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BAT區塊鏈一石二鳥

螞蟻區塊鏈之後,百度超級鏈1月初也啟動了區塊鏈網絡商業化,在發幣類區塊鏈應用炒作熄火的背景下,BAT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重視潛滋暗長:它們有意跳出「區塊鏈即發幣」的刻板印象,在政務、供應鏈、票據等場景做技術化定製。

2020-01-14 06:4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繼騰訊、螞蟻區塊鏈之後,百度超級鏈1月初也啟動了區塊鏈網絡商業化,在發幣類區塊鏈應用炒作熄火的背景下,BAT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重視潛滋暗長:它們有意跳出「區塊鏈即發幣」的刻板印象,在政務、供應鏈、票據等場景做技術化定製。不過,哪些場景是剛需,哪些「為了上鏈而上鏈」還有待探討。而站在商業角度,藉助區塊鏈拉動雲計算、AI、物聯網等業務,是BAT一致的小心思。

瞄準基礎設施

公測「開放網絡」是百度超級鏈2020年對外公開的第一個消息。當天,國家信息中心牽頭,中國移動(港股00941)、中國銀聯等聯合發起的「區塊鏈服務網絡」也宣布將於4月商用。算上已經公測的螞蟻區塊鏈聯盟鏈和商用一年多的騰訊雲TBaaS平台,頭部企業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重視不約而同。

儘管具體業務的叫法不同,「開放網絡」「區塊鏈服務網絡」以及BaaS(後端即服務,即為應用開發提供後台的雲服務)式的聯盟鏈的功能基本一致。

BAT區塊鏈相關人士均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自己的業務都能為用戶提供區塊鏈應用快速部署和運行的環境,是區塊鏈的基礎設施。

不過,廣義上的區塊鏈基礎設施的範疇很大。北京計算機學會數字經濟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王娟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區塊鏈底層平台屬於技術基礎,智能合約平台以太坊、企業推出的BaaS平台等都算基礎設施」。

這些基礎設施都是為了產業各方在區塊鏈技術落地的時候免去建設基礎設施,通過開發專項應用即可部署服務,降低了企業的區塊鏈使用成本。

相比之下,區塊鏈開放網絡的重要性和優勢在於傻瓜化。理論上來說,產業方利用已開源的底層技術或通過BaaS平台也可以自己搭建區塊鏈,而且百度超級鏈、螞蟻區塊鏈均已對外開源了底層技術。

但百度超級鏈相關人士表示,區塊鏈研發成本高、進入門檻高、資源投入大,即使有了底層技術,大部分企業和個人仍然沒有能力順利搭建自己的聯盟鏈、私有鏈。

降低了上鏈門檻也並不代表萬事大吉,在王娟看來,「區塊鏈技術並不深奧,重要的是鏈上有誰,如果加入別人的鏈,能和鏈上的企業或機構做成什麼事」,這就需要有更多的節點,有更多的用戶。

在節點數量上,百度超級鏈「開放網絡」接入了清華大學和愛奇藝等7個節點,螞蟻區塊鏈和騰訊雲方面並未透露聯盟鏈具體的節點數量。

由於牽涉到合作夥伴,且整個行業尚處在早期,BAT想要快速增加區塊鏈節點並非易事,但是用低價吸引區塊鏈用戶,是網際網路企業的常用策略。宣布公測時,百度超級鏈喊出了「1元即可使用區塊鏈服務」的口號,螞蟻開放聯盟則制定了前90天免費的優惠。

跳出爭議場景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特邀研究員劉峰對區塊鏈價格戰不覺意外,他認為在初期,尤其是toB的區塊鏈服務網絡更容易產生價格戰,「表面上看是價格戰,但更多是因技術更新換代給成本帶來極大縮減後,推出的產品戰略部署,價格只是一個呈現的維度。可以說到最後基礎服務設施的成本會降低到一個人人都能接受的程度,那時候區塊鏈技術才會真正深度融合到現有的產業場景中」。

區塊鏈場景落地是從業者的目標,但不是每個場景都適用。

由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點,金融成為區塊鏈的天然應用場景。在阿里和京東的組織架構上,區塊鏈與金融的關係也十分密切,如螞蟻區塊鏈隸屬於螞蟻金服、京東區塊鏈隸屬於前身為京東金融的京東數科,這種深度綁定讓不少人認為,區塊鏈即金融解決方案。

螞蟻區塊鏈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強調,「螞蟻區塊鏈不單在金融領域有應用,也在發力產業側。2020年,我們將繼續推動倉單和大宗商品協作網絡、數字物流、跨界供應鏈等場景的規模化落地。目前,螞蟻區塊鏈已經解決了包括跨境匯款、供應鏈金融、司法存證、電子票據等40多個場景的信任問題,月均增加2個」。

百度超級鏈則為醫療、司法、版權、廣告、金融、溯源等十多個領域提供解決方案。騰訊雲TBaaS的行業應用落地在保險直賠、資金結算、電子票據、供應鏈金融、智慧醫療和公益慈善等。

相比於抽象的技術,網際網路企業也更喜歡向用戶「安利」各種區塊鏈場景化應用,尤其是螞蟻區塊鏈和騰訊區塊鏈,在兩者的微信公眾號上,大部分內容是有關場景落地的具體案例。

但王娟認為,「並不是所有的分布式數據問題都需要一個區塊鏈解決方案關係資料庫。企業信息系統和目前的一些技術,其實已經解決了很多被稱為『可區塊鏈的』問題。區塊鏈是資料庫技術,適用於別人需要看到其他人數據的情形,出於不信任、防篡改、時間戳等各種需求」。

拉動關聯業務

市場需要時間驗證區塊鏈場景的真偽,但區塊鏈場景的擴展、用戶規模的增長,對關聯業務的拉動是同步的。

「區塊鏈是一個需要和物聯網、人工智慧等技術合作使用的技術。目前網際網路企業的雲計算業務比較成熟,大家都想讓雲計算搭上區塊鏈的順風車推廣開,因為真正大規模的區塊鏈網絡測試才剛剛開始」,王娟判斷。

這種密切聯繫體現在,騰訊雲區塊鏈服務平台TBaaS由騰訊雲旗下金融雲團隊打造。騰訊雲相關人士還以騰訊區塊鏈大宗商品區塊鏈倉單登記系統為例,介紹了區塊鏈與人工智慧、物聯網業務的協同。上述登記系統主要由倉單登記主系統、倉儲智能及電子倉單子系統和物聯子系統構成,需要基於物聯網設備、人工智慧解析、人工智慧圖像識別等技術。

百度超級鏈相關人士表示,「在區塊鏈的加持下,百度的人工智慧+大數據+雲計算將突破單個技術的瓶頸,發揮更大的作用」。用王娟的話說,「百度需要一個發力點」。

以雲計算為例,百度是BAT中最晚雲計算商用的,比騰訊雲晚了兩年,比阿里雲晚了六年,百度雲計算營收也有不小的差距。

2019年三季度阿里雲營收92.9億元,騰訊雲47億元。而百度僅披露了2019年一、二季度的雲計算營收,分別是13億元和16億元,並未在2019年三季度公布雲計算營收。按照目前的差距,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百度雲計算在短期內追趕阿里和騰訊的難度不小。

正是因為尚有差距,百度超級鏈希望由技術手段來彌補。比如百度超級鏈可直接向用戶提供開放網絡,而非螞蟻區塊鏈和騰訊區塊鏈的BaaS形式。

這種更傻瓜的形式,「目的是希望吸引更多的用戶,是企業真正想做區塊鏈的表現」,王娟說。

占得先機的螞蟻區塊鏈則更加開放,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螞蟻區塊鏈誕生在雲上,與阿里雲天然協同,也正在與更多合作夥伴一起,共建未來開放生態」。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本文源自北京商報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