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飯MV

訂閱

發行量:1 

癌細胞為什麼要殺死人類

我是一名起始因子車間的工人,我是F組的員工,組裡還有其他的同事,這台核糖體機和那條mRNA流水線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它有A,P,E三個窟窿,大小亞基兩個部分。

2020-01-13 03:0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是一名起始因子車間的工人,我是F組的員工,組裡還有其他的同事,這台核糖體機和那條mRNA流水線就是我們工作的地方,它有A,P,E三個窟窿,大小亞基兩個部分。

每天當AUG燈亮起來時,我們就開始工作。我們工作的內容就是把搭載了胺基酸的tRNA零件,裝配進入核糖體機,然後把機器開到前面流水線里已經組裝好的mRNA上,接著把零件用螺絲固定在mRNA上面。聽說裝配好的mRNA會被運到下一個工廠去咱,它們會組裝在一起形成一個龐然大物,就是這些龐然大物維持著我們賴以生存的這個世界。不過我從來沒見過,因為我一直都在工廠里工作。

而我的工作是最有技術含量但也最枯燥的部分。就是把每一個螺絲都按照上面的字母和mRNA的螺母嚴格配對,比如A字母的只能對U螺母,C字母只能對準G,我最喜歡的是I螺絲,因為除了他G螺母,其他的它可以隨便擰。當然我最喜歡的還是看到那盞UAG燈亮起來,因為那意味著終於下班了。

我很喜歡我的工作,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一直都在這裡工作,所以我也在這裡。我們每天看著信號燈上班下班,認真的擰螺母開機器,日子一天天的就過去了。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工作出現了錯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誤。我明明按照螺母的配對標準,嚴格裝配了每一個零件,可是最後mRNA裝配完的樣子,和平時看起來不大一樣,有的地方還特別奇怪。我趕忙找到了RB,他是我們的質量監督員,我把情況告訴了他。他及時聯繫了APC,P53等其他質檢員,一起開了一個會,決定去總部DNA大樓反應情況,查看給我們的mRNA是否出現了螺母序列錯誤。這種情況是經常發生的,不過只要去總部反應情況後,問題大多都會解決。

可是,這次好像不太一樣。他們回來以後告訴我沒有任何錯誤,說這是生產的新產品,過去的老式產品不能滿足需求了,所以總部做出了改動,這是一次高層突變,但對我們工廠沒有影響,我們只需要按照新的要求繼續工作。

我擔心這些改動會帶來問題,可是他們突然嚴肅的訓斥了我。我也只得繼續埋頭幹活,相信既然總部已經確認沒有問題,那應該就是沒問題。

過了段時間以後,我發現情況越來越糟了。我們做出來的mRNA越來越奇怪,不合理的地方也越來越多。接著又從總部調來一個傢伙,他叫ras,整個人就像打雞血一樣,可以幾天幾夜不睡覺,逼著我們工作。

我們每天累的精疲力盡,可是薪水卻越來越少,錢也買不到什麼東西。ATP市場裡經常貨物短缺,日子一天比一天差,可是我們還要不停的工作,去組裝那件奇形怪狀的機器。它真的是越來越奇怪,越來越醜陋了。

有一天我看著頭頂那條寫著「努力工作創造美好生活」的條幅愣愣的出神,嘟囔道我們的工作真的在創造美好生活嗎。這時身後一個聲音吼道,你是在懷疑總部的正確嗎?我回頭一看發現是巨噬細胞警衛,他按著手裡的溶酶體槍瞪大眼睛看著我,多虧邊上的老員工給我求情才沒追究。最後它狠狠的看著我說,下次再敢隨便表達抗原,不要怪我直接溶了你。

事後聽他們說是懷疑有壞人滲透了進來,可是一直抓不到,所以增派了很多警衛,搞的氣氛非常緊張。

現在我經常會害怕,這麼可怕的東西被運送出去以後,會組裝成什麼東西,它還能幫助我們維持現在的生存環境嗎,會不會把我們都害死,每次只要一想到這,我就擔心的睡不著覺。

不幸的是,我擔心的事情變成了現實。如今的我們每天都被逼著工作,領不到一點薪水,市場裡已經完全斷供了,我們已經幾天沒有吃過飯了。天氣也越來越冷,從沒這麼冷過,聽說前幾天附近的一條重要的能源管道斷了,原因也不清楚。

我們沒有辦法,就一起去找廠里的領導反應情況,希望得到一個解釋,希望問題能夠解決,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可是得到的答覆都是一樣的。他們說這是DNA總部的命令,讓我們繼續努力工作,困難一定會度過去的。

我們指著生產線那個奇醜無比的怪物說道,這是正常的嗎,你看看它的樣子,這種東西能幫我們生存嗎,它只會毀了我們!廠里的老人說道,我在這裡幹了一輩子了,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怕的東西,為什麼總部要讓我們生產這種東西,難道要大家一起毀滅嗎!

就在大家吵做一團時,一個機械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來,A配U,C配G,U配AG,G配UC,I配ACU,它像魔咒一般縈繞在每個人的腦子裡。他不停都重複著,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遠,天空也越來越暗越來越冷。

我和大家一樣,無可奈何的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的過去。

心裡想著,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死吧。。。


假裝我是分割線。


時間慢慢的流逝,我們每天繼續在生產線上工作著,薪水時斷時續,不過好在市場上的ATP會優先供給我們,保證我們不會被餓死,可以繼續組裝眼前的這些怪物。


領導和我們說,我們的隊伍里混進了壞人。他偽裝的很好,警衛們雖然每天巡邏但一直抓不到他。可是他卻一直在搞破壞,所以我們不得不更加努力的工作,去修復他造成的損失。雖然不知道我們現在做的有沒有用,但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吧。


時間久了,我們都開始私下議論,到底是什麼人破壞的能力那麼強,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甚至有人懷疑他是被虛構出來的,好嚇唬我們繼續工作。


直到有一天,工廠里突然闖入了一群陌生人,他們像瘋了一樣,砸壞了我們的機器,打傷了我們的工人。我們跑去找警衛,可是T警長卻說這不歸他們管,因為這些人身上沒有抗原,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他們也沒有執法權,我們十分氣憤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些傢伙還在背地裡搞破壞,偽裝成我們內部的人,破壞我的螺絲和螺母,影響我們的工作,尤其一對叫5氟尿嘧啶和6硫基嘌呤的傢伙,他們長的和我們太像了,經常能混進來。還有一個叫甲氨蝶呤的,喜歡偷走我們的四氫葉酸,讓我們沒有一碳燃料使用。他們的名字都十分奇怪,什麼阿糖胞苷,氮雜絲氨酸,可是卻非常擅長破壞我們的生產。


就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的工廠越來越難以為繼。直到有一天,廠長把我們全部召集了起來,他表情嚴肅的告訴我們,這群暴徒已經攻入並控制了總部大樓。他們宣

稱自己才是正確的,要推翻了原來總部的命令,並且給我們起了一個新名字,叫腫瘤。說我們是惡魔的爪牙,是死亡的幫凶,明明是他們在破壞工廠,還打傷了我們的工人,卻推卸責任說是我們把這個世界拖垮了。


廠長頓了一下,接著略帶顫抖的說道。還有一個最壞的消息,由於他們控制了總部。警衛們現在站在他們那一邊了,很快他們就會來抓人了。



眾人聽後一片騷動。我一時也驚呆了,自己老老實實幹活,怎麼就要變成罪犯了呢。邊上也有人喊道,他們憑什麼抓我們,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又沒做錯什麼,一切都是按照上面的要求做的。

是啊,我們就是普通工人,一切都是總部那群DNA安排的,為什麼要抓我們,應該找他們問責。我們為了修復這些損害,每天加班加點不辭辛苦,可到頭來卻變成了壞人,憑什麼啊!

突然有人提議到,廠長,要不我們轉移走吧,到別的地方去,我們重新再建一個廠,再重新開始。

大家一聽都紛紛贊同。廠長開著下面的人,過了很久才嘆了口氣說,到處都是他們的人,我們能去哪呢,沒有總部給我們提供新的mRNA,我們做什麼呢。如果還按原來的標準做,肯定會被發現,早晚會被抓起來了的。

而且。。而且我聽說在我們的工廠外面還有一層叫基底膜的東西,那是我們無論如何也逾越不了的障礙啊。

說到這,廠長的眼睛轉了轉,看著大家說道,除非。。。


正當廠長想繼續說下去時,突然四周發出一陣巨大的聲響,天空和大地瞬間被撕裂了,整個工廠被直接從地上拔了起來,如果有世界末日,我想一定不會比這更可怕。


幾乎所有的人都被這外來的力量抓走了,我掙扎逃竄著跑出了工廠,外邊到處都是天崩地裂的景象,眼前的世界崩潰了。沒等我多想,突然一塊巨大的東西砸了下來,我瞬間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聽到邊上有人說話。他是原來工廠的起始因子吧,好像有點異常啊。另一個人說,好歹還是蛋白質吧,給他泛素化一下。

接著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融化了,變成了一顆顆螺絲釘和小零件,那些每天在我手中擺弄著的tRNA,帶著我的零件們飛到了那條我熟悉的流水線上。

一個像我一樣的傢伙,對著手邊的鹼基配對表,將我一點一點安裝在了mRNA上。接著我和很多組裝完畢的mRNA聚集到了一起,我們組成了一個龐然大物,我想自己終於來到了工廠外面的地方。

漂浮在高高的空中,眼前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景,我第一次在這麼高的地方看著我曾經生活的地方。

我們曾經工廠的位置好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彈坑,天下地下到處都是一群肉芽樣的傢伙,他們正在緊張忙碌修補著缺損。不遠處巨噬警衛們在四處奔走著抓人,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塊頭看起來越來越大了。在這片騷亂地方的遠處,我發現了很多和我們之前一模一樣的工廠。他們星羅棋布的排列在大地上,哦不是,連天上也有。無數的小傢伙們在不停忙碌著,就和我們以前一樣,他們連結在一起,綿延到很遠很遠,直到看不清天與地的交界最後融為一體,裡面交替閃爍著的AUG和UAG燈猶如浩瀚宇宙中的點點繁星分外迷人,那一閃一滅之間仿佛代表生命的律動。

在燈影閃爍的最遠處,我看到一排排頂立天地的建築,它們有著雙螺旋樣的結構,和我以前聽說過的一樣壯觀,是DNA總部。他們時而解開時而交織,變幻莫測之間產生出許多熟悉的身影飛向了光影閃爍當中。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不知道這是夢境還是真實,我想可能這就是我的來生吧,如果是夢的話,那希望我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想,我們活過來了。

轉自知 乎,作者:個啦啦

侵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