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398 

人民幣上漲動能新舊交替 海外配置中國資產支撐上漲行情

對沖基金BMO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向記者指出,這背後,一方面是中美貿易局勢緩和令海外基金紛紛看漲人民幣匯率,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獨立」上漲行情倒逼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加大結匯力度,進一步放大匯率漲幅。

2020-01-11 07:58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 陳植 上海報導
編輯丨張星

導讀:如今人民幣匯率的上漲動能正處於新舊替換的過程,即企業結匯與海外基金抄底行為等舊動能正在褪去,全球資管機構戰略性配置中國資產的新動能則在迅速潮起。

隨著中美貿易局勢緩和,人民幣匯率正走出獨立的上漲行情。

截至1月10日19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9218附近,盤中創下去年8月以來最高點6.9213。與此對應的是,當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9351,同樣創下去年8月5日以來新高。

這意味著去年12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累計漲幅達到約1500個基點。

「考慮到1月10日美元指數與去年12月初基本持平——都徘徊在97.5附近,過去1個多月人民幣等於走出了一個獨立上漲行情。」對沖基金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分析師Aaron Kohli向記者指出,這背後,一方面是中美貿易局勢緩和令海外基金紛紛看漲人民幣匯率,另一方面人民幣匯率「獨立」上漲行情倒逼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加大結匯力度,進一步放大匯率漲幅。

多位銀行對公業務部人士向記者透露,12月中美貿易局勢緩和以來,越來越多外貿企業不再選擇屯匯避險,而是趁著人民幣匯率進一步上漲前迅速結匯以換取更多人民幣。

「這背後,不少外貿企業也有快速籌資償還銀行貸款與發放員工年終獎等經營需求的考量。」一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負責人分析說。部分外貿企業即便來不及結匯,也會通過遠期掉期交易或買入遠期人民幣期權對沖匯率持續上漲風險,而銀行將這些遠期頭寸拿到即期市場進行對手盤風險對沖,又會帶動人民幣匯率呈現更強的獨立上漲趨勢。

在他看來,即便當前中東緊張局勢令美元指數受避險資金追捧,從96.3快速反彈至97.5,但不大會改變當前人民幣匯率持續上漲的趨勢。究其原因,金融市場的注意力,正轉向今年大量海外投資機構戰略性配置中國資產所創造的人民幣匯率上漲新動能。

Choice數據顯示,過去1個月,通過滬股通和深股通凈流入A股的北向資金達到約728.45億元人民幣,今年以來凈流入超340億元,給人民幣匯率構成新的提振效應。

企業結匯「貢獻大」

「去年12月中旬以來,人民幣走勢與美元完全脫鉤。」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當時美元指數一度從96.6上漲至97.8,但同期人民幣匯率僅僅從6.96跌至7.01,呈現極強的抗跌性。

這背後,是大量海外基金在「7」附近大舉建倉人民幣多頭頭寸,因為在原先人民幣匯率估值模型里,貿易摩擦因子令他們將人民幣匯率均衡估值額外「拉低」約1000個基點,但隨著去年12月中旬中美貿易局勢緩和,這些機構認定人民幣匯率將呈現一波合理估值回歸行情。因此,部分基金不惜動用8-10倍槓桿在「7」建倉人民幣匯率多頭頭寸,令去年12月下旬人民幣匯率漲勢驟然提速,一舉推高至6.98附近。

「不過,真正觸發人民幣匯率出現約1500個基點獨立上漲行情的最大資本推手,還是外貿企業結匯盤。」上述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門負責人向記者透露,隨著去年12月下旬人民幣匯率成功收復7整數關口,外貿企業結匯盤驟然大增——多位企業財務部人士向他表示,企業高層要求他們務必迅速對閒置美元頭寸進行結匯,一旦人民幣匯率漲至6.93-6.95區間,整個企業外貿利潤將因此縮水5%-7%。

他發現,1月以來企業結匯熱情呈現一種奇特現象——即人民幣匯率越漲,外貿企業結匯幅度越大越快。尤其在近日人民幣匯率上漲突破6.95後,這種狀況越演越烈,甚至部分外貿企業一看來不及結匯,乾脆要求迅速買入遠期掉期交易或人民幣看漲期權進行套期保值以鎖定較低的匯兌成本。

「某種程度而言,他們極高的結匯意願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匯率漲幅,也倒逼自己不得不加大結匯力度減輕此前囤匯避險的損失幅度。」這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負責人指出。但這也讓此前在7附近建倉人民幣多頭的海外基金獲利不菲,他聽說有10倍資金建倉人民幣多頭的海外基金因此賺取逾12%的回報。

Aaron Kohli向記者指出,他們內部交易模型估算,在過去一個月人民幣獨立上漲1500個基點的過程里,企業結匯行為貢獻了約900個基點的漲幅。

「我們調研發現,很多企業之所以結匯熱情如此高漲,一方面是此前因貿易摩擦不確定性囤積了太多美元頭寸,一旦貿易不確定性緩解,他們有削減美元頭寸盤活資金的需要,另一方面年底很多外貿企業有償還銀行貸款與發放員工獎金的需求,也不得不結匯籌資解決資金缺口。」他認為。即便企業結匯潮落,多數海外基金不認為人民幣漲勢將就此停歇——隨著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戰略性配置中國資產,人民幣匯率正迎來新的上漲動能。

全球機構戰略性加倉中國資產

「目前,我們每天就在統計北向資金流入A股的資金規模,以此判斷人民幣匯率上漲動能還有多大。」前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

在他看來,如今人民幣匯率的上漲動能正處於新舊替換的過程,即企業結匯與海外基金抄底行為等舊動能正在褪去,全球資管機構戰略性配置中國資產的新動能則在迅速潮起。畢竟,這些全球資管機構加倉中國資產同時,勢必將美元轉化成人民幣頭寸,由此提振境內外人民幣需求,推動人民幣匯率持續平穩上漲。

中金公司宏觀團隊發布最新報告也認為,2020年存在三大因素將給人民幣匯率提供較強支撐,一是美元可能走弱,二是全球貿易局勢緩和有助於中國擴大出口提振經濟增長,三是金融市場海外投資資金凈流入持續上升。

記者多方了解到,全球資管機構戰略性加倉中國資產對人民幣匯率持續上漲的提振效應,還表現在他們大幅壓縮匯率風險對沖操作力度——以往,這些機構在投資人民幣資產時,就會在遠期市場買入外匯衍生品對沖所有人民幣資產持倉的匯率波動風險,但此舉導致人民幣上漲承受不小的壓力。如今隨著人民幣趨於上漲,這些機構乾脆不再開展匯率風險對沖操作,直接助推人民幣有望獲得更大漲幅。

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對記者表示,這背後,是全球資管機構對未來人民幣走勢有著自己的判斷,一方面近期中國CPI走高制約了中國央行降息空間,而其他已開發國家則延續此前降息步伐,導致人民幣兌日元、歐元、美元的無風險收益進一步增強,另一方面越來越多海外同行加倉人民幣資產,令人民幣匯率呈現易漲難跌的雙向波動狀況。

「因此,金融市場正呈現一種新趨勢,即全球資管機構戰略性加倉中國資產的力度越大,對人民幣匯率的看漲態度越堅定,人民幣匯率延續獨立上漲行情的時間越長久。」他表示。


本期實習編輯丨黃惠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