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侃娛樂

訂閱

發行量:71 

王朔要給留遺產、戀愛黃立行10年不結婚,他們著了徐靜蕾什麼迷?

在一次採訪中,面對鏡頭,徐靜蕾笑著回憶種種:「名利只是人生當中的一部分,無論今天是好還是不好,我們真的都是在路上,在人生的某一個階段而已。所以都不要太得意,也不要太難過。」

2020-01-10 05: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月2日深夜,徐靜蕾在社交平台曬出了一組與朋友們的合照,並配文:「說好了要肥肥樂」。

照片中,許久未露面的徐靜蕾打扮休閒,面對鏡頭笑得放鬆愜意。

在陽光下,雖然眼角細紋難以遮擋,但皮膚仍光滑透亮,的確能看出老徐保養得非常不錯。

出道被高曉松評價為真正的「北京大颯蜜」,被王朔誇讚「地球人都無法阻擋她的魅力。」

2019年7月份被網傳懷孕,直接丟出健身房照片,配八個字:人言可畏,老子減肥。

寫博客,點擊量上億全網最高;拍電影,成為內地第一個票房過億的女導演;寫書法,是第一個擁有自己字體的女演員。

談感情,從王朔到黃立行,至今仍是未婚,19歲起男朋友就沒斷過,卻總能跟每個前任成為朋友。

從出道至今,老徐身上好像有種獨特的「少女感」。這種少女感並不是指年齡和生理上的青春,更多的是一種心境——永遠洒脫利落,像是未被世俗染指的少女。

現在,老徐逐漸退居幕後,侍花弄草,旅行寫字,重拾畫畫,她在「逐漸回歸更本真的自我」。而再度回首這數十載的娛樂圈沉浮,徐靜蕾好像從來都只是遊走在邊緣,像個「異類」,卻不妨礙輿論總是偏愛她。

要問老徐魅力常駐的方法,一路濾過,九個字足以概括——

人言可畏,可勁兒去造。

一、寫得一手好字

「小時候慘一點,可能是件好事。」

徐靜蕾一生的輝煌坦途離不開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就是她的父親徐子健。

1974年,徐靜蕾出生在三里屯的一個普通居民區,祖籍湖南,並不算正宗的北京老炮,卻也算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姑娘。

當時還沒恢復高考,電腦打字也沒興盛,徐子健琢磨著寫一手好字才是那個年代最具競爭力的技能,將來到哪個單位都不愁。

於是,閨女一出生,做爹的就備好了一套筆墨紙硯和書法教程。

三歲的年紀,別的小孩還在吵鬧著看電視上的動畫片,小徐就得端端正正地坐在書桌前學習顏體。

抱著墨汁和一堆紙跑少年宮學習考試,一天下來滿手都是墨,身上也都是墨。

功夫不是白練的,1984年,徐子健趕著當時的經商熱潮,也辭職下海開了家霓虹燈廠。

生意做得紅火,訂單不斷,當時燈箱上的字要人工手寫,徐子健想都沒想,大手一揮,這任務就落徐靜蕾身上了。

徐靜蕾也沒讓人失望,寫的字不僅掛滿了北京的大街小巷,當時看過一些徐靜蕾書法的人,都拍手稱讚,說這功底得至少五十歲的人才寫得出來。

一路上學都是靠著書法保送,徐靜蕾壓根沒想著通過文化課進入一所好大學。一邊學著書法,一邊又在父親的引導下開始學習畫畫。

那時候,7歲的徐靜蕾騎著自行車穿梭於偌大的北京城去學畫看展,一心要考中戲的舞美系和工藝美院。

但當真正要報考中央戲劇學院舞美系化妝專業時,徐靜蕾愣是被拒之門外。

機緣巧合,從中戲出來的時候遇上一位導演,誤認為徐靜蕾是表演系的學生,硬是拉著她參演自己的電影。這一遭,勾起了徐靜蕾走演員這條路的心思。

據徐靜蕾後來自爆,考電影學院的時候,因為動作僵硬,她連一段舞蹈都沒跳完,考官無奈地讓她繞著大教室跑一圈。

就這樣,徐靜蕾就稀里糊塗地跑進了表演系。

二、誤打誤撞進演藝圈

「我從來沒覺得表演是我的終身職業。」

如果說,徐子健是為徐靜蕾的人生壘下了第一塊堅實的基石,那第二個男人,王朔,則是一手將徐靜蕾捧上了人人艷羨的光環之下。

與王朔相識時,徐靜蕾還只是電影學院裡籍籍無名的普通大二學生。那時候,徐靜蕾的生活不僅枯燥單調,甚至還沒那麼愉快。

不同於班上其他同學個個身懷童子功,各種文藝樣樣在行,徐靜蕾完全是個半路出家的演技小白,每天因為各種表演練習而頭疼。

而那時候的王朔是京圈大佬,動動身子,圈子就能晃三晃。就連馮小剛入圈都全靠的他的提點,正是人生事業順風順水的好時候。

誰也不知道王朔是怎麼被徐靜蕾吸引住的,但後來的王朔在談到初遇徐靜蕾時,眼底仍然帶著光:

「徐靜蕾是搖滾果出身,小時候喜歡搖滾,搖滾果出身在北京范兒是最正的,玩的邋遢帥,完全是不修邊幅的年輕人,我特別喜歡。否則我會覺得累,每天描眉化妝,打扮給誰看啊。」

相差二十多歲,關於兩個人的關係,外界一直猜測紛紜,有人說王朔離開多年的妻子和六歲的女兒就是為了徐靜蕾。

最後,王朔在自己的小說《和我們的女兒談話》里將有關自己的猜測一一證實。

在書里,王朔毫不避諱地記錄了和女兒的對話——

「當年我就問他(王朔)為什麼不在家住,要在外面住旅館。他說寫小說。寫屁小說!他們都瞞著我,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什麼不知道。你也別問我怎麼知道的了。

誰要以為小孩傻他自己才傻。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那個人叫什麼名字,幹什麼的,長什麼樣兒。我見過那個人,當然不是見的真人,是我同學拿的雜誌。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我同學說的,你爸怎麼看上她了?

事先聲明,我對她沒有一點惡意,既沒有好的意見,也沒有壞的意見,當年我小,現在她和我沒關係。」

二人的情誼難以概括定論,但王朔對徐靜蕾的力捧卻是真真切切,實實在在的。

認識不久後,王朔就把徐靜蕾介紹給了好友趙寶剛。於是,由趙寶剛導演,徐靜蕾和劉漢強搭檔,1997年,電視劇《一場風花雪月的事》讓女刑警呂月月出現在了觀眾的視野中。

路子和名氣被打開後,之後的事情就顯得簡單多了,電視劇邀約一個接一個,在20世紀90年代末,徐靜蕾主演了中國大陸最早的青春偶像劇。

而隨著《將愛情進行到底》《愛情麻辣燙》等形象深入人心,徐靜蕾徹底火了。

憑藉文慧等角色,在1999年,徐靜蕾以位居第二的選票,當選為北京大學生評選的最受歡迎的時代女星, 成為美國運動品牌匡威在中國區的品牌代言人。

但就在名利向她鋪面湧來的時候,徐靜蕾卻開始恐懼自己因此被定格,從1996年開始,五年過去,她基本拿到的還是類似的角色。她害怕去做重複的事情,演重複的角色。

在採訪中,她說:「我讀大學時就沒有覺得表演是我終身的職業,它是上好大學的權宜之計。

我從小就不是文藝愛好者,覺得上台表演老是在別人的關注之下,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

一開始還好奇,有意思,畢竟對一個小孩來說,二十幾歲,看到了從來沒想到過的東西。」

徐靜蕾厭倦了所謂青春偶像的生活,於是,作為演員,2001年開始,徐靜蕾把重心從電視劇轉向電影。2003年,又開始轉嚮導演,監製等幕後工作。

23歲的徐靜蕾想當演員,王朔毫不猶豫幫忙拉攏資源,五年後,28歲的徐靜蕾想做導演,王朔又拉了一眾好友幫忙。姜文、張元等幾位大佬都來客串了徐靜蕾的導演處女作《我和爸爸》。

不可否認的是,徐靜蕾是有才氣的,第一部自導自演的片子就一舉奪得2003年金雞獎「最佳導演處女作」。

緊接著,就在第二年,徐靜蕾又馬不停蹄地拍了第二部片子《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奪得了聖塞巴斯蒂安最佳導演獎,金貝殼獎。

這麼多年來,王朔跟徐靜蕾時有合作,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係,在面對採訪時,徐靜蕾說王朔是良師益友,王朔則稱之為紅顏知己。到了現在,二人的關係其實很難用世俗標準去衡量。

王朔曾形容道:「我和她的關係非常特殊,我死後願意把所有錢都留給她。」

在徐靜蕾初出茅廬時,王朔為她搭橋鋪路。而在王朔作品遭封殺的低沉期,被房東要求收回房子時,王朔打電話叫徐靜蕾幫忙搬家。

「他站在街邊抽菸,身邊一堆東西,電腦家具什麼的,就這樣被人打發了出來,我看著覺得特別心酸。」

那會兒的王朔什麼都沒有,只是一個落魄失意的中年人,而徐靜蕾早已是全國家喻戶曉的女才子,大明星。

徐靜蕾接到電話匆匆趕過去,什麼也沒說,直接給王朔買了棟別墅,讓他直接搬了進去。

徐靜蕾說,從初遇那年開始,她和王朔基本就一天一通電話,二人早已是無話不談的老友。

如今好友落魄,安慰的話都太蒼白,她更願意直接提供最有效的辦法去支援。

也不止是王朔,徐靜蕾對待任何人際關係都敞敞亮亮,不晦澀談及自己的感情經歷,愛恨都坦蕩。

不僅在王朔,馮小剛、姜文等京圈老炮之間混得開,跟每一任男朋友也都是很好的朋友。

高曉松跟徐靜蕾是二十多年的好友,在形容徐靜蕾時常常掛在嘴邊的「颯」字,指的就是,凡事不矯情,不擰巴,不斤斤計較。

坊間甚至有傳言高曉松的《蕾》就是寫給徐靜蕾的。而在高曉松因為酒駕入獄時缺席了《大武生》的發布會,徐靜蕾毫不猶豫地為其站台。

他人饋贈受之從容,被需要時也毫不吝嗇。

三、十年戀愛甜如蜜

「你不能當那隻無聊的人,一天到晚描眉畫眼的。」

不無聊,永遠自由,是老徐對自己人生的第一要義。也因此,她的很多想法和做法都曾惹起過很大爭議。

跟男朋友黃立行相處了十年,感情穩定,相處開心自然,但就是遲遲沒有結婚的動靜。

在兩人相戀五周年之時,徐靜蕾在微博上一邊說自己五年沒紅過臉也沒吵過架,一邊表示黃立行就是那個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對的人。

到了第七年,面對大多情侶都會遇到的「七年之癢」,徐靜蕾更是在節目中透露,她和黃立行之間根本不存在「七年之癢」一說。

直到今天,二人仍然恩愛非常,徐靜蕾還在微博上時不時地秀一把戀愛。

在事業上,她自己有一家公司,規模很小,隨時可以停止工作。

有一段時間,徐靜蕾覺得需要休息,於是就拋開一切工作,開始全世界各地到處跑,度假學習,並給全公司都放了一個長達兩年的帶薪假。

十三年前,內地娛樂圈曾將徐靜蕾、章子怡、趙薇、周迅並列評為「四小花旦」。

十三年後,當年的小燕子趙薇結婚生子,涉足商業;章子怡一路向上爬,演技封神,也最終回歸家庭;周迅呢,在婚姻里分分合合。

最後好像只有徐靜蕾仍保持著大學時代就有的那股特立獨行的颯勁兒。畫畫寫字,閒了就拍拍片子,累了就放下一切說走就走。

2017年在《綁架者》的發布會上,活動臨時被告知無法舉辦,一眾主創在台上就那麼被晾著了。

徐靜蕾也沒發火,當即就湊了桌麻將,玩兒了起來,甚至還讓攝影師拍成mv,做成影片的宣傳材料。

很多在別人看來難以理解的事情,在徐靜蕾這兒就可以:「你們愛怎麼看就怎麼看,我不關心你們的想法。」

在一次採訪中,面對鏡頭,徐靜蕾笑著回憶種種:

「名利只是人生當中的一部分,無論今天是好還是不好,我們真的都是在路上,在人生的某一個階段而已。所以都不要太得意,也不要太難過。」

沒有人掌握永遠年輕的魔法,但永遠有人能讓自己充滿魔法。

作者:清獻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