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道

訂閱

發行量:215 

社區團購2020年起死回生?2019融資額縮水50% 曾被預言只剩2-3家

文丨鉛筆道記者希言社區團購的故事尚未結束,近日,十薈團拿下8830萬巨額美元融資的消息讓這個模式再次回到聚光燈下。

2020-01-12 01:3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丨鉛筆道記者 希言

社區團購的故事尚未結束,近日,十薈團拿下8830萬巨額美元融資的消息讓這個模式再次回到聚光燈下。

2018年社區團購悄然井噴,融資額高達40億,巨頭也紛紛入場布局。當時有預測顯示,2019年還會有50-100億元的資金進入。

然而,2019年已過,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2019年社區團購企業共有8家披露了融資,融資總額約19億元,與預計的50-100億元可謂是天差地別。

2019年,曾經被稱為「未來社區零售第三極」的社區團購迅速轉冷,風口過後,併購、調整、關店成了社區團購行業的主題。有創業者表示,2019年社區拼團不是整個行業死一批的問題,是第一梯隊要死一批的問題。甚至有人預測,社區團購只會剩下2至3家。

從火熱到降溫,社區團購的問題紛紛暴露出來,但是在2020年,有從業者對其依舊抱有信心。

從2018到2019,資本迅速降溫

年關將近,走親訪友、置辦年貨被提上議事日程。相比去年的火熱,如今社區團購明顯降溫,年貨單量有所下降。

「去年元旦前後,僅禮盒裝的南美蝦就團了數萬元的單子,現在每期只有幾筐貨。」一位濟南的「團長」表示。

在資本市場上,社區團購的落差更加明顯。

數據顯示,就在各界熱議拼多多渠道下沉、獲客奇效的時候,社區團購於2018年開始井噴,融資額高達40億,巨頭也開始入場布局。因此,也有人將其稱為「未來社區零售的第三極」。

社區團購S2B2C的模式悄然站在了風口:通過「團長(社區店長)」,將小區用戶與平台深度連結,以「單品爆款+預售」的輕資產方式,滿足社區用戶高頻、快消剛需,以興盛優選、美家優享等玩家為例,微信小程序用戶規模快速突破200萬。

隨後,盒馬(阿里)、蘇寧小店以及每日優鮮等多家知名品牌,都相繼布局社區團購。當時有預測顯示,2019年將會有50-100億元的資本進入。

社區團購主要通過團長(寶媽、便利店、快遞站長)來連結小區居民,在線上微信群銷售及分發貨品(落地配),而平台則提供品牌、技術、貨源、物流、售後服務等支持。

團長統籌訂單後平台統一訂貨配送至團長手中,這種模式優勢明顯:供給端成本得到優化,用戶體驗升級,團長獲得佣金。然而,這一模式也非常考驗平台的供應鏈周轉速度、配送效率、產品品質以及團長的管理制度,一旦某個環節出現差錯,與消費者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關係就岌岌可危。

據業內人士分析,社區團購當初火熱的原因很簡單。

其一,在整體電商流量見頂的背景下,「群場景+社區團購」模式大大降低了獲客成本;其二,一二線城市年輕消費群體(19-24歲)崛起,經過O2O的習慣培養,他們天然適應了這種社群再造下的閉環模式。

2019年已過,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2019年社區團購企業共有8家披露了融資,融資總額約19億元,與預計的50-100億元可謂是天差地別。

資本降溫,從業者更是能切身體會到。

從2019年8月以來,關於松鼠拼拼裁員2/3、即將倒閉的傳言在網上不脛而走,業內也傳出松鼠拼拼遭遇融資不順的消息。對於外界的質疑,8月18日,松鼠拼拼發布公告稱「公司破產、倒閉」等為不實言論。

與松鼠拼拼一樣,呆蘿蔔在前段時間的遭遇也引起市場強烈關注。近日,呆蘿蔔再度發布公告稱,「經過十幾天的調整,呆蘿蔔於2019年12月9日同啟百店,從發源地——合肥再度出發,期待以全新的姿態服務廣大消費者。」此前,呆蘿蔔曾遭遇資金鍊斷裂風波,被曝欠款2.9億。

對於外界關注的「燒錢」問題,呆蘿蔔創始人兼CEO李陽表示,呆蘿蔔一共收穫了7億多人民幣等值美金的融資,這些資金全部真實到帳,且都投入到公司的發展使用,不存在「虛假」或者「未到」的問題,但是「低估了生鮮的燒錢速度」。

頭部企業如此,中小企業更不好過。松鼠拼拼楊俊曾表示,2019年,社區拼團還不是整個行業死一批的問題,是第一梯隊要死一批的問題。他甚至預測:「到(2019)年底,社區團購只會剩下2至3家。」

2019,社區團購的新主題

風口過後,併購、調整、關店成了社區團購行業的主題,並且巨頭企業的加入還加劇了這一過程。

融資熱情在2019年以來有所削減,與此相對的是網際網路巨頭的加碼。

5月,興盛優選獲數千萬美元A1輪融資,投資方為騰訊;6月,十薈團接入阿里旗下的1688(采源寶)和零售通;9月,同程集團內部孵化的同程生活拿到了亦聯資本領投的1億美元融資,亦聯是納斯達克上市公司歡聚時代旗下的獨立基金。此外,蘇寧在2018年底展開了「蘇小團」業務,2019年這一業務已有起色;拼多多則小範圍地投資了上海市內的蟲媽鄰里。

銀河系創投合伙人蔡景鐘錶示,行業的幾家龍頭公司已經有了頭部效應,在今年內幾乎分出高下。頭部的公司形成了,未來這些公司背後站著的是阿里或者騰訊的產業基金。

2009年進入下半年後,在行業風向陰晴不定的關口上,社區團購賽道迎來了合併第一案:2019年8月30日,十薈團與你我您宣布合併。據十薈團聯合創始人兼聯席CEO陳郢發布的公開信稱,兩家公司合併成為新十薈團,在完整保留團隊和業務、雙方現有業務和架構不受影響的基礎上,進行深度的業務和團隊整合,全力發掘協同效應。

作為社區團購領域兩個第一梯隊玩家,此次合併使得新十薈團市場規模躍居行業第二,僅次於興盛優選。

據了解,合併後的整合工作在2019年10月份已經基本結束,目前,新十薈團業務覆蓋60個城市。新十薈團CEO王鵬表示,新十薈團月GMV增速保持在30%以上,合併後三個月平均月GMV達到5億左右。

新十薈團的誕生,標誌著社區團購正式進入整合期。

你我您創始人劉凱曾在接受採訪中透露,過去,競爭者們為了打市場「開城」,往往將正常15個百分點的毛利率變成負15個百分點,以此搶占市場規模,但經過一年的市場演練,VC比2018年變得更看重風險。

這也是新十薈團成立的主要原因——在融資困難、模式燒錢的情況下,通過頭部企業間合併獲得體量與數字的提升,以說服基金持續加碼。

你我您與十薈團合併的邏輯還在於二者結合能夠提高「城市密度」。你我您從深圳起家,擅長南方市場,十薈團的城市布局著重華北、華東,二者融合後能夠覆蓋除了東北的大部分中國市場,對公司來說,合併能夠減輕開新城的負擔並減少履約成本。

實際上,在十薈團之前,你我您被併購的傳聞屬於松鼠拼拼。

據媒體爆料,松鼠拼拼曾試圖以併購你我您的方式進行下一輪融資,但最終併購以失敗告終。

2019年10月初,又有消息稱食享會和松鼠拼拼正在合併,但是最終松鼠拼拼和食享會的合併也被宣布告吹。

接近松鼠拼拼的知情人士表示,松鼠拼拼沒有與食享會合併,松鼠拼拼還是獨立自主發展,經過4個月測試後,松鼠拼拼將完全轉型為行業開放平台。

食享會也於去年年底宣布完成了騰訊雙百及老股東的B+輪融資。

2020,社區團購能迎來春天麼?

社區團購為什麼難做?

按照十薈團陳郢的說法,首先,社區團購的鏈條很長。一端直通農產品產地,做產地直采,以提供差異化的生鮮商品和商品體驗;一端直達用戶,甚至把電商標準的快遞模塊拆開,直接把控到倉、到社區和到用戶三個環節,以降低履約成本。長鏈條上的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容易產生牛鞭效應,影響後續環節的正常推進和用戶體驗。

其次,社區團購需要「養團」。養團就是提升團效(即單團的銷售額);這和零售行業里養店,看同店增長這個核心指標,異曲同工。在團效沒有達到較高水平之前,單均的物流成本很高,燒錢就會很厲害。而提升團效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全鏈條通力配合提供優質的用戶體驗。否則,在社群內,正面和負面的口碑都傳播得很快。在商品和供應鏈沒有夯實捋順之前,快速擴張收穫的反而是糟糕的用戶口碑、團長的吐槽和一大片死群。

第三,社區團購需要本地差異化運營。一地一味,各地消費特點不一樣,所以很大一部分供應鏈需要本地組織。另外,本地的社交關係和信任也需要積累,這個積累是需要很長時間。

合力投資副總裁彭洲也曾分析道,社區團購本質上是商業零售行為的要素再組織,初期小範圍內的商業嘗試得益於私域流量的便捷高效和高信任感,獲得了令人關注的商業成績。但是當大量資本湧入後,社區團購的商業模式就很難對超高的業績增長需求和令人滿意的服務水準進行有效支撐。

這時,社區團購走向「整合——融資——轉型」的方向就不可避免,因此,「社區團購進入洗牌期」成了行業共識。 據不完全統計,在2019年,社區團購行業內的併購案保守估算就有十幾起。

種種現狀總結下來,社區團購似乎已到生死存亡之際。

然而,有從業者對鉛筆道表示,「社區團購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慘。純線上社區團購模式可能存活下去會很艱難,但結合線下還是有生存的空間。社區團購這是一個真正可以創造價值的行業,對社會是個好事情,依然會有所為。」

銀河系創投合伙人蔡景鍾此前接受採訪時也表示,在社區團購行業,「更看好有線下資源的公司」,這是由於社區團購本質上是一種結構性機遇,在豐富購物場景的同時整合供應鏈,雖然是團購,依然脫不開零售業的範疇。

對於2020年,諸如新十薈團與食享會也在對線下進行布局。董旭稱,新十薈團在全國大概要布幾千萬個線下自提點,它是介於社區超市和團長之間的產物,具備了一部分超市的功能,能更好的幫團長去完成服務工作。」

而食享會在布局線下自提點的同時,還在幾個城市收購了本地的社區團購公司以及一些連鎖便利店。「現在大家都在找方法找突破。」

董旭認為,「當問題能夠真正解決的時候,這種模式會很好地走下去,所以明年大家可能會不停看到社區團購利好的消息出現。」

編輯 | 希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