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398 

金融業不良達5萬億,平安銀行AI等科技助力不良產業鏈發展

該行副行長郭世邦在推薦會上表示,當前,我國金融業不良資產合計有五萬億元,其中銀行業不良貸款兩萬多億元。

2020-01-12 04:0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月11日,平安銀行2020北區特殊資產推介會在北京舉辦。該行副行長郭世邦在推薦會上表示,當前,我國金融業不良資產合計有五萬億元,其中銀行業不良貸款兩萬多億元。特殊資產行業,這個圍繞不良資產品質、交易、清收和經營的大行業,將迎來一個全新時代。

據郭世邦介紹, 平安銀行自2017年初成立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伊始,就將這支隊伍明確定位為獨立專業的「特種部隊」。三年來,這支特種部隊經手處置了超千億不良資產,為平安銀行歷史遺留問題資產的盤活、資產資源的快速改善立下汗馬功勞。

不過,郭世邦表示:「未來,我們不再生產特殊資產,但我們可以做國內卓越的特殊資產服務商」。

郭世邦也表示,平安特管未來將打造生態圈,實現特殊資產行業參與方多個朋友圈的互聯互通。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該行持續推進服務產品上線、上雲,為生態圈提供網際網路服務平台。

據介紹,截止目前,多個由平安AI提供上雲支持的功能,已經在智慧特管系統上實現。如財產圍獵功能,利用科技手段、通過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對債務人的信息進行失聯修復、智能篩查,並發現隱藏的財產線索,從而實現清收。

還有智薦律師功能,對在庫律師展開畫像,根據案件訴訟階段,管轄法院、委律需求等,通過AI算法實現系統智能匹配律師執業地、擅長領域、關聯資源、過往業績等,最終智能推薦律師,實現效益最大化。

又比如智能估值功能,是在眾多的資產類估值模型基礎上,優化模型算法與應用規則,提高模型的精準度和便捷度。

郭世邦稱,智慧特管系統的未來將遠遠不止於此,它的終極目標是實現數據化經營,也就是在構建一體化數據信息共享平台的基礎上,實現律所、催收公司、品控公司、投資人甚至其他資產方的線上接入。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現在整個金融未來增量空間在逐步縮小,存量提升效率對整個社會價值的提升,對整個國家結構的優化有很大好處。現在很多存量風險都是債務型的,如果可以轉化成其他類型,相對融資結構的改善也有非常大的幫助,因此未來特殊機會投資前景廣闊。

不過,曾剛也提醒,不良資產「生態圈」,每個鏈條涉及到不同的機構,所以這裡面的本主比較多,某一個環節,某一個機構的監管政策,甚至貸款的監管政策都會影響到後續處置的效率和交易結構是否能夠成立的問題,這裡有很多的內容值得去關注。

鼎暉投資特殊資產基金執行董事吳銳表示,我們對不良資產處置產業鏈也有初步判斷,認為最大價值點是兩端,我們叫做微笑曲線,中間流通環節獲取的價值不高。「銀行有信息優勢、資金優勢,人員優勢,大家認為資產公司是不良資產消化的主力,我認為銀行才是消化的主力,每年銀行體系大概消化兩萬億不良資產,我們自己分析了是1.2萬億是銀行自己處理掉的」。

吳銳表示,鼎輝在這個產業鏈上投資了服務商,因為服務商起到了最終的消化作用,也可以獲取很大的價值。在他看來,不良資產在流轉環節流轉了很多,但最終處置力量不足。如果做中間環節的投資者不去終端落實自己的處置能力,或通過投資服務商的渠道強化自己的處置能力,很可能在不良資產產業鏈上要空手而歸,獲取不到投資的價值。

北京市國通資產管理公司副總經理侯瑞春認為,「不良這個市場,雖然在外圍看是個藍海,但行業內感覺到不見得有多藍,尤其是優質資產,還是競爭激烈。」

在侯瑞春看來,不良處置經過了1.0版本和2.0版本,現在開始探索3.0版本。具體做法是:「成立一個基金平台,從基金的模式更靈活,從負債端、資產端都能更靈活的對接市場」。

平安信託風控部總經理張艷如認為,不良這個行業的規模很大,但是缺乏市場培育,缺乏規則的建立以及規範。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市場裡面真正的金融機構沒有辦法參與進來,造成這個市場沒有大規模的正規資金方。平安信託想推動這個市場的規範、培育和完善。

張艷如認為,提升資產的價值,總結起來就是「大棒+胡蘿蔔」的方式,對於惡意逃債的人只能用「大棒」,對於真的是經營過程中不可預期的風險和不確定性造成的不良資產,需要用「胡蘿蔔」,專業賦能,進行產業重組提升它的價值。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