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講商業

訂閱

發行量:1 

百度20歲了,它很焦慮

按照中國人的傳統,20歲是個重要的坎兒,它意味一個人正式邁入了成年階段,他的步子穩了,但肩上的擔子也開始重了。

2020-01-14 13:52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王興今天的飯文吐槽百度的流氓。搜索最早的完美體驗叫「用完即走」,所以它才可以成為入口,但百度一直就是要截流截流。防守,就是衰敗的根源。



百度,成年很焦慮


2020年1月1日這一天,百度迎來了它20歲的生日。按照中國人的傳統,20歲是個重要的坎兒,它意味一個人正式邁入了成年階段,他的步子穩了,但肩上的擔子也開始重了。但對於百度這家公司來說,它的成年禮卻有些尷尬。沒錯,這家公司已經度過了他最輝煌的成長期,它的現狀不僅沒變得平穩,反而充滿了焦慮。


最讓百度焦慮的事情也許就是他開始掉隊了。曾幾何時,當人們提到中國的網際網路時,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BAT,也就是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三家代表性企業。這三家企業各有鮮明特色,並且一直是各自領域的壟斷者。但時過境遷,在過去十年的移動網際網路大激盪中,百度錯過了一輪又一輪的機遇,爆發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結果是殘酷的,這家公司已經遠遠被阿里和騰訊甩在了身後。如今的百度僅有不到500億美元的市值,已經遠不及阿里的十分之一。原來的BAT早已只剩下AT兩家巨頭的對壘,而百度則如同那塊被風吹散的招牌,變成了一家普通的網際網路企業。


玩不了三國殺並不是百度焦慮的全部。相比於落後於自己的同輩,後輩的威脅更讓這家公司感到恐慌。在過去的十年中,美團、頭條以及滴滴等更為年輕的公司成為新時代的領軍者。當然作為前輩的百度不是沒有嘗試過創新,它也做過外賣,搞過金融,投資過共享出行,並且試圖在資訊領域同後來崛起的今日頭條展開競爭。但這些戰役的成果都不盡人意。儘管百度號稱自己有10億用戶,但它就是沒辦法將他們變成各個垂直領域的忠實粉絲。結果是百度不得不處理掉多項業務,轉而退守搜索這一項仍具有護城河的領域,並且試圖依靠信息流和短視頻來繼續占有用戶的注意力。


這或許不算失敗,但它本質上仍舊是一項防禦舉措,而且是以一種極為霸道的方式。去年年初,一篇《搜尋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直指百度搜索將一半以上結果導向了自己的百家號。百度的算盤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但他引發的卻是內容生產者的集體討伐。更為尷尬的是,當它開始模仿後輩的時候,後輩們卻在一次次發起對百度的進攻。去年下半年,今日頭條上線了自己的搜尋引擎,儘管這在短時期內仍無法取代百度,但如果後者持續維繫當下的商業模式,無法創造出真正優質的內容,那麼遲早一天,它引以為傲的搜索壁壘也將被徹底擊破。


一家企業之所以出現問題,最根本的是其內部出現了問題,百度也不例外。企業本應該以客戶價值為核心導向,但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這家公司顯然更關注利潤數字和財報報表。這或許是魏則西事件,競價排名醜聞等不斷湧現的根本原因,也正是這家公司逐漸被拉下差距的核心所在。太過於關注眼前利益,不僅會使一家企業忽視成功源於為客戶創造價值這一使命,也會使它失去創新的真正動力,逐漸淪為平庸。


當然百度的幸運之處在於,當投資者狠狠拋棄它的時候,當各種負面新聞此起彼伏的時刻,這頭大象也在掙扎著跳舞,寄望於改變現狀。在過去的幾年中,百度的創始人李彥宏親自上陣,採取了一輪又一輪的內部人事和業務改革舉措。這些調整到底能否奏效?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敢下肯定的結論。但有一點能肯定的是,去年夏天那一瓶澆在李彥宏頭上的涼水,已經徹底讓李彥宏感受到了危機。這一事件發生幾個月後,李彥在內部信中告誡他的員工,「大膽創新勝過平庸保守」,百度必須「付出100倍的努力,取得10倍的優勢,方可領先1步。」



李彥宏押注的是人工智慧等下一代技術,在他的預判中,在未來的「智能經濟」時代,百度只有抓住技術的價值才能立於不敗之地。這種對未來的想像不無價值,也為百度指明了方向。但即便如此李彥宏也仍然面臨著諸多困境。首先是人工智慧技術的商業化落地仍需時日,百度還需要持續投入;其次是人工智慧賽道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競爭者,百度已經不復有當年獨占鰲頭的優勢。百度的前景仍舊會充滿挑戰,未來也同樣是這家弱冠企業的焦慮源泉。


當然李彥宏還充滿機會,這不僅僅是因為百度是瘦死駱駝比馬大,在技術和市場方面仍然具有雄厚的實力,也是因為他在2019年所作出的另一個預判:在未來,全球技術創新將逐步進入中國時間,中國的技術創新有可能走到世界前面。百度是一家根植中國的企業,它過去的成長和壯大皆源於中國機會,而如果未來真如李彥宏所料,那麼我們相信他也能抓住這樣的機遇,並且成為這種未來的創造者之一。千言萬語一句話,所有成長中的焦慮都需要通過更快的成長來解決。百度涅槃,猶未晚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