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小書社

訂閱

發行量:5 

2020年最過癮的諜戰片!孫紅雷、張魯一、萬茜在線飆演技

故事發生在1949年1月,北平解放前夕,三大演主角分別是獄長金海,警察徐天,還有情報局的小職員,他們是插香結拜的三兄弟。

2020-01-11 14:37 / 3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不得不說,提前從網上扒資料,還蠻影響觀影感受的。

看著魚旦叔對著尹昉飾演的角色大喊,徐天……感覺太詭異了……現場有觀眾提問徐兵,為什麼您的每部作品裡人物名都這麼相似,這部劇到底哪個是男主角呢,叫徐天的嗎?徐兵訕訕一笑,這是一部群像戲。再未對取名這件事有過多解釋,大概是出於對作品質量的自信。

不過,他確實有這個自信,再看下去,名字這件事一會會兒就可以被忽略了。


故事發生在1949年1月,北平解放前夕,三大演主角分別是獄長金海(孫紅雷 飾),警察徐天(尹昉 飾),還有情報局的小職員(張魯一 飾),他們是插香結拜的三兄弟。

這三個人,一個陰狠毒辣,一個熱血年輕,還有一個冒著傻氣。他們是怎麼走到一起的呢?導演暫時還沒交代,後面應該會講,希望說服力會強一些吧。


這個設定,有點像《偽裝者》里的明氏三兄弟,同樣為國民黨效力,小弟作天作地也有大哥護著。

但,《新世界》更狠——跟著大哥去南方,你就是兄弟;執意為了女人留下,就別怪大哥心狠。

這個女人指的是賈小朵(周冬雨 飾),徐天的未婚妻,也是他跟大哥鬧掰的起因。

個人認為,賈小朵被殺這段,是這三集裡最讓人後背發涼的情節。

賈小朵跟徐天說,你要是跟你大哥走,那你就走;你要是不走,我就歸你。

徐天一開心,立馬拉了車,帶著賈小朵去大哥金海家。大哥陰著一張臉,不同意。賈小朵被氣回去了。當著兄弟面,金海好言好語沒少說。徐天一看大哥這態度,沒轍,但他撂下一句話,就是要為了賈小朵留下來。

這邊賈小朵回到自己家裡(租的金海家的房子),跟母親說要跟徐天結婚,母親也不答應。為啥,自己哥哥被關監獄了,徐天乾的。

兩人言語不和,賈小朵賭氣跑去警署找徐天。

北平的冬天,很冷,夜裡伸手不見五指,早早的街上就沒了人影。如果有,那指定是殺人越貨的。

賈小朵就被一個持刀蒙著面的人盯上了。她哆哆嗦嗦跑到了警署跟前,蒙面人也跟著跑到警署前。

賈小朵老遠就看到了停在警署前的那輛人力車,下午她就是坐的這輛車被徐天拉回家的。

賈小朵還沒來得及開心,就被蒙面人用藥水捂住了口鼻,拖到了警署旁邊一片蘆葦地里,那篇蘆葦呢,竟有一人多高,再往裡去,都被人踩乾淨了,只剩路邊幾層,薄薄虛掩著,路過的行人不經意是看不到裡面發生什麼的。

此時的賈小朵,全身動彈不得,但意識是清醒的。她努力掙扎著想看清那個人長什麼樣,卻沒有這個機會了。

蒙面人冷靜地扒開賈小朵厚厚的棉服,對準肚子,狠狠地扎了三刀。血在慢慢往外滲。

大概是這個時候,賈小朵聽見有人拉著車從警署的方向跑過來,經過這片蘆葦地,又漸漸跑遠。

賈小朵似乎也跟著這腳步聲,經歷了喜悅,掙扎,恐懼,絕望。最後蒼涼死去。

此時的徐天對這些全然不知,他還沉浸在抓住了黑社會小頭目以及馬上要迎娶賈小朵的喜悅里。

這喜悅與絕望,對比太震撼。

這世道,真亂。一不小心,哪個胡同里,就會少一條人命,多一具屍體。

這是陰的,明面上的血腥事件,也不少。

所以,這部劇,大機率不會像《慶餘年》那麼火,這些場景很多人看了會心理不適。

有位北京的觀眾興奮地說,這部劇里對北平的取景真太絕了,還有一些老北京小吃、老北京習俗,看著太過癮了。徐兵回答,劇里大部分的場景都是現場搭的,我覺得這部分我做的並不夠。

好像確實如此,之前看到的大部分諜戰片、民國劇,講的都是租界區,洋房洋裝,看著精緻卻少了些味道。民國時期的老北京什麼樣,很少有影視劇展現過。

除了老胡同,監獄也很讓人震撼。里三層外三層的鐵門,得罪官家的人,不管在外面多兇狠,進這道門前也給你打折了,拖進去關起來。監獄裡被打掃得乾乾淨淨,但總有些地方,還殘留著洗刷不掉的血跡。

這地方吃人。吃誰,金海說了算,所以,道上再怎麼橫的人,也會忌憚他三分。

但凡諜戰片,國軍最後都難逃「惡有惡報」「信仰轉變」的標準結局,《偽裝者》的明台,《新世界》的徐天,最終都轉變了信仰,和共產黨的女同志走到了一起。但還是希望,這部劇給金海的發揮空間,再多一些。

這倒不是因為對英雄式的人物有所期待。正如徐兵所說,這是一部講解放前夕北平小人物們的故事,英雄?不存在的。

看劇的過程中,對這一點體悟蠻深的。

一個是賈小朵,她的扮演者是周冬雨,按說這麼大的咖,怎麼在劇中說死就死了呢。那人物命運就該如此,劇情的推動也需要如此,就只能死了唄。

說這個的意思是,這部劇中類似的場景還有很多,例如王勁松出場幾分鐘就為大義犧牲了。

還有一個是,萬茜飾演的共產黨田丹,一到北平火車站,她就敏銳地察覺到身邊有多少眼睛盯著她,把父親(王勁松飾演的共產黨)交給馮青波後,便一人衝進了槍戰中,最終寡不敵眾,被押解去往監獄。這是第三集結尾的一個鏡頭,也是這三集裡最有人情味的鏡頭。

迎接田丹的,是一輛去往監獄的車,她從小小的車窗里,用眼睛細細摩挲著這座城市,青磚砌成的厚厚城牆,冬日裡慘白的天空,光禿禿的樹枝上,偶爾飛來幾隻麻雀,它們對這座城市即將到來的變化一無所知……

身在囚車,心裡卻對解放後的北平信心滿滿。

兩個新舊世界的女性,從未打過照面,各自的命運雖不同,卻都是那個年代裡普通小人物里的一員。他們的悲喜,穿透熒幕,傳遞給了我們。

1949年的北平,是一座圍城,國民黨的殘部在這裡負隅頑抗,有的人早已做好逃命打算,有的人看不清形勢試圖截殺每一個進來的共產黨。但正如王勁松飾演的無名共產黨所說:沒有用的,殺了一個,還會有千千萬萬個。

最後,在電影院看這部劇體驗真是太棒了,每個演員的細微表情、每個鏡頭的質感都被放大。這部劇最驚喜的大概是尹昉這個演員了,之前沒有看過他的戲,但和孫紅雷、張魯一對戲,完全接得住!而周冬雨嘛,說是友情客串,不如說是本色出演更貼切,正經打醬油來的,如果是年輕時候的周迅,會更出彩(啥?這劇不配周迅出演?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