影藝術》

4,《年少不懂王家衛,讀懂已是過來人》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