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界

訂閱

發行量:1374 

微課 | 王東:從黑夜到白天,晚期肝癌藥物治療的兩次革命

死亡率高,缺乏好的治療手段,無藥可治是過去肝癌治療中的最大困境,但在經歷了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兩次「革命」之後,中晚期肝癌的治療無疑將度過最難熬的夜晚,並迎來追求精準治療的曙光。

2020-01-11 13:05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者:MED24

根據2015年國家癌症中心數據顯示,肝癌排在死亡率最高癌症的第三位,我國肝癌患者的累計5年生存率只有12.5%。死亡率高,缺乏好的治療手段,無藥可治是過去肝癌治療中的最大困境,但在經歷了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兩次「革命」之後,中晚期肝癌的治療無疑將度過最難熬的夜晚,並迎來追求精準治療的曙光。

/靶向治療劃破肝癌治療漫漫長夜/

曾經,對於不可手術的晚期肝癌患者而言,化療是為數不多的治療方法。但傳統化療藥物療效低,加之患者通常伴有病毒性肝炎、肝硬化等基礎病變,肝功能不良,患者對化療耐受性差。肝癌的藥物治療進展近20多年原地踏步,沒有實質性進展。直到SHARP、ORIENTAL研究的出現。

作為兩項索拉非尼與安慰劑的頭對頭試驗,SHARP研究與ORIENTAL研究均論證了索拉非尼對於晚期肝癌患者的療效。兩者不同的是,相比於SHARP研究,ORIENTAL研究是在亞洲的研究,且入組的肝癌患者分期更晚,因此對中國臨床的指導意義更大。由此靶向藥物索拉非尼被推上了晚期肝癌治療的一線。

此後將索拉非尼與侖伐替尼進行頭對頭試驗的REFLECT研究,進一步提示相較於索拉非尼,侖伐替尼可以將患者的中位總生存期從10.2個月提高到15個月。因此侖伐替尼也成功成為晚期肝癌一線治療選擇。

至此以索拉非尼、侖伐替尼為代表的一系列靶向治療藥物,在肝癌治療的漫漫長夜裡,像一場又一場劃破天際的流星雨,給肝癌患者帶來希望。

/破曉的曙光,免疫治療接踵而至/

之所以稱索拉非尼為代表的TKI靶向藥物為流星雨,是因為肝癌新藥的研發速度,相比患者的需求而言還是太慢,自索拉非尼之後的10年時間,多項靶向新藥研究失敗,僅有瑞戈非尼獲得CFDA批准。

此外,TKI靶向治療藥物雖好,但也存在易耐藥、療效持續時間短,難以控制病程進展的缺點。晚期肝癌治療手段匱乏的夜仍然漫漫,慶幸的是免疫治療接踵而至,或許這次離真的天亮也就不遠了。

劃時代的研究成果來自於CheckMate040研究。CheckMate040研究分為未接受索拉非尼與已接受索拉非尼治療的兩個隊列,主要終點評估納武單抗(nivolumab)的安全性和ORR。

研究顯示,未接受過索拉非尼治療組總生存時間達到28.6個月,而接受過索拉非尼治療總生存時間為15.6個月(擴展組)和15個月(遞增組)。基於此,美國FDA批准納武單抗二線治療晚期肝癌的適應證,納武單抗成為首個獲批肝癌的免疫腫瘤藥物,開啟了肝癌免疫治療新篇章。

/基因檢測,白晝交替之際的長明路燈/

由於晚期肝癌藥物治療手段匱乏,曾經評估肝癌藥物療效的標準是「只問腫瘤大小,不管生死其他」。但自從經歷過靶向治療與免疫治療兩次「革命」後,患者生存時間的顯著提升,「活得好,活得長」成為可能。如果說以前是沒得選,飛機大炮一起上,現在則是追求更精準。

事實上並非所有患者都可以從上述的靶向治療、免疫治療獲益,甚至有部分患者在使用免疫治療後會發生加速腫瘤進展的超進展現象。因此如何篩選治療的優勢人群,如何讓破曉的曙光光明而不刺眼,基因檢測無疑將成為白晝交替之際,為以靶向、免疫治療為主的精準治療保駕護航的長明路燈。

本文轉載自其他網站,不代表健康界觀點和立場。如有內容和圖片的著作權異議,請及時聯繫我們(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