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1960

訂閱

發行量:5 

我是一名鄉衛生院醫生,面對殘疾女兒和白血病兒子,卻無能為力

2020-01-10 23:5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自拍我的故事#我叫姚紅利,今年41歲,家住洛陽市嵩縣車村鎮。我是鄉衛生院放射科的一名醫生,也是兩個娃的母親。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救死扶傷,如今面對自己的一雙患病兒女,卻無能為力,我感到很無助。圖為患病的兒子坐在病床上。

2004年,我結婚了。兩年後,我的女兒邱椰涵出生了,她是一個早產兒,體弱多病伴隨著她的整個童年。女兒兩歲時,同齡的孩子早都會走路了,但她卻行動遲緩,我帶她到醫院檢查,被確診為肢體殘疾。大夫說,娃的運動神經受損,將來會影響走路。圖為11歲女兒和6歲兒子的合影。

我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帶著女兒四處尋醫,甚至跑去北京給女兒做康復治療。經過多次康復治療後,女兒逐漸能獨立走路了,雖然搖搖晃晃,但我知道這對女兒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2011年,兒子邱藝涵的降臨,給這個沉悶的家庭帶來了希望。然而,平靜幸福的日子卻很短暫,去年8月,兒子得了一場重病,讓美好的生活戛然而止。圖為我給兒子擦手。

那個炎熱的夏季,兒子突然發高燒,我帶他去縣醫院打針治療後,不見好轉,後來又帶他到市醫院檢查,被確診為急性淋巴B細胞白血病。聽到這個消息,我腦子一下懵了,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我反覆跟大夫核實後,確認兒子得了血液病。圖為護士給兒子做檢查。

大夫建議我們去北京大醫院治療,說那裡的治療經驗豐富,但費用很高。我們家給女兒做康復治療,早已家徒四壁。可是我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兒子離我而去? 我哭著對丈夫說:「咱們女兒身患殘疾,如果兒子再有個三長兩短,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啊?」經過深思熟慮後,我們決定帶著兒子北上求醫。 在北京一家醫院,主治大夫說娃要進行16個化療療程。兒子剛上化療藥時,感到渾身無力,精神狀態很不好。圖為兒子坐在病床上看著遠處。

同病房的病友告訴我,這是化療初期的正常反應,也是每個白血病孩子都要經歷的,他鼓勵我的兒子要加油。4個療程結束後,兒子頭髮掉光了,情緒也變得很暴躁,經常衝著我發脾氣,我心裡也不好受。圖為兒子坐在病床上忍受著病痛。

主治大夫說,要注意娃的飲食衛生,不敢讓娃感染,否則病情就會加重。為了保證兒子的飲食衛生,我們在醫院附近跟別人合租了一間房,面積不足10平米,月租3500元,丈夫每天在出租房裡給兒子做飯。 隨著兒子治療的深入,驟增的醫藥費讓我們吃不消了。丈夫白天給兒子做飯,利用空餘時間還兼職給超市送貨,每月有4000元收入。有次丈夫送完貨回到病房,我看到他臉色憔悴,褲子上還沾滿了泥土,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圖為丈夫給兒子送飯。

女兒今年13歲,她在老家上小學六年級,平時住校,周末由我妹妹接回家照看。幾天前,我給女兒打了一通電話,跟她說了下弟弟的病情,她心裡很著急,在電話里說:「媽媽,我不要再做康復治療了,將省下來的錢先救弟弟吧,他病得比我重。」聽了女兒這番話,我幾度哽咽。圖為我給兒子沖藥。

兒子患病前,我是鄉衛生院的一名放射醫師,每天給病人做CT檢查,每月3000元收入。兒子患病後,我在單位辦了停薪留職。我常常在想,我每天面對無數的病人,如今自己的兒女身患重病,卻束手無策。每次想起這些,我就會感到很絕望。圖為我整理兒子的病歷單。

有天夜裡,兒子趴在我的耳邊說:「媽媽,我的病能治好嗎?什麼時候能回家過年啊?」聽了兒子的話,我心裡一陣酸楚,牽著他的小手說:「兒子,你要聽醫生的話,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無論在哪裡過年,爸爸媽媽都會陪在你身邊。」圖為兒子躺在病床上休息。

此前給女兒做康復治療就花了30萬多元,兒子化療4個月花了10萬多元,家裡現在實在沒錢了,至今欠有4萬多元外債,大夫說兒子的後續治療費還需60萬多元。如今,我的兒子仍在醫院接受化療,隨著藥物劑量的增加,不知道他能不能撐得住,但我會始終牽著他的手。圖為我抱著兒子,希望他早日康復。

如果你想獻出一份愛心,直接掃描二維碼即可查看項目詳情,進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掃碼,可將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在民政部指定的網際網路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發起募捐,並負責項目的審核、執行及信息反饋。該項目最終解釋權歸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所有。監督電話:400-006-9958。

關於「感光計劃」:是2018年7月12日由今日頭條攜手中國攝影家協會與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等具有公募資格的慈善組織聯合發起的公益項目 ,參與項目的公益攝影師,在符合《慈善法》要求的基礎上,將通過自己的頭條號持續發布反映救助線索的公益圖片,為有需要的受助人連接社會募捐需求。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