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車險綜合改革今年有望實施!銀保監會下午的發布會全面解讀

第一財經記者在會上了解到,在當前的經濟背景下,部分企業出現經營困難的情況,銀保監會正在起草商業銀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監管評價辦法,將於近期發布。

2020-01-13 00:54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資管新規存量資產處置進度如何,是否會有哪些調整?2020年,商業車險費率改革如何落實推進?化解中小銀行機構風險、對違法違規搭建的金融集團,監管還有哪些措施?

對於上述問題,中國銀保監會1月13日下午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一一回應。

第一財經記者在會上了解到,在當前的經濟背景下,部分企業出現經營困難的情況,銀保監會正在起草商業銀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監管評價辦法,將於近期發布。

對於車險市場長期矛盾一直沒有得到根本解決的現狀,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表示,真正觸及根本利益的改革還未開始,車險綜合改革將在2020年適時推出;而對於部分銀行反映的理財業務存量處置過程中面臨一些困難和問題,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兼辦公廳主任、新聞發言人肖遠企表示,對於個別存在困難的機構,會適當給予靈活的措施安排。

車險綜合改革2020年適時推出

始於2015年的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正在向縱深推進,但高定價、高手續費、粗放經營、無序競爭、數據失真的問題也仍然存在。加快車險改革緊迫必要。

「我認為,車險改革目前都是一些小改革,真正觸及根本利益的改革,觸及利益藩籬的改革、深水區的改革還沒有開始。」黃洪表示,車險改革涉及到千家萬戶的安全出行,近年來,銀保監會在車險市場加大監管力度,取得了積極成效,但車險市場長期矛盾沒有得到根本解決。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銀保監會召開2020年全國銀行業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特別提出,要健全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推進再保險市場建設,擴大巨災保險試點範圍。

據介紹,2019年車險保費收入為8189億元,占財產險公司的保費收入比例為63%。

黃洪表示,對於車險市場的改革,下一步要從三方面入手:首先,要把握好改革的總體要求,改革的基本原則由市場決定、監管引導,調節總量、優化結構、擴大保障,提升效率、簡政放權,協同推進;其次,把握好改革的主要內容,交強險與商業改革相結合,條款與費率改革相結合,保障與服務改革相結合,市場與監管改革相結合,綜合施策,協同推進;三是,把握好改革的力度。

「目前,銀保監會正在制定車險綜合改革的具體方案,方案也正在廣泛徵求意見。銀保監會將在今年的適當時機正式實施車險的綜合改革。」黃洪稱。

資管新規過渡期內,整改有困難的機構將適當靈活安排

作為資管新規過渡期的最後一年,如何確保銀行理財平穩過渡備受市場關注。

資管新規過渡期為2018年4月27日到2020年末。整體來看,在資管新規發布實施後,銀行理財業務正按監管導向有序調整,呈現更穩健和可持續的發展態勢。

肖遠企表示,整體看,資管新規和相關辦法出台後,各家銀行資管業務平穩有序推進,存量業務按照有關要求規範。今年是資管新規過渡期非常重要的一年,銀保監會要求銀行認真執行資管新規和相關理財規則,在過渡期內處理好有關工作。

不過,近期,也有部分銀行反映理財業務存量處置過程中面臨一些困難和問題。

「有部分機構資管產品存量比較大,要在過渡期內完全轉型到位,個別機構還存在一些困難。」肖遠企強調,銀保監會要求這些機構制定整改的中長期方案,原則上要求必須在過渡期內到位,但對於存量規模大、過渡期內確實有困難的,也會研究相關安排,保證資管產品轉型能夠平穩有序到位,對於個別存在困難的機構,也會適當給予靈活的措施安排。

攬儲激烈程度大幅降低

歲末年初,大中小銀行的攬儲大戰已蓄勢待發。在此背景下,理財產品收益率也出現了一波小幅上漲。

例如,融360大數據研究院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2月16日至12月22日,銀行理財產品發行數量為2081隻,較前一周增加了57隻,其中非結構性理財產品1976隻,結構性理財產品105隻。期間,人民幣非結構性理財產品平均收益率為4.05%,環比前一周上漲2BP,連續3周上漲並創10周新高。人民幣結構性產品平均預期最高收益率為5.57%,環比上漲7BP。

不過,整體來看與前幾年相比,今年的銀行攬儲顯得有些不溫不火。

此前,一些中小銀行曾通過靠檔計息存款產品贏得市場。根據媒體報導,日前,監管部門通過窗口指導方式,要求銀行停止辦理關於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檔計息的相關業務。

「這幾年銀行攬儲的戰火硝煙已經沒有那麼嚴重,我們有些規定,同時也要求這些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要提高資產負債管理能力,所以這些年不像前幾年,攬儲的激烈程度大大降低了。「肖遠企表示。

肖遠企表示,下一步要研究在節日前後採取措施,一方面保證市場充足資金供應,滿足人民群眾在節慶期間的資金需求。同時,要保證大中小銀行機構有充足合理的流動性。從目前監管數據看,流動性、覆蓋率等指標都遠高於監管要求,整體來說中小銀行流動性都處於較好水平。

「攬儲方面,要求這些銀行要嚴格按照規定去做,不要做一些違反規定的行為,為了拉儲蓄存款踩紅線,如果發現,我們將嚴厲處罰,維護存款市場正常秩序。」肖遠企稱。

千方百計化解中小銀行風險

2019年,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取得了關鍵進展。比如,在處置問題金融機構方面,銀保監會會同人民銀行依法接管包商銀行,穩妥推進恆豐銀行、錦州銀行改革重組和風險化解。

作為三大攻堅戰收官之年,2020年,銀保監會會有哪些計劃安排?

肖遠企表示,總體上看,銀行保險機構的風險總體可控,各項運行和監管指標都處於合理區間。確實有個別的中小機構現在風險還比較高,且有的風險因為多種原因正在暴露。對於這些問題,銀保監會時刻保持警惕,對機構進行排查、進行名單制管理,並且千方百計想辦法進行化解。

他強調,對於高風險中小金融機構除了常規手段外也要採取主動出擊的措施。對於中小機構的風險,2020年同樣會採取綜合手段,根據每家機構不同情況,因機構採取分類措施進行化解。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日銀保監會召開的2020年全國銀行業保險業監督管理工作會議會議上,特彆強調,對違法違規搭建的金融集團,要在穩定大局的前提下,嚴肅查處違法違規行為,全力做好資產清理,追贓挽損,改革重組。

近年來,銀行業和保險業暴露出諸多風險。自2017年以來,銀保監會全面深入開展銀行業市場亂象整治工作,其中,公司治理、股東股權便是一個重點內容。

記者了解到,此前一些實體企業通過多種方式入股金融機構,從而形成金融控股公司,部分企業把這些金融機構當做了提款機,影響了金融體系的穩定。

「2017年初以來我們開展治亂象、防風險措施以來,已經整治了一批不法金融集團,這項工作還在持續推進。這些機構通過違法違規手段,採取循環注資、假出資、違規代持、隱形股東等方式入股金融機構,而且入股金融機構以後,也有違法違規的股東行為,比如不符合規定的關聯交易,嚴重干預機構的日常經營,和機構內部人內外勾結進行不法利益輸送,這都要從公司治理角度進行整治和打擊。」肖遠企表示。

規範的公司治理是金融機構穩健發展的重要基礎,制度建設也至關重要。實際上,銀保監會以及其他監管部門已經陸續出台了各類金融機構的股權管理辦法。

肖遠企表示,在股東資格的審查和優化股權管理方面,銀保監會在研究措施,切實把有專業能力、有長期誠信記錄的國內外專業機構引進來作為這些機構主要的股東。在公司治理建設方面也要做一些中長期安排。

黃洪表示,2020年在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方面的重點工作將從9個方面開展:穩妥處置高風險機構,完善銀行保險機構恢復與處置機制;繼續拆解影子銀行,大力壓降高風險影子銀行業務;加強資產質量監管,持續加大不良資產處置力度;堅決落實「房住不炒」要求,嚴防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對違法違規搭建的金融集團,嚴肅查處違法違規行為;深入推進網絡借貸專項整治;繼續努力配合地方政府深化國有企業改革重組,化解隱性債務風險;有效防範化解外部衝擊風險,做好銀行保險機構壓力測試;進一步彌補監管短板,加大監管科技運用,加快建設監管大數據平台,完善監管制度。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