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分享會

訂閱

發行量:8 

女兒被校園暴力,母親討公道反被小孩群毆,有一種暴力叫校園暴力

因為女兒在學校遭受校園暴力,母親打算去學校和校長談談女兒被欺凌的問題,試圖討回公道,但就在前往學校的路上,該母親遭到襲擊,被一群欺負女兒的學生校霸們打的鼻青臉腫。其實校園暴力不僅在國外,即便是在國內,也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

2020-01-12 06:5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關注我,每天分享有思想、有溫度的教育文章。

早上看到一則國外新聞。

英國《地鐵報》報導,因為女兒在學校遭受校園暴力,母親打算去學校和校長談談女兒被欺凌的問題,試圖討回公道,但就在前往學校的路上,該母親遭到襲擊,被一群欺負女兒的學生校霸們打的鼻青臉腫。



其實校園暴力不僅在國外,即便是在國內,也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我相信每一個人,在上學的時候,都或多或少的接觸過校園暴力。

記得在我剛上初中的九十年代,年級里有幾個男孩組成了一個幫派。通常這樣的幫派不止一個,一個年級可能有這麼兩三個幫派,幫派與幫派之間也經常打架。整個學校這樣的團伙可能有好幾個,這些幫派團伙除了喝酒打架以外,他們更多的是針對善良普通的孩子進行敲詐勒索,他們敲詐的手段很粗暴,動輒就拳打腳踢,似乎如此便能享受到一種暴力的快感。

老師拿他們也沒有辦法,除了口頭批評及大會點名通報以外,似乎也沒有其他的制裁方法。那時候,社會似乎也不是很關注這個問題,大家都覺得,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這些校園暴力的實施者即便是到了派出所,也就是被批評教育一下便放了出來,然後繼續在校園裡為非作歹。

然而,這根本就不是小孩子打個架這麼簡單的事情!我相信孩子們的善良,但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自帶這種善良。



記得上初三的時候,有兩個男孩在操場上火拚,其中的一個孩子一刀捅死了對方,據說好像是為了一個女孩。捅死人的那個男孩在學校很出名,基本上在學校是橫著走路的,所有的孩子見到他都很害怕。我對他有點印象,他當時特別喜歡隨便抓住一個男孩的領子,讓對方掏錢,倘若對方反抗,他就會啪啪兩巴掌上去加上一頓猛揍,他的綽號叫小刀,據說曾經手持一把小刀捅了別人十幾刀。其他的孩子也不敢打他,因為他和社會上的很多混混勾結在一起,經常在校園門口抓住一個看的不順眼的孩子就拳打腳踢。

這樣的孩子在每個年級都有兩三個,他們有時候也會為了利益火拚起來,但更多的時候是合夥起來欺負別人實施暴力。

每一個男孩在上學的時候,可能都或多或少經歷過這種校園暴力。

上初二的時候,有一天我和朋友走在路上,被一個校園裡的小混混攔住,他騎著自行車把我和朋友堵在路中間,然後問我們身上有沒有錢。

我們說沒有,他就開始搜我們的口袋。最後他從我們兩個人的口袋裡搜出了幾十塊錢,罵罵咧咧的想要打我們。走的時候,他看到朋友的皮鞋不錯,於是就把自己的破皮鞋脫下來扔給朋友,讓朋友脫下他的皮鞋穿上走人,在我的印象里,他整個過程非常囂張,雖然貌似同齡,但卻充滿了匪氣和戾氣。



我曾經也和一些朋友回憶我們的初中時代,當我們想起那些校園暴力的混混們,我們問自己,自己究竟為什麼要怕他們?

其實我們怕的不是他那個人,而是怕他對規則的無視和暴力的熱衷。

在這些校園暴力實施者面前,學校是沒有什麼規則和道理的,只要他們想做,便是全部的道理和規則。他們想欺負誰,想獲得什麼樣的快樂,全部是建立在暴力的這個基礎之上,這些校園的暴力實施者都一個共同點,要麼家庭氛圍不好,要麼就是父母爺爺奶奶管不住,他們已經習慣了放縱。

這些校園暴力的實施者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們從來沒有受過真正意義上的懲罰。無論是敲詐勒索還是打架鬥毆,無論是社會還是學校,對他們的懲罰都是如此微乎其微。正是因為懲罰成本如此之小,所以他們更加為所欲為。

我相信一些長久受到校園暴力欺凌的對象,肯定會在他成長道路上,在他的心靈深處留下一些不可磨滅的記憶。這些記憶,甚至讓他走向社會道路之後,依然抬不起頭來,在內心深處依然有一顆受傷的種子。



中學時候,班裡有一個小男孩,也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所有的人都喜歡欺負他。

有一天中午吃完飯,我看見他被幾個混混堵在牆角,肆意地對他拍來打去,整個場景就像幾隻貓挑逗著一隻可憐的老鼠。他們把他的口袋全部翻了一個遍,並且對他進行語言上的辱罵,而他只是低著頭沉默的縮在牆角。原諒我那時候膽小,目睹到這一切不敢說什麼和做什麼,其實我也一是一隻小綿羊,只不過比他幸運一點而已。

後來我還經常見到那個男孩,他總是低著頭一個人走來走去,臉上很少笑。再後來他轉學走了,我也不知道他變成了什麼樣子,只能希望他以後會變得更好一些吧。

長大後,看了電影《少年的你》和作家李尚龍的《刺》,深深感覺到校園霸凌和暴力對一個人的傷害。他們會讓一個孩子變得更加沉默,更加孤獨,更加絕望。



和我們那個年代不同,我們那時候,校園暴力一般只會發生在男孩身上,而現在的校園,似乎女孩有著和男孩一樣重的戾氣與暴躁。

經常在網上看見一群女孩子圍毆著一個孤單的女孩,對她施加身心的侮辱,其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摺磨侮辱,比之我那個年代更讓人心寒和痛苦!

我們的孩子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校園暴力發展到今天,像一顆毒瘤,越長越大?

任何校園暴力,無論是施暴者還是承受者,都會改變其命運的軌跡。我很想知道,那些當年校園暴力的實施者,後來都變成了什麼樣。我更想知道,那些孤獨的、默默的、一個人獨自承受校園暴力的孩子,他們在未來的日子裡,是不是還會擁有風和日麗與一臉陽光?也許一個我本善良的孩子,最後就變成了一個抑鬱者,甚至演變成了一個新的施暴者。

有些孩子的家庭也是不負責任的。那些校園暴力的實施者,很多時候也是某些家庭父母暴力實施者的犧牲品。一些不負責任的父母,通過暴力的傳遞,把自己的孩子也變成暴力的實施者,最終完成了暴力的傳遞,讓孩子成為了自己的犧牲品。還有一些家庭,通過不負責任的縱容,總是對外宣稱孩子還小不懂事,結果讓自己的孩子在失控的路上越走越遠。



依靠善良的天性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今天,要對校園暴力有個妥善的解決,就應該從兩方面入手。

一方面,建立相關的法律法規,通過強硬明晰的制度規範,對校園暴力進行有力打擊。同時也讓執法人員、學校、學生、公眾知道如何去操作。

另一方面,應該普及校園的自我保護意識,使每個孩子知道如何去保護自己,如何去尋求正確的幫助。要知道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多孩子面對校園暴力後,除了茫然無措外,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去做,我們的孩子甚至連怎麼保護自己都不知道。

現實生活中,很多遭受校園暴力的孩子,只能自己一個人躲在角落,自己安慰自己。而執法人員及老師和父母朋友,也不知道如何去保護孩子和學生。

我們不應該對校園暴力這個話題藏著掖著,而是應該把它晾曬出來,真正的去解決這個問題。解決最關鍵的地方,就是應該有一部完善健全的法律法規能夠提供製約,那些實施暴力的孩子,應該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而不是簡簡單單的批評幾句完事。對那些被霸凌的孩子,應該進行完善的心理建設和行為援助,我們要讓他們認識到,遇到暴力的時候,公平和正義選在站在這一邊。



這個世界最大的傷害,就是一個沒有犯錯的孩子,卻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這個世界最大的不公,就是那些原本應該接受懲罰的人,卻沒有得到相應公正的裁決。

我們希望善良能夠被真誠對待,暴力能夠得到有效的制裁。有了善惡區分黑白對待,我們的校園才能變得乾淨,每個孩子才能安安心心的坐在座位上書聲琅琅。

我們要永遠明白一個道理,我們的孩子只有健康、快樂、光明的成長,我們的孩子才有未來,我們的教育才有未來,我們的國家才有未來。

關於校園暴力,你有什麼經歷和見解,請留言交流。

PS:早上看了新聞報導,張老師想了很多,於是寫了這篇三千字的文章,文章里有自己的回憶,也有對校園暴力的個人看法,思想肯定不成熟,但所有的成熟正是從不成熟開始的。也希望大家留言交流自己的看法,理性的討論。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