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666 

華林證券董事長被約談,證監會一年出手整治12家券商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2019年有多達12家證券公司被證監會採取了責令改正、出具警示函、監管約談等不同措施,其中不乏分類評級為A甚至AA級的券商。

2020-01-11 13:0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們130多家券商,比不過一個美國的摩根大通。」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11日在公開演講中再次表達了對國內券商提升競爭力的期望。

證券公司是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專業機構,擔負著資本市場的「看門人」的角色,其對企業信息披露、交易行為等環節的專業把關,是投資者參與市場交易的重要參考。

但是,如果證券公司本身存在「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經營管理混亂」、「嚴重損害客戶合法權益」等等問題,投資者的權益又如何得到保障?

證監會近日公布了對華林證券限制新增業務規模3個月的監管決定,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林立已被要求在2019年12月25日上午到西藏證監局接受監管談話。

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2019年有多達12家證券公司被證監會採取了責令改正、出具警示函、監管約談等不同措施,其中不乏分類評級為A甚至AA級的券商(詳見文後附表)。而華信證券也在2019年被撤銷牌照並行政清理。

華林證券「七宗罪」

近期市場行情回暖,各家券商開足馬力拓展業務,特別是中小券商多途徑尋求競爭突圍。12月數據顯示,上市券商業績普遍大漲,龍頭券商營收凈利環比紛紛翻倍,多家中小券商業績漲幅也接近100%。

不過,幾家歡喜幾家愁,漲勢一片大好之時,華林證券卻遭到展業限制。2019年12月31日,證監會向華林證券發出監管公告——「你公司內部控制不完善、治理結構不健全。按照《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第七十條的規定,我會決定對你公司採取限制新增各項業務規模3個月的行政監管措施。」

在此之前,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林立已被證監會約談。

經查發現,華林證券的公司章程以及各項制度中,均沒有規定各內控部門的職責分工。而對高級管理人員和下屬各單位進行考核時,未由合規總監出具書面合規性專項考核意見。

同時,華林證券對子公司合規管控不足,從未對子公司進行合規檢查,也未向另類子公司選派合規負責人,而向私募子公司選派的合規負責人也主要在母公司辦公。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投行、資產證券化業務等出現重大風險或違規問題涉及的責任人或責任部門,華林證券也沒有進行問責。

除上述4項問題外,華林證券的公司董事會、監事會、經理層中大量職位由存在關聯關係的人員擔任,甚至部分關鍵職位由一人兼任(代行),公司內部難以形成有效的監督制衡。總經理林立除在公司任職外,還擔任了深圳市立業集團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董事。而監事會主席任職也不符合《公司章程》第一百九十五條的規定,公司董事會授權不明確。

證監會認為,林立作為華林證券董事長兼總經理,對公司上述違規行為負有直接責任和領導責任。

5家A類券商合規不力

在2019年證券公司分類結果中,華林證券的評級為A級。包括其在內,僅12月份,證監會就對5家A類券商採取了行政監管措施,另外四家分別是國元證券(A)、浙商證券(A)、招商證券(AA)、東方證券(A)。

根據《證券公司分類監管規定》,證券公司分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大類11個級別。A、B、C三大類中各級別公司均為正常經營公司,其類別、級別的劃分僅反映公司在行業內風險管理能力及合規管理水平的相對水平。D類、E類公司分別為潛在風險可能超過公司可承受範圍及被依法採取風險處置措施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5家A類券商,全部都因為合規不合格而被採取措施。除華林證券外,國元證券合規不完善被責令改正,並被要求補充合規人力物力財力及技術支持;浙商證券也是合規不完善,自營、投行部門沒有專職合規人員,被證監會出具警示函;招商證券合規也不完善,存在資管、投行異地團隊缺少專職合規人員等等,被責令改正;東方證券合規與風控未做嚴格區分,且存在合規整改落實不力等問題,被責令改正。

合規,是證券公司的從業底線。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此前在做「證券基金行業文化建設動員」時就表示,證券基金公司必須堅持一切經營活動以符合法律法規、監管規定為第一準繩。合規經營始終是證券基金公司生存發展不可逾越的底線,這既是行業在長期經營實踐中形成的經驗,也是付出巨大代價換來的教訓。

「逾越規則的制約,熱衷搞各種監管套利,打擦邊球,短期內帶來了超額收益,但終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對個人、對公司、乃至對整個行業形象造成嚴重傷害。」易會滿稱,證券基金機構要把合規經營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國融、廣發問題多

2019年共有12家證券公司被採取措施,除上述5家之外,另外7家分別是國融證券(C)、五礦證券(BBB)、中天證券(BB)、廣發證券(BBB)、恆泰證券(BBB)、華信證券(D)以及西南證券(BB)。

華信證券已於11月份被撤銷業務許可,並進行託管及清理。公司2017年年報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結論,2018年證監局要求整改,但公司遲遲沒有完成整改,公司2018年年報再次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結論。

表象之下,是公司大筆資金被挪用,管理資產暗藏重大風險。華信證券現金集合資管計劃「爆雷」,現金管理1號等多隻資管產品在2018年3月出現重大流動性風險。背後是公司管理的現金類集合資管計劃較大比例投資信託資產,而信託資產到期日與現金類產品開放日不一致,與此同時,股東上海華信國際集團從公司調走6億資金一直未還。

對於上述問題,證監會認定華信證券「性質惡劣,情節嚴重,凈資本等風險控制指標不符合規定且逾期未改正,嚴重損害客戶合法權益,危及公司穩健運行」。最終,撤銷公司全部業務許可,對公司進行託管並實施行政清理。

廣發證券2019年一年之內被採取監管措施3次。先是6月份,廣發證券總經理兼風控委員會主任委員、廣發控股香港董事長兼時任總經理林治海,因廣發證券對香港子公司新業務風控不足、合規管理有缺陷、內部管控不力、向證監會報送數據不準確等,被證監會約談;緊接著8月份,因為上述問題證監會對廣發證券採取監管措施,限制增加場外衍生品業務規模6個月、限制增加新業務種類6個月的行政監管措施。

再到12月,證監會再對廣發證券出具警示函,要求其做好合規安排。證監會發現,廣發證券合規存在四大問題,不僅合規部門中具有3年以上相關領域工作經歷的合規人員數量占比不足1.5%、部分投行異地團隊未配置專職合規人員,而且,公司部分合規人員薪酬低於公司同級別平均水平。

同時,公司合規考核獨立性不足,對合規總監考核指標包括業績等影響合規考核獨立性的指標,部分合規管理人員甚至由業務部門考核或者允許業務部門對考核評級進行調整,合規總監對子公司合規負責人的考核權重不足100%。另外,公司部分重大決策、新產品和新業務也沒有經過合規總監合規審查。

國融證券問題也較多,風控流於形式,經營管理混亂,業務管控缺失,2019年5月份被限制債券自營業務6個月、暫停資產管理產品備案一年;資產管理事業部總經理陳冬濤被出具警示函,資產管理事業部的分管副總經理王晨昱被認定為「不適當人選」。

而五礦證券是「公司內部控制不完善」,被責令改正;中天證券在未分配利潤為負的情況下擅自分配利潤,董事長馬功勳、財務總監王力華被出具警示函,總經理李安有、合規總監吳旭被遼寧證監局監管談話;恆泰證券則因為兩融業務協助客戶「加槓桿」,機構交易部員工張超被出具警示函。

2019年12家券商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