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1801 

21說案丨 全國首例!11億票據大案一審宣判 單位民生三亞分行構成票據詐騙罪?

一起涉及11億元的票據大案,其手法實在令人驚訝:票據中介買下空殼公司,虛開11億元商票,租用的兩家村鎮銀行同業戶,私刻「蘿蔔章」,透過自己控制的同業戶貼現,再買通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票據部負責人,獲得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背書,最終從銀行套取11億元資金。

2020-01-11 12:0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起涉及11億元的票據大案,其手法實在令人驚訝:票據中介買下空殼公司,虛開11億元商票,租用的兩家村鎮銀行同業戶,私刻「蘿蔔章」,透過自己控制的同業戶貼現,再買通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票據部負責人,獲得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背書,最終從銀行套取11億元資金。

2015年7月,票據中介獲得這些資金後,自行挪去炒股、彌補虧損、投資,最終因再次虧損、被騙導致資金鍊斷裂,商票到期後無法償還。

商票到期兌付被拒,這一鏈條上的9家銀行開始陷入了追索前手和被追索的連環訴訟中,經過長達兩年的民事訴訟,其他銀行的墊付幾乎都得到清償,只有鄂爾多斯農商行大約出現了7億元左右的窟窿。

於是鄂爾多斯農商行於2017年1月,以遭遇票據詐騙為名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隨後票據中介浙江金華人季銘銘、河北張家口人孫占新,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計劃財務部副總經理、票據業務客戶經理姚東、兩家村鎮銀行董事長等人被抓。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了解到,這一刑事案件,經過約3年的偵查、起訴和審理,鄂爾多斯中院於2020年1月9日正式宣判。結果令人詫異的是,因為員工受賄後對票據進行了背書,民生銀行三亞分行也被判處了票據詐騙罪,罰款500萬元,並對受害銀行鄂爾多斯農商行的損失承擔退賠責任。季銘銘、孫占新、姚東等人因犯票據詐騙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這一案件最大的爭議就是員工犯罪,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單位是否構成票據詐騙罪。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民生銀行了解到,該行三亞分行當庭就不服判決,已提起上訴。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的自辯書及該行代理律師北京紫華律師事務所錢列陽、王帥律師均認為該行不構成票據詐騙罪。

理由是員工姚東與季銘銘不存在票據詐騙的犯罪故意,姚東為個人利益而為他人票據轉貼現提供便利,超出了民生銀行三亞分行授權範圍內的行為不能代表單位意志。且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已對後手平安銀行寧波分行、民生銀行珠海分行等承擔了11億元的責任,如果民生銀行犯了票據詐騙罪,不僅沒獲利還承擔了損失,「自己騙自己」的邏輯完全不成立。

據民生銀行有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類似票據案件很多,因員工管理問題,判單位犯票據詐騙罪的這還是全國第一例。

購買空殼公司、租用同業戶

據檢察院起訴書,為開展票據業務,季銘銘、孫占新於2014年購買了杭州漢康貿易有限公司,於2015年通過黃祖仁、林子奈、展猛租賃了新疆庫車國民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庫車村鎮銀行)、貴州省從江月明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同業帳戶(以下簡稱從江月明村鎮銀行)。

黃祖仁、林子奈為季銘銘、孫占新提供了偽造的庫車國民村鎮銀行公章、法定代表人羅志全印章、匯票專業章以及蓋有偽造印章的空白A4紙、票據背書粘單。從江月明村鎮銀行時任董事長楊代書未經從江月明村鎮銀行同意偽造該行匯票專用章、票據中心章及楊代書印章,將蓋有偽造印章的空白A4紙、票據背書粘單通過他人交給季銘銘、孫占新使用。

而在兩家村鎮銀行同業戶出租的過程中,董事長均收受了了票據中介或者中間人的錢財。

判決書顯示,2015年初,黃祖仁為使用庫車村鎮銀行同業帳戶,通過網際網路聯繫到該行時任董事長羅志全,讓羅志全開設同業帳戶並交給自己使用。羅志全利用自己擔任該行董事長的職務便利,開設11個同業帳戶,並違規交給被告人黃祖仁使用。黃祖仁為感謝羅志全,給被告人羅志全行賄610萬元。

2015年7月,楊代書利用擔任從江月明銀行董事長的職務便利開設6個銀行同業帳戶,並違規將同業帳戶租給被吿人季銘銘、孫占新使用,從而收取租賃費。楊代書從季銘銘處共收到同業帳戶租賃費500萬元,其中200萬元轉入從江月明銀行帳戶,剩餘300萬元轉到自己控制的銀行卡內。

而季銘銘在2014年做票據業務時,就認識了姚東。2015年6月底,姚東主動找到季銘銘稱民生銀行三亞分行還有一些做商業承兌匯票的額度,問季銘銘是否做商業承兌匯票的業務,後季銘銘、孫占新決定做該業務,姚東要求季銘銘、孫占新在辦理完該票據業務後向其支付好處費。

至此,空殼公司已經買好、同業戶也租賃後控制在自己手裡,銀行內部員工已經買通,利用商票直貼,將企業信用變為銀行信用,通過銀行之間的轉貼現套取其他銀行資金的模式已經成熟。

11億元票據業務辦理過程

據了解,這11億元的商票又分兩筆,分別是6億元和5億元,手法高度類似。

其中6億元的辦理過程為:2015年6月底,季銘銘、孫占新告訴姚東準備以杭州漢康貿易有限公司為出票方簽發商業承兌匯票,以庫車村鎮銀行、從江月明村鎮銀行為直貼行。

姚東告知季銘銘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與庫車國民村鎮銀行、從江月明村鎮銀行之間沒有商業承兌匯票授信額度,不能開展商業承兌匯票轉貼現業務,需要有其他銀行作為過渡才能開展。後孫占新聯繫鄂爾多斯農商行做過橋行。姚東聯繫蘇州銀行、寧波銀行北京分行作過橋行,在聯絡過程中,告知民生銀行三亞分行會在杭州漢康貿易有限公司簽發的商業承兌匯票上背書。

過橋行聯絡完成後,2015年7月1日,季銘銘、孫占新以杭州漢康貿易有限公司為出票方簽發了6張面值為1億元共計6億元的商業承兌匯票,並在蓋有偽造的庫車村鎮銀行印章的票據粘單上「被背書人」處依次加蓋了季銘銘、孫占新控制但無實際經營的中航國運國際貿易(北京)有限公司等三個公司的印章,形式上完成票據直貼後,將票據交給了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票據人員。

2015年7月1日,寧波銀行北京分行與民生三亞分行簽訂了《商業匯票轉貼現合同》。2015年7月1日晚,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在銀行承兌匯票上籤章,背書轉讓給平安銀行寧波分行。平安銀行寧波分行將其中3張票據背書轉讓給興業銀行福州分行,將剩餘3張票據持有至到期。

2015年7月2日,孫占新聯繫鄂爾多斯農商並指使自己的工作人員給該行通過QQ發送了季銘銘加蓋了偽造的庫車國民村鎮銀行印章的《商業承兌匯票轉貼現合同》,鄂爾多斯農商行在該合同上蓋章。隨後,鄂爾多斯農商行與蘇州銀行簽訂《商業承兌匯票轉貼現合同》,蘇州銀行與寧波銀行北京分行簽訂了《商業承兌匯票轉貼現合同》。

此一系列轉貼現合同的簽署方式應與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與寧波銀行北京分行的簽署方式相同,即先通過郵件確定前手簽署意願,後補簽郵寄紙制合同。

由上看出,該筆票據的業務辦理模式為:由漢康貿易公司出票,經直貼銀行庫車國民村鎮銀行貼現背書後,由鄂爾多斯農商行作為第一手轉貼現行通過轉貼現合同方式經多家銀行賣至民生三亞分行,並由民生三亞分行轉貼現至後手,具體流轉路徑如下圖:

資金流向為:平安銀行寧波分行收到票據當日,將5億餘元貼現款支付給民生銀行三亞分行,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將貼現款依次經寧波銀行北京分行、蘇州銀行、鄂爾多斯農商行轉到季銘銘、孫占新租用的庫車國民村鎮銀行的同業帳戶,繼而轉到季銘銘、孫占新自己控制的帳戶內。

第二筆5億元票據的聯絡過程以及業務模式與第一筆6億元相同,僅過橋行不同。具體交易過程如下:

2015年7月6日,由漢康貿易公司作為出票及承兌人開立5張以匯眾道和能源有限公司為收款人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分別為1億元,合計5億元。經過多家企業背書後,於2015年7月6日由持票人南京進軒鋼鐵貿易有限公司向從江月明村鎮銀行申請直貼,貼現利率為5.5%。從江月明村鎮銀行扣除利息後支付貼現資金給貼現申請人,同日依次向鄂爾多斯農商行、河北銀行、寧波銀行紹興分行、民生三亞分行進行轉貼現,最終持票人為民生珠海分行。民生三亞分行處於轉貼現的第四位,民生三亞分行根據前手寧波銀行紹興分行申請,以4.53%的利率進行轉貼現,同日,再以4.38%的貼現利率轉貼現給後手,民生三亞分行預期收益約為35萬元。

票據流轉過程如下圖:

資金的支付流程為:2015年7月7日,民生銀行珠海分行向民生三亞分行支付4.886億。同日民生三亞分行向寧波銀行紹興分行付款4.882億元,民生三亞分行收益38.75萬元。轉貼現資金支付予寧波銀行紹興分行後,最終由鄂爾多斯農商行支付給從江月明村鎮銀行。

商票到期無法兌付後的追索

由於季銘銘、孫占新已租下兩家村鎮銀行帳戶,前述11億元票據套取的資金,扣除「過橋費」等到手10億多元資金,迅速被轉移到兩人控制的其他帳戶。巨額資金被季銘銘、孫占新用於炒股、償還債務、投資等。

判決書顯示,孫占新與他人簽訂合作炒股協議,將其中2億元投入了股市,另有3億元收購了北京大基醫療公司3億元商票,結果被騙。此外,還有部分用於償還季銘銘等人欠廊坊銀行的資金,部分用於雲南購買礦產。

季銘銘自述中也表示,11億元貼現款下來後,部分用於償還我們廊坊銀行的短期代持銀票;給大基醫療借款商票3億元(大基醫療沒有兌付,我和孫占新已經在北京報案並且立案。3億商票已轉給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給麼曉昌的理財投資款2億元;給廊坊銀行墊付遠期利息1.6億元;和豐聯金融公司買理財投資礦權2.8億元。

由於商票貼現資金已被挪作他用,且出現虧損。2016年1月,該11億元商業承兌匯票到期後,杭州漢康公司無力兌付。

此後,由持票人平安銀行寧波分行、興業銀行福州分行、珠海分行申請託收,因帳上無錢遭拒付後,依次向前手進行追索,並啟動法律程序。

第一筆6億元票據,2016年2月5日出票及承兌人漢康貿易公司現金清償興業銀行福州分行1億元。此後多家銀行陷入了連環訴訟。

從2016年3月開始,平安銀行寧波分行起訴民生三亞分行。民生三亞分行起訴寧波銀行北京分行。寧波銀行北京分行起訴蘇州銀行,蘇州銀行起訴鄂爾多斯農商行,經過層層訴訟和執行,前述各家銀行各環節都得到償付,僅鄂爾多斯農商行持有的7.3億元國開債券被拍賣,出現了損失。

第二筆5億元票據也是類似追償方式,由最終出資人民生珠海分行向民生三亞分行追索。民生三亞分行向前手追索。2016年4月13日,漢康貿易公司、寧波銀行紹興分行分別清償5000萬元,共計1億元。

民生珠海分行尚餘4億元票款未獲兌付。2017年11月30日,經民生銀行總行決定,民生珠海分行持有的4億元票據以帳務調整方式調整至民生三亞分行。

其他各環節仍通過訴訟連環追索,其中民生三亞分行訴訟追索寧波銀行紹興分行,已取得一審勝訴判決,由最高院二審;寧波銀行紹興分行訴訟追索河北銀行,由浙江省高院一審;河北銀行訴訟追索鄂爾多斯農商行,由河北省高院一審。以上連環追索訴訟,因鄂爾多斯市東勝公安分局以涉嫌刑事為由向審理法院發函要求中止,於2017年5月均被中止審理。

涉及刑民交叉,2018年10月12日,最高法院以具有經濟犯罪嫌疑屬性為由,裁定撤銷海南省高院一審判決,駁回民生三亞分行起訴並將本案移送鄂爾多斯市檢察院。寧波銀行紹興分行對河北銀行、河北銀行對鄂爾多斯農商行的追索訴訟預計將同樣被移送。至此,4億元票據連環追索暫時無法繼續進行。

民生三亞分行單位被判票據詐騙罪

由於鄂爾多斯農商銀行作為前述票據合同交易鏈條中的最前手,在其向前手庫車國民村鎮銀行和江月明村鎮銀行追索時,發現印章虛假、同業戶被票據中介控制等問題。

為避免最終承擔損失,鄂爾多斯農商銀行以被票據詐騙為由向鄂爾多斯市公安局東勝區分局報案。2016年12月26日東勝區公安分局正式立案偵查。

刑偵期間,公安機關發現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姚東收受季銘銘等人巨額現金1490萬,涉賺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2017年1月24日,姚東被鄂爾多斯市公安局東勝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24日被逮捕。

東勝公安分局於鄂爾多斯市檢察院退回二次補充偵查時,以民生三亞分行涉嫌對違法票據承兌、付款、保證罪補充移送審查起訴。

這11億元的票據詐騙案,刑事訴訟分別於2019年1月15日至17日以及2019年6月25日,在鄂爾多斯市中級人民法院兩次公開審理。

其中票據中介季銘銘和孫占新、姚東、民生銀行三亞分行以票據詐騙罪被訴,季銘銘、孫占新被訴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姚東被訴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江月明村鎮銀行董事長楊代書被訴職務侵犯罪,庫車國民村鎮銀行董事長羅志全被訴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黃祖仁被訴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偽造公司印章罪,林子奈被訴偽造公司印罪章。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姚東作為民生銀行三亞分行上海辦事處負責人,時任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計劃財務部副總經理,代表民生銀行三亞分行辦理票據業務,以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名義,置國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規不顧,勾結季銘銘、孫占新,共同設計並經過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層層授權、層層審批,實施了以不對企業資質進行審查、倒打款、清單交易的方式進行票據簽發、買賣、支付轉貼現款的行為,造成鄂爾多斯農商行等銀行11億元巨額經濟損失,嚴重破壞和擾亂了通過票據信用關係建立起來的正常金融秩序和交易秩序,所獲利益也歸單位。

因此,鄂爾多斯中院認為,民生銀行三亞分行構成票據詐騙罪,姚東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應以票據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此外,姚東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季銘銘、孫占新1490萬元,為季銘銘、孫占新謀取不正當利益,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2020年1月9日,該案一審宣判:單位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犯票據詐騙罪,判處罰金五百萬元。姚東犯票據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合併執行無期徒刑。季銘銘和孫嶄新均犯票據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合併執行無期徒刑。楊代書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羅志全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黃祖仁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犯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合併執行有期徒刑八年。林子奈犯偽造公司印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一個月。

不過該案一審判決尚未生效,因為多名民生銀行三亞分行和多名被告人當庭不服並提起上訴。

民生銀行有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類似票據案件很多,因員工管理問題,判單位犯票據詐騙罪的這還是全國第一例。如果這個判例確立,以後正常的票據業務都不敢做了,並認為這一判決可能緣於地方保護,判處民生銀行三亞分行犯罪,通過刑事追責的方式讓民生銀行「退賠」,可以彌補當地銀行虧損。

不過,這只是個人猜測。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