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網

訂閱

發行量:18619 

看到農民工笑臉最開心

講述人:李澤(河南省鄭州市法律援助律師、河南天景律師事務所律師)2011年,我被河南省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招募為法律援助律師,至今已辦理法律援助案件300多件,類別主要涉及人身損害賠償、勞動爭議、工傷賠償、勞動報酬等。

2020-01-13 10: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講述人:李澤(河南省鄭州市法律援助律師、河南天景律師事務所律師)

2011年,我被河南省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招募為法律援助律師,至今已辦理法律援助案件300多件,類別主要涉及人身損害賠償、勞動爭議、工傷賠償、勞動報酬等。其中,我為200多名農民工提供了法律援助,為他們追回工資及工傷方面的陪償300多萬元。不少同行開玩笑說:「你已經成了農民工身邊的免費法律顧問。」

農民工在城市務工,幹得活最累,遇到工傷、工資等方面的問題,因缺乏法律常識,容易走極端。近年來,隨著普法力度的加大,他們遇到法律問題時,能夠主動尋求法律援助,不再採取堵門、鬧事等方式了。看到他們求助的目光,我心裡既沉重又有壓力。每次通過法律援助幫他們解決問題,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時候。看到他們從滿面愁容到喜笑顏開,我感到最開心。

2017年4月19日,楊某在法律援助中心見到我時,含著淚說:「我是噴漆工,整天和油漆打交道,誰不知道對身體有害呀!可是出事以後卻沒人管了,如果不是放不下一家老小,我就不活了。」

看著他孤立無援的樣子,我讓他坐下,對他說:「你別著急,慢慢說。現在對農民工應援盡援,我們會給你提供法律援助的。」

從他語無倫次的述說中,我得知,2016年3月22日,他到某公司工作從事噴漆工的工作,沒有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2016年4月27日,他在對將要實施噴漆作業的物品進行噴漆前的包裹時,不慎跌落摔傷。

從2016年4月27日到2017年4月19日,距工傷認定期限屆滿只有7天時間了。我心裡咯噔一下,趕緊向他詢問相關情況,然後對他說:「時間緊急,如果錯過了就很麻煩。現在需要同時進行工傷認定和確認勞動關係。咱倆分下工,我準備《工傷認定申請書》和確認你與公司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勞動爭議仲裁申請書》,查詢、複製公司的工商登記。你準備工傷方面的證據和與公司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證據。後天咱們見面。」

我在一天之內為他準備齊全了有關申請文書,查詢、複製了某公司的工商登記材料。2017年4月21日,我們見面時,他在工傷方面的證據還沒有準備齊全。我又氣又急地說:「你務必在兩天之內把證據準備齊全。」

3天後,我與楊某在市法律援助中心碰面。看過並確認他的證據材料後,我把所有材料分成兩份,一份為工傷認定申請材料,一份為確認勞動關係的申請材料。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我和楊某先來到工傷認定機構提出工傷認定申請。被受理後,工傷認定機構要求提交楊某與某公司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材料。我又與楊某來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確認楊某與某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也被受理。

此時,我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因為楊某工傷認定申請期限即將屆滿的風險就此解除,此時距期限屆滿僅剩兩天。

在我的法律援助下,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裁決確認楊某和某公司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係。因某公司不服,確認勞動關係一事又經過法院一審、二審,最終結果仍是依法確認楊某和某公司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係。

收到確認存在事實勞動關係的法律文書後,我按之前工傷認定機構的要求,代楊某進行了提交。2018年5月4日,楊某在2016年4月27日遭受的事故損害被認定為工傷。

工傷認定後,楊某被鑑定為九級傷殘,停工留薪期為8個月。從2018年8月開始,我又為楊某提供了工傷索賠程序的法律援助。我依法為楊某計算了工傷的賠償項目並主張賠償。工傷索賠經過勞動爭議仲裁、一審、二審三個程序,於2019年10月終結。楊某獲得近26萬元工傷賠償。

拿到賠償金後,楊某笑呵呵地找到我說:「我真不知道該說啥好,沒花一分錢,法律援助中心幫我打了兩年多官司。」

我對他說:「法律援助就是維護困難人群合法權益的。你以後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就是我們最想看到的結果。」

此案辦結後,我迅速進行了總結。案件的風險點在於農民工工傷申請期限即將屆滿。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七條第二款,提出工傷認定的期限為一年,從事故發生之日起計算;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條第三款,工傷認定須以司法機關或行政機關的結論為依據的,有關結論尚未作出的,作出工傷認定決定的時限中止。

我充分運用上述兩個法律條文的規定,將工傷認定期限屆滿的風險排除了。因為在工傷案件中,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的期限很容易被忽視。對傷者的治療必然會耽誤一些時間,與用人單位的協商也會耽誤一些時間,如果用人單位惡意協商,則一年期限就會被耽誤。工傷認定申請期限一旦屆滿,工傷賠償這條路基本上就走不通了。

此案的成功辦理為我以後辦理此類案件積累了經驗,隨後辦理的於某工傷援助案等案件,辦案時間都大大縮短。我給農民工進行普法宣傳時總要說:「遇事要冷靜,要有時間觀念。遇到問題,及時到當地的法律援助中心尋求幫助。」

我深深地感受到,法律援助的陽光不但溫暖了受援農民工,也指引著法律援助律師在業務上精益求精。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紅旗 整理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