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涵讀書

訂閱

發行量:94 

紅樓夢:三個外國女人,每一個都與眾不同,每一個都值得一看

《紅樓夢》里的女人眾多,既有名門閨秀,也有丫環婆子;既有煙花巷裡的女子,也有六根不凈的尼姑,除了這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之外,《紅樓夢》里還出現過三個外國女人。

2020-01-11 17:2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紅樓夢》里的女人眾多,既有名門閨秀,也有丫環婆子;既有煙花巷裡的女子,也有六根不凈的尼姑,除了這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之外,《紅樓夢》里還出現過三個外國女人。

她們都是什麼樣的呢?

【一】茜香國女國王

《紅樓夢》第二十八回,薛蟠生日期間寶玉和蔣玉菡相遇,兩人趁解手之際,站在廊檐下互換禮物。寶玉將扇子上的一個扇墜解下來遞與蔣玉菡。蔣玉菡撩衣,將系小衣兒一條大紅汗巾子解了下來,遞與寶玉時,說出這樣一番話:

「這汗巾子是茜香國女國王所貢之物,夏天繫著,肌膚生香,不生汗漬。昨日北靜王給我的,今日才上身。若是別人,我斷不肯相贈。二爺請把自己系的解下來,給我繫著。」

寶玉聽說,喜不自禁,連忙接了,將自己一條松花汗巾解了下來,遞與蔣玉菡。

其實早在《紅樓夢》第十七回中,賈政對茜香國就有過透露。

為了迎接賈元春省親,賈府修蓋了大觀園。賈政帶人到怡紅院時,看到了一顆海棠。

眾人贊道:「好花,好花!從來也見過許多海棠,那裡有這樣妙的。」賈政道:「這叫作『女兒棠』,乃是外國之種。俗傳系出『女兒國』中,雲彼此種最盛,亦荒唐不經之說罷了。」

賈政說的女兒國暗指了茜香國。

茜香國是哪一個國家,歷來看法不一。有認為是真臘國(今柬埔寨),也有人認為指中亞以至阿拉伯諸伊斯蘭教國。劉心武先生則依據賈探春遠嫁的結果,認為茜香國是明清兩朝建立宗藩關係的古國——琉球。

事實上,茜香國究竟屬於哪一國,無從考證。

曹雪芹為何要寫女兒國?除了對女性的讚美之外,更透露出他創作中的一種神話意識。

從結構上看,《紅樓夢》里的神話元素很多。

《紅樓夢》開篇就用了女媧補天的故事,使整部小說有了充滿了魔幻神色。《紅樓夢》第六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提前將眾人的命運用詞和曲的方式揭示出來,這種寫法,使整部小說的結構充滿張力。

在中國文學史上,神話小說集大成者莫過於《西遊記》。在《紅樓夢》中,《西遊記》的內容和人物先後出現過五回。

《紅樓夢》第十九回,賈珍請戲班唱戲時,專門唱了一出孫悟空大鬧天宮。《紅樓夢》第二十二回,薛寶釵過生日,點出了一折《西遊記》。《紅樓夢》第三十九回,螃蟹宴時李紈表揚平兒和王熙鳳配合默契時說:「我成日家和人說笑,有個唐僧取經,就有個白馬來馱他;劉智遠打天下,就有個瓜精來送盔甲;有個鳳丫頭,就有個你。」《紅樓夢》第四十九回,大觀園冬日斗篷盛宴中,林黛玉說史湘雲的打扮像孫悟空。《紅樓夢》第五十四回,賈母給大家講笑話時,講了孫悟空撒尿的故事。

這些情節有的是模仿,有的是引用,更多的是一種新的創作,這些都使《紅樓夢》更具魔幻色彩,也讓人相信《紅樓夢》里茜香國是套用了《西遊記》里的女兒國。

從人物的設定來看,這種神話意識,成為人與人交往的一個決定性因素。

寶玉作為一名仙界侍者的轉世,下凡本就是歷劫的,這是他一生叛逆的根本原因。賈政讓寶玉讀書做官,薛寶釵和襲人想讓人走仕途之路,甚至史湘雲也勸他學些世俗經濟之道,實質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同樣,林黛玉原是靈河岸邊的一株仙草,修成女體後,轉世為人,是為還淚而來。所以她和寶玉之間是仙緣,世俗的愛情註定不會有結果,她和寶玉是同類特質相互吸引,所以兩人都被世俗所不容。

另外,神話世界裡承載了曹雪芹內心裡的希望。賈府歷經百年,終於不可避免地沒落,鼎盛時有多繁華,落莫後就有多悲涼。曹雪芹心中美好的願望,現實中無法實現,只能在神話里尋求安慰了。

【二】真真國少女

《紅樓夢》第五十二回,薛寶琴和大家談論詩詞的時候,講到自己8歲的時候跟父親到西海沿子上買洋貨,碰到真真國一個15歲的少女。

這個少女臉面就和西洋畫上的美人一樣,也披著黃頭髮,打著聯垂,滿頭戴的都是珊瑚、貓兒眼、祖母綠這些寶石;身上穿著金絲織的鎖子甲洋錦襖袖;帶著倭刀,也是鑲金嵌寶的。

這個少女不僅美貌出眾,還通中國的詩書,會講五經,能作詩填詞。薛寶琴的父親便請女子親筆題詩:

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

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叢林。

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

漢南春歷歷,焉得不關心。

這首對月感懷之詩,不僅有孟浩然「氣蒸雲夢澤」的影子,更有崔顥「晴川歷歷漢陽樹」的神韻,其情其景其義都恰到好處,大家因此稱讚不已。

對於真真國是哪個國家,一直有爭論。有人說是現在的阿拉伯,有人說是柬埔寨或寮國,從少女子佩帶的「倭刀」,以及她通曉中國的詩書情況看,真真國最可能是日本。

因為倭刀歷來是日本人專用的。而清代歷史上與日本交往很頻繁,更重要的是日本與中國文化同出一源,日本有許多文字與中國漢字有許多相同和相似之處。

曹雪芹安排外國女人作中國詩,透露出了一種自覺的文化意識。

《紅樓夢》里的女性之所以美麗,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有文化。

最具有指向意義的是賈元春。做為賈府權力最頂端的人物,省親期間,最得意的不是自己封為貴妃的風光,而是親自給大觀園建築題寫匾額,組織大家寫詩賦詞。《紅樓夢》第二十三回,省親結束後,賈元春在宮中無事,便命賈探春將那日所有的題詠,依次抄錄,自己編次,敘其優劣,還讓人在大觀園勒石,為千古風流雅事。

不僅賈元春如此,賈母這個老祖宗在請劉姥姥這個鄉野老嫗吃飯時,還玩起了說酒令的遊戲。怡紅夜宴,大家之所以請了林黛玉和寶釵等人前來,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大家想玩拈花簽的遊戲,而這個遊戲本身就是一種文化娛樂。

由此可知,賈府里的女子,無論身份是否珍貴,都是「文化人」。

王熙鳳也不例外,雖然她從小充作男孩來養,沒讀書不識字,但是對讀書人卻十分敬仰。

《紅樓夢》第五十五回,賈探春管理榮國府家務事,親母趙姨娘因想替趙國基多要20兩燒埋銀子,到女兒賈探春跟前混鬧。賈探春有理有據地拒絕,讓下人們暗暗敬佩。平兒將賈探春的做法告訴王熙鳳後,引得王熙鳳大為讚嘆,並對做出如下評價:

她雖是姑娘家,心裡卻事事明白,不過是言語謹慎;她又比我知書識字,更厲害一層了。

王熙鳳不僅佩服知書識字的賈探春,自己在文化氛圍的薰陶下,也學會了讀書認字。

《紅樓夢》第七十四回,查抄大觀園時,王熙鳳因當家理事,經常看開帖和帳目,所以識得一些字,竟然能讀懂司棋私下與她表弟的書信。

曹雪芹通過寫不同身份、不同種族女子讀書作詩之事,除了讚美女性的文化修養,體現中國古代詩詞的文化育人功能之外,更巧妙地透露出內心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覺。

所以,真真國的女子之所以美麗,之所以特別,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她被中國文化吸引了,同化了。

曹雪芹之所以如此看重文化,是因為繁華時文化滋養著他的生命,沒落時文化慰籍著他的靈魂,無論身處何種境地,文化都永遠與他相伴為伍。正因如此,他才會在落魄中寫下了偉大的《紅樓夢》。

【三】西洋琺琅的黃髮女子

《紅樓夢》第五十二回中,睛雯因受風寒得了重感冒,「發燒頭疼鼻塞聲重,」咳嗽不止。雖然先後換了兩個大夫,吃了兩種藥,仍是頭疼難忍,鼻子不通氣。

賈寶玉忙讓麝月取來西洋藥,一個用來聞的「鼻煙」,一個用來貼的「依佛哪」膏藥。

麝月取來的鼻煙是外國的。原文如此描述:

麝月果真去取了一個金鑲雙扣金星玻璃的一個扁盒來,遞與寶玉。寶玉便揭翻盒扇,裡面有西洋琺瑯的黃髮赤身女子,兩肋又有肉翅,裡面盛著些真正上等洋菸。

晴雯挑出一點嗅了之後,接連打了五六個嚏噴,眼淚鼻涕登時齊流,身子變得爽快。

西洋泛指西方國家,曹雪芹這裡沒有特指哪一個國家,而是用了一個大的概念,所謂西洋的黃髮赤身女子,泛指外國女子。

曹雪芹直筆寫出有奇效的鼻煙盒裡的西洋女子,透露出了一種潛在的貴族意識。

鼻煙盒本來是一种放置鼻煙的盒,但在小小的盒內卻有一個天使形象的人體塑像,這種裝飾既顯示出鼻煙盒的生產地,更彰顯出西洋鼻煙的珍貴。

如此珍貴之物卻給了晴雯一個丫環使用,這種舉動的背後透露的是賈府的貴族生活。

歷經百年富貴,賈府里上上下下都開始過上了貴族生活,許多西洋之物都成為賈府里的日常之物。

《紅樓夢》第六回,劉姥姥第一次進榮國府里打秋風,等候王熙鳳的時候,生平第一次看了西洋鍾。《紅樓夢》第四十一回,劉姥姥第二次進榮國府,喝醉之後誤入怡紅院,生平第一次看到了西洋鏡。

從穿著來看,賈寶玉的雀金裘,李紈的哆羅呢對襟褂子,王熙鳳的翡翠撒花洋縐裙,都是外國的;從飲品來看,王熙鳳送給大家的暹羅茶,賈寶玉是喝過西洋葡萄酒,都是外國貨。這些外國物品的存在,真實地反映了賈府里貴族生活。

曹雪芹為何要寫貴族意識?這是他家族富貴後真實體現。

曹雪芹的祖父曹振彥,原是明代駐守遼東的下級軍官,後金攻下遼陽時,做俘虜歸附當了包衣人。後因立下了戰功,被皇家賞識。《紅樓夢》第七回,寧國府的尤氏講述老僕焦大的生平遭遇,就是對這段歷史的隱寫。

曹振彥的兒媳——曹璽的妻子孫氏,後當康熙的保姆,曹家與皇家關係更為緊密。曹璽作為皇帝寵信之人,放任江寧織造。死後,康熙命其子曹寅任蘇州織造,後又繼任江寧織造、兩淮巡監御使等職。康熙南巡時曹寅四次接駕,是皇帝極寵信的人。《紅樓夢》第十六回,賈璉的奶媽趙嬤嬤所說江南甄家四次接駕之事,隱寫的就是這段故事。

曹雪芹假借賈府隱寫了曹家。

因為受到皇家的寵信,賈家從一個奴才之家,翻身成了貴族之家。經過第一代人的艱苦創業,賈府的日常生活很快演變成貴族生活,賈家的後代子孫也從奴才身份徹底轉變為貴族身份。

《紅樓夢》第四十一回和第四十二回中,劉姥姥第二次進大觀園,賈母兩次宴請她,就是對賈府富貴的詳細描述。

在使用的餐具上,王熙鳳給劉姥姥使用的是「烏木三鑲銀箸」,「老年四楞象牙鑲金的筷子」,比金杯銀杯還貴重的「雕鏤奇絕」的「十個竹根套杯」,「黃楊根子整元的十個大套杯」。

在吃的食物上,王熙鳳先請劉姥姥吃一兩銀子一個的鴿子蛋,後請她吃了特殊的「茄鯗」。 「茄鯗」製作複雜,王熙鳳介紹做法時是這樣的說的:「把才下來的茄子,把皮刨了,只要凈肉,切成碎釘子,用雞油炸了;再用雞肉脯子合香菌,新筍,蘑菇,五香豆腐乾子,各色乾果子,都切成釘兒,拿雞湯煨乾;拿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裡封嚴了。要吃的時候兒,拿出來用炒的雞瓜子一拌就是了。」

除此之外,還有包著螃蟹餡的油炸小餃兒,各色小面果子和藕粉桂花糖糕,松瓤鵝油卷之類的食物。

肴饌之精緻講究,樣式之五花八門,器皿之奢華考究,透露的都是賈府里的富貴之氣。

長期在這種富貴生活里,賈家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種貴族意識。

賈探春,雖是趙姨娘所生,但卻有了一心向上,講求公平,不恃強凌弱的貴族人格。賈迎春,雖柔弱之身,遭遇孫紹組的侮辱,寧願被打死也不忍辱負重苟活人世,這種骨子裡的貴族氣質源於賈府貴族生活。賈惜春,為了一已清白,斷絕與寧國府兄嫂侄兒的關係,後出家為尼姑,寧願淄衣乞食,也要保全國公小姐的清白。

丫環當中,金釧兒受到冤屈,寧可投井自盡;司棋遇到表弟的負心之舉,也不放棄對愛情的追求;晴雯被王夫人誣陷,死前也要向寶玉表明自己的清白。

這些人,無論是主子還是丫環,身上都有一種貴族意識,一種貴族精神。

一個人身上流淌著貴族基因,其言行舉止,行走坐臥,乃至於所用之物,自然變得與常人不同。賈寶玉讓人給晴雯取來西洋鼻煙盒,晴雯欣然用之,雖是極貴重之物,但兩人舉止卻極平常,表面上是貴族的日常生活,實質上是貴族意識的外在體現。

【四】結論

《紅樓夢》里出現的三個外國女人,除了展示國外異域女人的與眾不同,表達對她們的讚美之外,還各有深意。

茜香國女國王的撲朔迷離,透露了曹雪芹內心的神話意識,暗示了他對嚮往神話世界的嚮往;真真國少女出現,表達了曹雪芹精世界裡的文化意識,深刻展現出他內在的文化修養,以及他的文化自信與自覺;西洋琺琅的黃髮女子的驚鴻一現,於不經意間流露出曹雪芹骨子裡的貴族意識,深刻地反映了他經歷時的貴族生活。

除了深刻反映曹雪芹本人的物質之外,這三個外國女人的出現,使《紅樓夢》里的女人使群體,變得更有風情,更加壯美,更讓人神往。

一家之言,僅供閒看【文/小涵讀書】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