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文學雜誌

訂閱

發行量:6 

大學生詩頁 | 小島 劉西溪 左照天 許宇晴 音希 賀澤嵐 白海飛 王近松

陰霾之下白霜冰涼我雙手合十,只祈禱一個二十歲的月影斜出一株苜蓿*夢裡的孤獨太原學院白海飛那座迷人的小崗竟成了殺人的兇器水流均勻,我涉足而下溫度消失於流動,顏色類似宮廷的綠色染缸在夢裡,我的孤獨稜角圓滑像一件出土的首飾隱藏在塵埃下的記憶都以晶瑩之身,日夜掩飾凌晨的夢將它打開寄送到與

2020-01-12 23:27 / 7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插圖:梁雨

大學生詩頁

一條河應該怎麼流(組詩)

小島

*我答應你不再抽菸的時候

我答應你不再抽菸的時候

遠處

有一條銀色的魚

躍出水面

洗衣機里攪拌著

黑色的牛仔褲

客廳里很安靜

貓在思考

那片葉子是否為它而落下

海床上

一粒沙子碰撞了另一粒沙子

我們坐下來

你終於明白,我是認真的

*夏天

夏天在這個海島上一遍遍地排演

海灘里擠滿了人

岸邊站著椰子樹

雲的陰影偶爾遮蓋他們

他們總是躲避午後的大雨和雷暴

皮卡車

和戴著藤條斗笠的人被趕走了

他們被趕到地面裸露柔軟的地方

這裡有許多的樓宇

有許許多多的房間

在這樣的夏日裡

我們該怎麼數算時間呢

這是永恆的夏天

夏天之外已被遺忘

*一條河應該怎麼流

一條河應該怎麼流

才能匯入大海

一隻麻雀應該怎麼飛

才不會掉在地上

一個孩子要做多少夢

才能在早晨醒來

一根琴弦要撥得多響

才能讓人聽見

我看到河向前流

我看到麻雀向上飛

我看到孩子在早晨長高

我聽見琴弦斷裂的聲音

*海口

公交車穿梭城市

像是一顆粗壯的鋼釘

在土地上縫紉

坡巷村,一個老人上車

博愛南,下來一個孩子

半睡半醒之間

這個城市所有的排洪溝同時泛濫

雨水

海水

汗和母親的眼淚

在顛簸中倒灌

戀人在黑暗中親吻

老鼠在月光下苦行

車輪駛過的地方

從未被拆毀,只是不斷建造

有誰能拒絕

從磚縫和瓦礫中滲出的糖分呢

我們彎下腰舔食

亦如祖先,曾在戈壁中

舔舐裸露的岩層

*一個晚上

鐵擊打在鐵上

重的在上

輕的在下

如同父親的喘息

月亮被典當給黑夜

那個黎明我們將她贖回

身下的床

宛如大地

上面漂浮著亘古長存的河流

我們默數你的眼淚

直到,它在歸入大海前

被那個悲傷的漁夫

重新發現

*魚腹中的禱告

那條大魚在海洋中滑行而過

烏雲、雷聲

剛剛止息

他的腹中溫暖潮濕

他想起遙遠的陸地

正午的太陽和沙礫

他的父親和母親

正在趕往一座古老的神殿

那裡有一切年輕的回憶

斑鳩

和剛睜開眼睛的雛鴿

他聽到

大魚的呼吸

他自己的呻吟

還有陸地上的哀嚎

他突然想起

有一個地方

潔白

沒有影子

人們居住在透明的琉璃瓦房裡

也不再有皮靴踏碎露珠

海的深處

大魚繼續遊動

*卡瓦菲斯,你已經做了一件光榮的事

——水龍頭還在作響 (二首)

北部灣大學 劉西溪

你抬起頭,望著遙遠的路。可能會做些什麼,

打開一個窗子,並不清澈透明的窗子。

士兵鬆了一口氣,那是一個嶄新的國度。

獨裁者的銅像矗立在黑色的廢墟上,

那可是一件艱難、不尋常的新鮮事物。

你還是決定前往伊薩卡,一片智慧的島嶼。

萊斯特律戈涅斯巨人,獨眼巨人,野蠻的海神

都在等待,等待不能活的生命。

——救世主或者奴隸。

兩隻麻雀帶有慈悲的色彩,在古寺上咀嚼,

隆起的堆草垛上,冒起煙。

幸虧他手腳麻利,在急彎處停了下來。

蓋房子,搭戲台。索性就帶回整個春天。

陽光稀疏,精緻得讓人捨不得用的那種。

「現在至少讓我用幻覺欺騙自己,

才不至於感到我生命的空虛」

一個狂妄的少年,在天堂似的正午酣睡。

不要吵醒他,不要讓他與這個世界交談。

以免降低他對每一寸土地的遊蕩。

一個詩人說的:被深愛的音樂,

是發不出聲的。

*等風來

在燥熱之前,我們約定不說話。就算麻雀來,把

樹梢的雨滴打折。你就認真地聽,綠葉聲音里的

血絲

假若你用心,就攤開手指。

我看到你扭曲的發梢、額頭,以及眼角的潮

濕,來自接近落日的空氣。

這幾天,一直沒有關於你的音訊。

我數了好幾次廣場上忽然騰空的鴿子,和它們

走遠時無心遺留下來的顆粒。

這空曠的呼吸,我乞求你,就算把塵埃留下。

你可知道,半個黑夜裡,我錯過了時間和黎明。

有關正確和錯誤的想像,鋪陳在你的影子下面。

樓榭的犄角處,陽光在注視著。

雨後,終於在這石板椅上遇見你。我不能判斷

自己是否清醒。

因為你尚未開口,我敲打著文字。

我們如此靜止,就這樣等風來。

*收拾(二首)

南京理工大學 左照天

寫錯了就劃掉

或者再另起一張白紙

要收拾好心情

如果內心滿目瘡痍

就等待一晚

看大雪撫平世界

怕什麼?時間剛好

「我們只會隨著時光的流逝

簡單地變老。」

一顆小小的心

仍然在跳著

別急,這麼多美好的事物

咱們慢慢愛。

*陰晴

一直到中午

天空都是黑黑的

偶爾有一塊烏雲與烏雲之間

意外的藍色天空

像有人扒開了藍色傷口

露出了海。

剛剛出去接水的時候

陽光填滿了走廊

新生般的潮潤

我聞到了空氣中青草嫩芽的氣味。

從走廊那頭走到走廊這頭

天空又陰了起來。

我在教室的門口停駐著

才發現大風吹跑的不是烏雲

而是萬里晴空。

*煙火

安徽師範大學 許宇晴

預支一場煙火,在沿海

在以後很多個夏夜

一個約定從瞳孔溢出了

就算是爆裂過,在天空

和不曾到來的滿天火舌

成為流星,成為願望本身

包裹在夜的子宮中

煙火里會有不相熟的人嗎

燒起來的月亮十九歲

和許多死去的人一樣蒼老

又年輕得像紙一樣空白

乘電梯偷渡到大樓深處

最接近風和硝煙的地方

吊起兩枚等待的影子

一棵過早熄滅的樹目睹太多

不曾到來且從未逝去的煙火

*購物

蘭州大學 音希

在露天廣場

我們排隊付帳

你拎著你的伴侶

不時地

檢查他的保質期

還有幾年

無法輕信的你

想偷偷地拆開他的包裝

但總有人阻止你

那些精緻的反抗

禁止你全身而退

而你胸口有蠶

來自於白髮的感情

總使你先被打開

像一件殘次品

被你的伴侶拎著

往回走。我看見

他脫了線的毛衣

呈黑色

*祈禱

興義民族師範學院 賀澤嵐

整個晚上,她都在不停地被拯救

輸血。刺骨。滿臉淚痕

仿佛一條毒蛇從腳心鑽來,恣意妄為

醫生把星群藏進她眉心的秋水

用鐵鉗在她的肋骨里敲響碩大的紅玫瑰

然後取出泥濘,隱去上等毒汁

窗外。陰霾之下白霜冰涼

我雙手合十,只祈禱一個二十歲的月影

斜出一株苜蓿

*夢裡的孤獨

太原學院 白海飛

那座迷人的小崗

竟成了殺人的兇器

水流均勻,我涉足而下

溫度消失於流動,顏色

類似宮廷的綠色染缸

在夢裡,我的孤獨稜角圓滑

像一件出土的首飾

隱藏在塵埃下的記憶

都以晶瑩之身,日夜掩飾

凌晨的夢將它打開

寄送到與陌生人的擁抱里

我終於失聲

這是我最後的遮掩,薄弱

如一片蟬翼,在秋日萎縮而亡

*裁縫

雲南外事外語職業學院 王近松

雨滴從高處掉下,落在地上

在水塘中開出花

十三度的秋天,冷風開始在雨中

代孕一個冰冷的世界

屋檐下和瓦水窩外,水劃開兩個世界

坐在屋檐下的裁縫

將寬的衣服裁窄,將破損的縫好

來這裡一年多,颳風下雨都坐在縫紉機前

為需要的顧客裁剪衣領、衣袖

而這位裁縫,在幾十年後

也要別人為她縫一件壽衣

* 刊於《青春》2020年第1期

「青年寫,青年讀,青年評」

歡迎投稿、訂閱2020年《青春》雜誌

歡迎訂閱2020年《青春》

全年12期,單期定價15元,全年180元。微信訂閱僅需120元。

郵發代號28—11,全國各地郵局(所)均可訂閱。

//版權聲明:限於本公眾號人力和信息局限,所轉發文章,圖片等作品,請作者或版權方在後台留言,以便奉寄稿酬。感謝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