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朱成玉美文:黃昏是生命的琥珀

黃昏之美,在於它的遲暮,在於它不可更替的憂傷。    我用胸膛愛你,我用我的額頭貼緊你,那是我的精華所在,我所有的才華都凝聚於此,我只想把我能想到的最美妙的文字,都獻給你,黃昏。    黃昏,你是沉澱下來的酒,讓萬物的臉龐紅潤,醉眼迷離。

2020-01-10 01:1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黃昏之美,在於它的遲暮,在於它不可更替的憂傷。

  
  我用胸膛愛你,我用我的額頭貼緊你,那是我的精華所在,我所有的才華都凝聚於此,我只想把我能想到的最美妙的文字,都獻給你,黃昏。
  
  黃昏,你是沉澱下來的酒,讓萬物的臉龐紅潤,醉眼迷離。
  
  螞蟻頂著一顆飯粒兒,在暮色里趕往自己的巢穴,這個標點一樣的背影,令我心生感動。那或許是一位父親,滿載著兒女的期望,匍匐而行。
  
  如果可以,我寧願去做一隻,在清晨頂著露水,四處覓食的螞蟻,也不去沾惹,這令人憂愁的暮色。那裡面含了太多的紅酒,我怕醉得一塌糊塗,錯過明天早上,與第一縷朝陽的約會。
  
  而此刻,我和我所剩無幾的青春,都被困在黃昏的琥珀里。
  
  

黃昏里,我從一個老人手裡買了新鮮的椰子,迫不及待地插入吸管。我沒有見過大海,但此刻,我吮吸到了它。

  
  黃昏里,對弈的長者時而運籌帷幄,時而征戰殺伐,棋盤很小,棋局很大。
  
  小飯館的黃昏酒氣熏天,一個炒三絲兒,半斤燒刀子,兩碗大米飯,一個男人輕而易舉就把這一天賣出去的力氣給贖了回來。
  
  老闆娘略有姿色,在黃昏里呷了一口酒,霞光漫到臉上,越發楚楚。她熱情好客,男人們流連忘返,一邊喝著酒,一邊逗著樂子,真真是美事一樁。男人若是一斤的酒量,和老闆娘搭上一句話,定會再多喝個二兩。
  
  門口的小酒幌油漬漬的,在黃昏的風裡左右搖擺,像喝得閃了腳的男人們。
  
  養老院的黃昏餘溫尚在。靠著牆根靜坐的老人,微閉雙眸,在回憶里摸爬滾打,老人的一生波濤洶湧,最後蜷縮在黃昏里,平靜得像一個標點。
  
  他枯萎著,像熟透了的軟踏踏的蘑菇。
  
  孩子打來電話,詢問養老院的衛生和伙食,老人一共說了七次「蠻好的」,躲在牆後邊偷聽的院長帶著一絲滿意的神情轉身走開。
  
  

兒女們還在奔忙,世界還在旋轉,唯獨這裡的黃昏,靜如處子。
  
  他喜歡靜,轉一下身都不情願。黃昏里的最後一點光,絮進了他百褶叢生的皮囊。
  
  生活的黃昏,沉澱著滄桑之美。你捨得花多少力氣,就搬得動多少璀璨之石。那珍藏在生活內部的璀璨之石,從不肯輕易把耀眼奪目的一面亮給你,你看到的經常是它的背面,就像這黃昏的琥珀。
  
  遙遠的鄉下,木匠把房屋搭建在水邊,他說要讓婆娘坐在屋子裡就能看到水裡的晚霞;鐵匠在打制鋤頭,這世上沒有被耕種的土地並不多,所以,他並不急切,他緩慢地生火,緩慢地分揀碎鐵。
  
  一排排炊煙升起,女人們紮上碎花圍裙,為辛勞的男人準備晚餐。
  
  牧羊人的狗跑得飛快,許是主人允諾了它,晚上要多給它幾根骨頭吧。
  
  孩子們背著書包,溜著牆根往家走,不知是貪戀那上面留存的白日的體溫,還是喜歡那牆上慢慢遊走的影子。
  
  

人生,說簡單就簡單,一個日子追著一個日子,嘩啦啦地過。說複雜也複雜,一個日子一團麻,這團未理順,後一團又堆上了。
  
  黃昏的光線柔和,具備油畫的質感。在這樣的黃昏里,你會發現,,你心裡有個小熨斗,什麼樣的褶子都平平展展了,在你心裡最柔軟的地方,變得更柔軟。
  
  我在黃昏,我無所畏懼。
  
  即便到了生命的黃昏,又有何妨!生命是一場場約會,最後與死亡的約定,又何嘗不是最絢爛的落幕?
  
  一塊一塊的霞光,為這個黃昏打著慰藉的補丁。天氣預報說,從夜裡開始,有零星小雨,預計將會持續一周左右。如此,我還怎肯捨棄這璀璨的暮色,儘管它如此令人憂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