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180 

哈布斯堡王朝的航海野心:伊比利亞半島國王們的官方秘密地圖丨21讀書

題記01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精美地圖的邊緣,有這樣一串文字:「一幅通用圖,包含迄今為止在世界上發現的一切。1529年,迪奧戈·里貝羅在塞維亞造出了這樣一幅圖。根據1494年西班牙天主教國王與葡萄牙國王若昂在托德西利亞斯達成的條約,這幅圖被分為兩部分。」

2020-01-12 18:3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每周一本書

讓閱讀,豐滿人生

雖然16世紀大部分的遠洋船隻都已永遠消失,但他們帶回來的有關新的土地的信息並未完全遺失。

許多航程的信息被記錄下來,這使得製圖師能夠在精美的文藝復興時期的世界地圖中比以往更準確地描繪那些遙遠未知土地上的海岸線。

今天,我們一起來透過地圖看歷史。

21讀書

來源丨本文內容綜合選自《歐洲地圖裡的世界文明史》

編輯丨黎雨桐;實習生 思純

圖片來源丨《歐洲地圖裡的世界文明史》

偉大的探險將地理與歐洲的權力和商業政治、外交及宣傳牢牢地聯繫起來。

題記

01

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精美地圖的邊緣,有這樣一串文字:

「一幅通用圖,包含迄今為止在世界上發現的一切。1529年,迪奧戈·里貝羅在塞維亞造出了這樣一幅圖。根據1494年西班牙天主教國王與葡萄牙國王若昂在托德西利亞斯達成的條約,這幅圖被分為兩部分。」

雖然迪奧戈·里貝羅(約1480—1533)的地圖是對當時已知世界地理位置描述最精確的,但它也是一幅政治地圖,旨在表明目前統治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對有爭議的印度洋上的香料島的權利。

費迪南德·麥哲倫的環球航行,尤哈·努爾米寧世界地圖收藏,赫爾辛基

由費迪南德·麥哲倫所實現的全世界第一次環球旅行探索出了太平洋的真實大小,這一信息首次出現在地圖上。

北美洲東海岸,即從今天紐芬蘭延伸到巴拿馬的全部海岸線,也以驚人的精度被繪製在地圖上。

關於拉布拉多之地——現在被稱為拉布拉多半島,地圖上稱它為是

「……由來自布里斯托鎮的英國人(約翰·卡伯特)發現的,這兒沒什麼值得占有」。

迪奧戈·里貝羅的地圖顯示,對於英國人在北大西洋的探險,以及葡萄牙人統治的印度洋和香料群島等地區,西班牙人都掌握了非常詳細的資料。

除了精確的地理信息之外,地圖中還有許多關於非洲和美洲大陸各地歷史、植物群和動物群的有意思的描述,這些信息都在引誘著人們更深入探索。

實際上製圖者沒有關於非洲內陸植物和動物的信息,這些圖主要是裝飾元素,而不是基於任何真實知識的描繪。

02

向東航行的船隻飄揚著葡萄牙國王的旗幟,而西班牙旗幟下的船則向西航行。

葡萄牙人迪奧戈·里貝羅所製作的地圖中僅有四幅世界地圖流傳至今,分別被保存在世界不同博物館中。在里貝羅作為製圖師和儀器製造商開始為西班牙國王效力之前,他在海上度過了很多年。

年輕時,他於1502年參加了瓦斯科·達伽馬的印度旅程,之後擔任過許多艘船的船長。

1523年,他收到了西班牙皇家貿易公司和海事管理機構——貿易部的邀請,接受了一個新職位,負責天文學研究。後來他在同一個機構擔任首席航海家(主領航員)助理。

在哥倫布第一次西印度群島航行僅僅幾年後,1503年,西班牙的天主教君主伊莎貝拉和費迪南德就在塞維亞設立了貿易部。

這個行政管理局的規模與重要性逐漸膨脹,其目的是要實現在印度群島委員會所規劃的西班牙統治下的各殖民地的殖民政策,範圍包括西邊的美洲大陸,以及後來的菲律賓和其他東方島嶼。

行政管理部門從屬於西班牙國王,監督通向上述地區的船舶交通以及不斷增長的長途貿易、定居點和天主教會的宗教活動,最重要的是收集由西班牙控制的所有海外地區的地理信息。

貿易部的參考對象是葡萄牙的印度部,後者建立的時間稍早,目的是為了監督葡萄牙國王在世界海洋領域的商業及政治利益。

這些機構製作的海圖幫助這幾位國王在爭奪世界霸主地位的時候,在各自的領地推進其政治和貿易活動。

塞維亞——西班牙的外貿中心,現藏馬德里美洲博物館

殖民政策在16世紀的西班牙發揮了核心作用,其目的在於利用殖民地自然資源並改造土著人的同時,牢牢控制住海外殖民地。

如果沒有宇宙學者製作的精確地圖展現出殖民地的地理位置、邊界以及通向新大陸的安全航海路線,印度群島委員會所制定的殖民政策便難以執行。

03

西班牙塞維亞的貿易部成為宇宙學信息的重要中心,宇宙學家(cosmographer,此處被稱為「宇宙誌學者」更為妥當。

一般認為,宇宙誌出現於14世紀的中東地區,並在16世紀在歐洲產生重大影響。

宇宙誌是一門研究並製作宇宙及地球精確繪圖的學問。

在歐洲地理大發現中,宇宙誌學者廣泛參與到了新大陸和新航線的探索中,他們中很多人同時也是探險家和地理學家。——國曆君注)和製圖師與海事專家們在這裡展開了密切合作。

迪奧戈·里貝羅世界地圖,繪製於1529年,現藏梵蒂岡教廷圖書館

迪奧戈·里貝羅1529年製作的地圖是由西班牙貿易部保留的官方世界地圖的一個副本,該地圖被稱為《皇家登記冊》《通用登記冊》

皇家貿易部的兩名主要官員——首席宇宙學者和首席航海家保留了這幅官方地圖。

迪奧戈·里貝羅擔任貿易部的首席宇宙學者一職五年,他在這個極其重要並且薪酬豐厚的崗位上負責保持《皇家登記冊》的更新。

歷史學家艾莉森·桑德曼研究表示:

「在貿易部工作的宇宙學者會例行參與修改樣板圖表,給領航員上課,參加領航員的許可考試,檢查圖表和儀器。」

相比之下,首席航海家的任務是根據水手帶回的最新信息,幫助首席宇宙學者製作《皇家登記冊》。

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皇家登記冊》包含了整個16世紀遙遠地區最準確的地理信息。各國的皇家貿易部向海員頒發許可證,令其遠航至新的土地。

這些舉措使得船長和領航員總是能在航行中使用最新版本的海圖,並將海圖中包含的任何可能的錯誤直接報告給該機構,使《皇家登記冊》可以持續保持更新。

所有過時的海圖都被下令銷毀,16世紀以來,海上所使用的原始海圖沒能留存下來供研究人員研究。因此,我們不知道西班牙和葡萄牙在16世紀使用的海圖究竟有多詳細。

不過,這些圖毫無疑問相當詳細,因為西班牙到中美與南美的海運貿易,以及葡萄牙經過非洲南端到印度和東南亞的貿易,早在16世紀30年代就已非常活躍。

在西班牙和葡萄牙,與海圖或《皇家登記冊》有關的水手和製圖師都被下令嚴格保密。

雖然兩國的法律都規定若向外國競爭對手泄露這些海圖的詳細資料將受重罰,不過這些精美的世界地圖有時候會作為貴族家庭的外交禮物和婚禮禮物,委託迪奧戈·里貝羅這樣技藝嫻熟的工匠製作。

完全禁止地圖製作不符合任何國家的最佳利益,國家的統治者都需要通過在地圖上顯示他們征服的土地來宣示其占有。然而,這些地圖不能太詳細,因此競爭對手不能利用新的海上航線來攻擊西班牙船隻,而這種事後來經常發生。

基於官方登記冊的所有已知地圖,包括漂亮的里貝羅地圖,都是作為禮物而製作的《皇家登記冊》的副本。

《皇家登記冊》的原始版本沒能留存到今天。因此,我們不知道西班牙和葡萄牙在16世紀使用的海圖的詳細程度。

這些作為禮物的「紀念版本」無疑是非常詳細的,但它們的地理尺度太小,在戰略、軍事或商業上並沒有任何真正價值。當然也不可能依靠這些圖去航行。

04

雖然,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君主權威下工作的海事管理機構,掌握了16世紀有關世界海洋最詳細的地理信息,但同時,在這兩個國家沒有印刷出一幅帶有新地理信息的世界地圖或帶注釋的圖集。

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收集的地理信息必須由海事管理局嚴格監督,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那樣,因此,它不像在歐洲其他地方一樣自由傳播。

學者瑪利亞·波圖翁多研究發現:

「新大陸的宇宙學,及其地圖、地理描述和對區域自然資源的描述頗具價值,不僅是因為財富和貿易路線必須得到保護,還因為印度理事會被明確授權代表皇室管理和利用資源。理事會的運作基於的理念是,那些敵人——英國人、法國人還有後來的荷蘭人——如果他們不能找到戰略港口或了解西班牙艦隊所採取的路線,那他們就無法發動進攻……自1510年起,西班牙貿易部受此指示,對通往西印度群島的地圖和航海圖嚴格保密。」

1544年,第一幅根據西班牙貿易部所控制的信息製作的新大陸地圖在安特衛普印刷。

出生於威尼斯的海員、探險家和製圖師塞巴斯蒂安·卡伯特創造了這幅罕見的地圖,其中兩份副本被保留下來。

1518年,卡伯特被任命為貿易部的主領航員,這一職位非常搶手且報酬豐厚,他在這個位子上度過了令人震驚的三十年。

他的職責包括培訓船長,開發導航設備,最重要的是把航海家們帶回來的新信息記錄在官方登記冊——《皇家登記冊》中。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憑藉自己的職位,獲得了當時有關西班牙皇室在世界各地統治地區的最佳信息。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肖像畫,

現藏布里斯托市博物館與美術館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是探險和製圖史上最富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在漫長而不平凡的一生中,他成功地贏得了國王的青睞,但是他和他最親密的同事關係卻很差。

他在西班牙貿易部擔任公職期間,與下屬在海上和陸地上都發生過嚴重衝突。

人們描述他的性格時,常形容他易怒且陰險,但他也是一位非常有活力和勇敢的探險家。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的父親是西北航道(西北航道是自大西洋通過加拿大北極島至太平洋的航路,譯者注)著名的探險家,他可能跟隨他的父親約翰·卡伯特參加了1497年從布里斯托出發到紐芬蘭的著名探險。

在為西班牙國王效力之前,塞巴斯蒂安·卡伯特子隨父業,作為宇宙誌學者為英國國王亨利七世服務。1547年,年老的卡伯特回到英國,並繼續為亨利七世的兒子亨利八世效力。

在貿易部任職期間,塞巴斯蒂安·卡伯特主導了幾次探險活動,但只有一份確鑿的文獻證據得以保留。

始於1526年的這次探險,共有四艘船和二百人參加,其目的是航行繞過南美洲,跨越太平洋,到達香料群島。在到達南美洲南部邊緣通往太平洋的海峽前,卡伯特考察了位於今天阿根廷和烏拉圭邊界處的拉普拉塔河(又稱白銀之河)。

他相信會在這一巨大河流水系的支流中找到黃金以及通向太平洋的航線。

三年後,一臉憔悴的卡伯特回到了塞維亞,他沒有帶回金子,陪他回來的只有二十四名身體虛弱的水手和一條破船。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的行為在貿易部遭到了攻擊,他被判流放摩洛哥四年。但是查理五世赦免了卡伯特,並邀請他回到了貿易部繼續他的老本行。

卡伯特沒有按原計劃到達香料群島,但是對拉普拉塔河的探索,使得西班牙開始了對南美洲內陸的統治。

1544年,卡伯特向國王申請,准許印刷他所創造的世界地圖,他還在德國和西屬尼德蘭尋找熟練的銅雕刻師。

同年,在獲得許可後,卡伯特著名的超大尺寸壁掛地圖在安特衛普出版。地圖的地理信息來源於西班牙《皇家登記冊》,因此它提供了關於南美洲大陸和東南亞地區相當詳細的最新地理信息,但是對地中海、不列顛群島和斯堪的納維亞只有膚淺的表現。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1544年世界地圖(細節):南美洲的大河。現藏法國國家圖書館

在西班牙人看來,香料群島位於地圖的左側,因此從歐洲的角度來看,香料群島位於西邊。南美洲的大河——亞馬孫河和拉普拉塔河都被重點描繪,這也是在強調卡伯特作為這些地區首位探險家的成就。

浩大的亞馬孫河從西向東橫跨整個大陸。各色島嶼分布河中,河的岸邊則用城堡和不可思議的叢林城市的插圖作為裝飾。拉普拉塔河被畫得與亞馬孫河幾乎一樣大,卡伯特正確地表現了它從北到南的走勢。

大陸的內部被巨大的山脈隔開,西班牙人逐漸發現了這些山脈,他們也開始從中獲得更多信息。

塞巴斯蒂安·卡伯特1544年世界地圖。

現藏法國國家圖書館

位於地圖邊緣的注釋也描述了由塞巴斯蒂安的父親約翰·卡伯特所率領的著名考察,他於1497年從布里斯托航行到紐芬蘭。

塞巴斯蒂安將他父親發現的這些地區放在了很遠的南方,比迪奧戈·里貝羅在其地圖上放置的位置更靠南。

這並不是錯誤,而是故意為之,這是要向英國國王表明,這些地區屬於英國而不是法國,因為在其父發現這些地區二十多年後的16世紀20年代和30年代,法國人派出自己的探險家喬瓦尼·達維拉扎諾(1485—1528)和雅克·卡地亞(1491— 1557)到達了同一水域。

他父親發現新土地過程中遇到的某些問題,對於塞巴斯蒂安·卡伯特非常關鍵,因為他繼承了英國國王頒發的許可證,相應授予他這些土地上一定比例的財富,因為他的父親約翰·卡伯特早已在其探險中為英國國王「征服」了這裡。而同時,哥倫布和許多其他探險家也被授予過類似的許可證,他們也都出發為自己的君主尋找財富和新的土地。

05

並非所有在西班牙和葡萄牙有影響力的製圖師和宇宙學者——例如迪奧戈·里貝羅與塞巴斯蒂安·卡伯特——都直接效力於皇家辦事處,相反,他們只是從辦事處獲得一份有償支付合同。

在塞維亞生活和工作的獨立學者中,最著名的是佩德羅·德·梅迪納(1493—1567),他在16世紀30年代作為製圖師和天文學者僅在西班牙貿易部工作了幾年。他最著名的一本書《航海藝術》(原文為西班牙文 Arte de navegar)於1545年獨立出版。

這本書為16世紀的航海理論奠定了基礎。它迅速成為非常受歡迎的航海教科書,並被翻譯成多種歐洲語言。

從16世紀50年代起,里斯本至少有六家工作坊製作航海圖。

雖然大多數航海圖資料已經消失數個世紀,但一些由獨立製圖師製作的海圖甚至完整的地圖集,卻得以保存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圖書館裡。

獨立製圖師有義務確定其地圖的準確性,方法就是與官方的《皇家登記冊》進行對比,後者一直保持更新並做必要修改。

佩德羅·德·梅迪納:作為導航工具的直角器與星盤。

現藏耶魯大學拜內克古籍善本圖書館

在里斯本有影響力的獨立製圖師中,最受尊敬、名氣最大的是巴爾托洛梅烏·拉索,還有路易斯·特謝拉和他的兒子若奧·特謝拉。

還有很多其他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製圖師都被遺忘了,因為他們的手繪地圖從未被印刷,未能接觸到廣大讀者。

然而,來自拉索和特謝拉地圖中的地理信息並沒有消失,因為它在亞伯拉罕·奧特柳斯、傑拉德·墨卡托和佩特魯斯·普蘭休斯等荷蘭製圖師製作的印刷地圖中被採納和改進。

Mar del Sur 南方海洋。西班牙國家圖書館,馬德里

西班牙和葡萄牙企圖對競爭對手隱藏東印度群島和西印度群島利潤豐厚的貿易路線的秘密,但在16世紀50年代以後,這在實際上已經不可能,法國人、英國人和荷蘭人通過不斷加大遠洋航行和長途貿易的力度,開始挑戰來自伊比利亞半島的海員。

總 結

偉大的探險將地理與歐洲的權力和商業政治、外交及宣傳牢牢地聯繫起來。

在 16世紀,新的地理信息創造了越來越多的行政官員職位——先是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後來在其他一些崛起的歐洲海洋勢力,如英國、法國和荷蘭——這些官員的任務是保存世界各地海洋的水文測量信息,並監督海洋貿易的許可。

一個世紀內,地圖被多次修改,呈現最為詳細的最新地理信息,這對於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君主而言尤為重要。

他們持續維護著《托德西利亞斯條約》的有效性,該條約將全世界的陸地和海洋粗暴地劃分為歸西班牙和葡萄牙所有的區域。越來越詳細的地圖隨之產生,目的是繼續向競爭對手強化其對新土地的占領。

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國王的贊助下,於15世紀最後幾十年開始了大探險,但由這些旅程產生的地理信息也通過義大利、德國和荷蘭的熟練製圖師印刷的地圖傳播給更廣泛的受眾。

印刷技術的創新,為製圖師和熟練的印刷、木雕和銅版雕刻工匠們打開了前所未有的新市場。除國王之外,政府官員、商船海員、學者們以及很多其他人士開始對新地理信息產生興趣。殖民者、僱傭軍和傳教士都希望在某種程度上能從歐洲人通向世界各地新領土的海上貿易擴張中受益。

當數以千計的歐洲船隻——卡拉維爾帆船、克拉克大帆船和西班牙帆船——航行越過海洋,尋找海外之地的財富以及尚未發現的地方的信息時,歐洲最熟練的製圖師則爭相將這些新的土地和大陸放在他們繪製的漂亮世界地圖中。

其中許多船隻從未回到故國的港口,而是沉于海底。幾百年後,部分沉船被人發現,它們為我們了解瘋狂的大發現世紀的概貌做出了貢獻。

雖然16世紀大部分的遠洋船隻都已永遠消失,但他們帶回來的有關新的土地的信息並未完全遺失。

許多航程的信息被記錄下來,這使得製圖師能夠在精美的文藝復興時期的世界地圖中比以往更準確地描繪那些遙遠未知土地上的海岸線。

贈書福利

本書以歐洲人製作的眾多早期世界地圖為切入點,描述了地圖上反映出的7-17世紀中世紀、文藝復興、巴洛克時期、啟蒙時代以及早期殖民探索、海外貿易等關鍵歷史階段的人類文明發展進程。時間上貫通古今,空間上打破了各地區文明的界線,內容涵蓋科學、工藝、商業、航海、工藝、政治、外交、宗教信仰等等,以演進視角、全球史視野再現了世界文明史的演進。

《歐洲地圖裡的世界文明史》

作者:[芬]馬里奧·T.努爾米寧

譯者:尹楠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現在,21君給大家謀福利啦,免費送書!

如何獲得?

在本期周末讀書下面留言,獲得的讀者將獲得贈書一本,同時,21君會在前二名以外挑選部分留言走心的讀者,也免費贈送《歐洲地圖裡的世界文明史》一本。

為了給讀者提供更多的機會,每四期連續贈書的活動中,同一讀者只能獲獎1次(同一微信ID、手機號、地址均視為同一讀者)

我們將在明晚的夜讀中公布獲獎名單喲~獲得贈書的小夥伴記得按照時間留下你的地址,逾時不候喔~(所以點讚前2的截止時間是1月13日20:00-21:00之間喲~註:準確的時間以21君的截圖為準;如遇突發新聞也有可能提前截圖。)

歷史上的地圖也有大學問。和我們聊聊你看完文章的看法吧~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