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櫻桃派

訂閱

發行量:169 

張含韻用配音讓韓雪灑淚,「超女」的傻白甜鼻祖用了14年撕下標籤

說到張含韻,大部分人最想到的,一定是「超級女聲」,「酸酸甜甜就是我」等詞條。然而,1月11日晚,張含韻參加了《聲臨其境》,出道14年的她依然頂著一張娃娃臉,然而卻推翻了外界已貼上多年的偶像派標籤。

2020-01-12 05:5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說到張含韻,大部分人最想到的,一定是「超級女聲」,「酸酸甜甜就是我」等詞條。作為初代超女,憑藉著清純的外表,她被認為是「傻白甜」鼻祖。然而,1月11日晚,張含韻參加了《聲臨其境》,出道14年的她依然頂著一張娃娃臉,然而卻推翻了外界已貼上多年的偶像派標籤。

要與演員劉琳、主持人朱丹、瞿穎比配音,張含韻站在其中的第一眼,感覺是來做陪襯的。14年來,太多人讚賞過張含韻可愛,卻甚少有人會說她實力不俗。

本以為她是個被各路神仙碾壓的青銅,沒想到開口卻是個王者。

在張含韻之前,劉琳的一段標準俄語配音加上幾乎原音重現斯琴高娃的表演,讓在座所有人都驚呼。

曾與劉琳合作過《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張含韻面對前輩雖說肉眼可見的緊張,但在配《冰雪奇緣》中的安娜時,一張口就讓引來韓雪的青睞。

驚喜遠不止於此,上一秒還是卡通小公主,下一秒張含韻滿嘴「東北味」。明明是川妹子,一段《夏洛特煩惱》中馬冬梅的配音讓張含韻好像馬麗本人,不但東北話說的溜,連粗狂又透著點憨憨的聲線都一模一樣。

連老演員何冰都對張含韻的表現十分認可,直呼這場真是神仙打架。

這樣的驚喜表現和眾人印象中的張含韻似乎對不上號,連與她認識多年的沈夢辰都激動得說:「我今天認識了一個全新的你。」

瞿穎則忍不住提問:「你怎麼發現你的聲音像她(馬冬梅)的?」

張含韻則表示,自己的聲音一直可以低下來,只不過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是「酸酸甜甜」。這段對自己聲線的解釋,卻隱隱約約有一絲抱怨。

2004年,憑藉著甜美的嗓音和清純的長相,沒有經歷過專業培訓的張含韻一路從成都賽區挺近總決賽,並拿下了季軍。作為某品牌的代言人,《酸酸甜甜就是我》和《想唱就唱》這兩首為她量身定做,充滿青春氣息的歌讓她成功俘獲了一群少男少女的心。

但是,這種火的勁頭沒過多久,晚張含韻一年出道的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等新生代「超女」人氣爆棚,而她這位曾經初代「超女」的人氣王則遭遇事業瓶頸,強敵太多加上唱片行業大環境變差遭遇事業瓶頸,簽約公司已經不願意投錢給她出唱片,最後甚至連公司都解散。年少成名,經歷過大紅大紫的張含韻,後來曾經直面自己曾經五年無事可做的彷徨。

對於這一段經歷,張含韻表示,當時最大的壓力並不是每個月都要還的房貸,而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幹嘛,畢竟除了唱歌,自己什麼都不會。

為了能養活自己,張含韻選擇去做電視台主持人。2009年,張含韻與柯藍,吳大維一起主持時尚節目,因為缺乏主持經驗,張含韻一度被心直口快的柯藍罵到哭。

好在,這份她既不擅長也不喜歡的工作足以支撐她的日常生活。

張含韻在工作中曾有幸結識劉德華,劉德華對這個乖巧又認真的女孩很是讚賞,收她為乾女兒。在張含韻最迷茫的時期,劉德華提議讓她轉行去做演員。

張含韻聽從了劉德華的建議,進入中央戲劇學院進修,學成以後便參演了劉德華監製的電影《初戀未滿》。

張含韻在電影里飾演的董啾啾可以說是為她量身設定的角色。當然,這部電影並沒有給張含韻帶來多少熱度,但卻打開了她之後的演員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由張含韻擔任女一號的電影里,李現也有出演。他是當時的男四號。當時的他可曾想過自己會成為2019年夏日限定的現男友?

2013年,張含韻出演《蘭陵王妃》,這是她第一部擔任女主演的電視劇。沒有劉德華的庇護,張含韻剛進組就受到了很大的質疑。由於「酸酸甜甜」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劇組的人都很擔心這個傻白甜的姑娘能否hold住角色。

張含韻自己心裡也相當沒底,她稱當時的自己是真的不會演戲。

觀眾給《蘭陵王妃》的口碑平均分為5.8分,播出以後,「曾經的酸奶妹妹竟然開始拍電視劇了」成為了該劇的一大看點。這樣的情形對於一直被困在「酸酸甜甜」標籤中的張含韻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繼《蘭陵王妃》以後,張含韻想要掙脫標籤的心情更加明顯。從《重耳傳奇》中膽識過人的公主齊姜,到《南煙齋筆錄》中痴情薄命的戴晚清,她接的劇本已經逐漸在脫離「傻白甜」類型。但提到這些劇名與角色,大多數人都會一臉懵圈。

2018年,張含韻在《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客串了兩三集,裡面被丈夫嫌棄,最終選擇與之和離的淑蘭就是她扮演的。但是這部劇匯聚了太多明星,張含韻的存在感幾乎透明。

角色重的劇不火,火的劇戲份又太少,對張含韻來說,此時最出名的仍然是十幾年前的選秀比賽。2018年張含韻參加綜藝《我就是演員》,她表露出自己想要撕下標籤,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去掉的無奈。

張含韻在歌手轉型為演員的路上走得尤為坎坷辛苦。雖然一直都在努力,但她似乎就是缺少一個時機讓觀眾見識到除了「酸酸甜甜」以外的自己。而如今參加的配音節目或許正是張含韻等來的時機。

與三位前輩同台,張含韻絲毫不顯遜色,反而出類拔萃,王耀慶為了爭取她來自己的戰隊不惜跳舞,rap加打拳,合作的心情相當迫切。韓雪則從一開始就非她不選。

最終,張含韻選擇加入韓雪的戰隊。韓雪喜極而涕,直言自己一直在等一個特別好的女生來跟自己的搭檔,而張含韻正是她要找的人。這樣的高度評價對於張含韻來說堪比久旱逢甘露。

雖然綜藝里,後期給張含韻加的介紹仍然是「酸酸甜甜就是我」,然而比起14年前在同一個錄影棚里站上「超女」舞台的女孩來說,張含韻已經大變身。

經歷過人氣巔峰,也經歷過五年低谷,如今的張含韻曾在採訪中直言自己屬於「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性子,她早已放下人氣愛豆的包袱,絕對不給自己設限,只認真把落在手裡的機會。如今來看,她並非說說而已。

在播出的幕後花絮中,第一嘗試配音的張含韻一直在努力跟著專業老師狄菲菲練習。由於感情過於投入,她經常情緒激動,淚光閃閃。當上台真正要去展示時,鏡頭幾次切到老師,她的表情都是一臉欣慰。

在提到配音角色的選擇時,張含韻直言,自己就是想要配一個別人聽不出來是自己的角色。「馬冬梅」確實也讓人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張含韻。

奪得過「超女」季軍,身為劉德華的乾女兒又曾經有李現作配,始終沒有再火起來的張含韻憑藉配音迎來了事業第二春,她的演員道路也可以用「酸酸甜甜」來形容。從「傻白甜」到「馬冬梅」,如今的她終於證明,除了「酸酸甜甜」,她也「可甜可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