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實科技

訂閱

發行量:4 

今年至少分1億現金給用戶!唱吧陳華的新版本和新計劃

唱吧發布了自己的最新版本,對於這事,陳華賦予了它更大意義,他認為,這是唱吧升級了自己所處的賽道。根據規劃,唱吧將在新版本中推出和疊代一大堆新功能,包括K歌功能、排行榜的重構,包括視頻的錄製、剪輯和上傳,及內容的呈現等,還有各種圍繞音樂作品後期的專業服務乃至發行等服務。

2020-01-14 14:0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唱吧發布了自己的最新版本,對於這事,陳華賦予了它更大意義,他認為,這是唱吧升級了自己所處的賽道。

根據規劃,唱吧將在新版本中推出和疊代一大堆新功能,包括K歌功能、排行榜的重構,包括視頻的錄製、剪輯和上傳,及內容的呈現等,還有各種圍繞音樂作品後期的專業服務乃至發行等服務。

甚至,還有一個龐大的分錢計劃:陳華希望至少在2020年分給用戶1個億以上

這事的觸發,是來自他對自己產品的反思。這個明星CEO有一天反思:用戶為什麼認為唱吧不性感了?我們讓自己繼續性感下去?

一段時間以來,唱吧的變現都做的非常好——他們的資本動作已經排在眼前,但這事暫時沒到宣布的時候——反而讓產品創新這件事情慢了起來。對比全民K歌,唱吧的用戶量級已經被對方超越。

部分和全民K歌背後的「爸爸」——騰訊的充沛資源有關。全民K歌這個團隊對社交的深度理解和運用,讓這個內部孵化的產品迅速爆發,成就了賽道第一。曾經暢銷書《小群效應》中回憶過這個產品的成長曆程,全民K歌團隊剛組建時,甚至目標只是市場老二,他們認可唱吧在市場的行業第一位置,認為自己會遠遠不及。但意想不到的是,全民K歌發展迅猛。

陳華對此有深深的反思,更深的想法仍然要解決問題:如果對方靠著社交彎道超車,今天唱吧怎麼再度超車?

這個問題的思考和回答貫穿了2019年全年,直至2020年初,唱吧發布了最近版本,算是認真回答了這個問題:

唱吧要升級自己所處的賽道。

讓競爭從「工具+社交」,變成「內容+工具」長期拉動用戶活躍的玩法從社交回到內容。

我們因此可以理解新版本中的種種變化,因為都是順著這個變化而來。甚至,唱吧連自己的slogan和定位都改了:以後不再是唱吧APP,而是「唱吧音視頻」

假如我們也在賽道中遇見激烈的競爭,可以怎麼超車?唱吧的思考有什麼借鑑?在新版發布後的第一時間,見實約到CEO陳華面對面長聊,聽他詳細說起變化背後的思考和故事,以及後期的計劃。我們不妨一起聽一聽他直率的敘述:

唱吧音樂集團創始人兼CEO 陳華

是不是你認為這幾年唱吧沒有創新?我們也覺得沒做好。

這當然會有原因,這裡有一些自己的思考。

一方面當然是對方很強大。全民K歌圍繞社交,用戶量大、拉動用戶活躍的能力強,加上背靠騰訊大樹,這會讓我們在K歌賽道上優勢減弱。我們必須要承認對手很強。

二是唱吧做了很多周邊創新,如麥克風、線下迷你量販式KTV,我們做的都很好,可以說遙遙領先,就連第二名在哪都看不到。只是市場上看的是唱吧APP,看的是這個產品為什麼沒有了2012年、2013年那樣驚艷、能夠形成風潮的感覺。

於是團隊用了2019一個整年在想:我們要變成什麼樣子?比如在2020年我們要變成什麼樣子。思考和討論的過程就不說了,我們可以直接聊聊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

我們應該做年輕時尚的產品。

我們的競品是家人很多、熟人關係網,這是他們的長處。唱吧則是有很多優秀音樂愛好者和音樂達人,他們年輕、時尚、音樂屬性很強。這是我們的長處。從用戶屬性上看,唱吧更值得做年輕時尚的產品。

到了2019年4-5月份,團隊進一步想明白了一件事,即:

應該成就用戶

他們可能不一定要K歌的產品。既然他們很忠誠、產出的內容質量極高,他們需要什麼?其中,還有很多人最後離開唱吧去了其他平台,他們為什麼離開?他們又需要什麼?這是我們一直在追問的問題,在用戶中得到了這些答案:

一是這些用戶是非常牛的娛樂玩家。他們不僅翻唱厲害,還有表演能力、原創能力,甚至能開演唱會,這在過去沒法滿足。

二是他們想出名。只是過去唱吧的榜單限制住了這個需求呈現,過去榜單因為各種原因,很難實現將優質的用戶呈現出來,很難實現公平的呈現。

三是想養活自己。這麼多喜歡音樂的人,現在也只能將音樂作為自己的興趣愛好,而不能養活自己,這件事情聽起來是不太對的。

2015年時,就有很多唱吧用戶去做微商、開網店、接廣告。當時我們認為這些事情很危險,因此做了封禁。

但實際上,我們反而是不是對的,導致這些用戶轉移走了,成為了獨立生態。他們這麼做的本質,是因為用戶想掙錢,而唱吧沒有幫助他們,也沒有提供合適的工具和手段。

團隊看到這些問題後,就在4-5月份回到用戶角度去重新想「用戶想要什麼」,而不是原來產品有什麼功能就去強化什麼。

順著這個問題往下走時,到了2019年的8-9月份,我們又想明白了另一個事情:既然唱吧留存不比競品差,只是30天活躍這個數據略低,意味著我們缺少拉動長期活躍的手段。要想提升更高的長期留存率,不應該是簡單的修補,而應該升級自己的賽道

這就需要去們去尋找當下年輕人願意重複使用的產品和需求。

我們解讀行業,發現過去是「工具+社交」為主,內容消費占比很低。但在唱吧中,80%用戶都在產生內容,其中20-30%天天唱歌。

這個數據面前很少有平台能夠做到,即使國民級產品抖音、快手也不成。他們能百分之幾就差不多了。

而且,唱吧的私域流量及其強大。用戶直接打開關注就能看到自己喜歡的內容,路徑很窄。用戶要麼是來唱歌的,要麼來只看喜歡的人,其他的事情不關心

這還是因為過去唱吧歷史造成的。早期唱吧榜單是很好的捧新人的路徑。後面榜單公信度下降,灰黑產、刷榜等都來了,導致大家不信任榜單,只關心自己喜歡的偶像。因此造成的好情況是私域很強大,壞情況是唱吧推什麼新玩法都沒有效果。

既然認知到這些問題,我們應該怎麼解決呢?

唱吧要回來,重新成為內容消費平台。因為只有這樣,用戶的使用頻率才能上升。過去工具時代,用戶一周使用一次就不錯了,如果沒有內容消費不會天天上來。

因此問題變成:究竟是什麼內容呢

之前唱吧也上了各種Tab,發現還是不行,解決不了這個需求。大家還是不欣賞這些內容。後來才反應過來:我們限制了內容形態。

大家都是拿著唱吧k歌,內容再好也只是k歌。而我們的用戶有非常好的內容創作能力,因為平台限制沒有放出來,也沒有讓他們看到這些內容。

所以我們做了最簡單、最重要的變化,也就是1月11日發布的這個最新版本10.0,簡單說:

唱吧要做一個1-10分鐘的泛音樂類音視頻平台。

我們不再是K歌類產品,而是音視頻平台。我們不做快速進入高潮的內容,而是聚焦精心製作的內容。

這會不會有機會?

如果看看全球市場,比如Youtube,排名前10的紅人都是音樂人。最容易產生巨大播放量的就是音樂內容。內容比例少但是消費量巨大。

而在國內,音樂類內容從來不是各大內容網站的核心內容。他們關心綜藝、電影、電視劇等,但是音樂類短視頻內容平台沒有。這些音樂內容也沒有一個合適放的平台。

因此唱吧新版本要放開上傳,大家都可以上傳自己的各種音樂內容。比如:你看到一個很好的街邊歌手在唱歌、公司年會同事的表演、自己的吉他演奏等,都可以上傳。而唱吧的工具只是一種手段,協助你更好創作各種優質內容。

我們為此定了一個新的slogan:「玩音樂,就上唱吧!」。以後名字也會加上:唱吧音視頻。

在這個思路里,唱吧會提供各種創作工具和服務,幫助用戶創作和上傳。我們相信,優質的內容能帶來用戶的頻繁使用。

我們還會提供各種創作工具和服務,如K歌就是其中之一。但會調整成幫大家拍攝豎屏內容、智能剪輯等功能的工具,方便用戶做出各種品質感的視頻。

還有一些新的、更好玩的、創造內容的功能,如彈唱。用戶唱自己熟悉的歌詞,在什麼歌詞按什麼鍵,根據提示就可以彈出很好的伴奏版本。這是2020年第一季度唱吧重點推出的內容創造工具。灰度測試時發現90後和00後非常喜歡。

這些新功能組合在一起,方便用戶不會樂器也可以彈唱,還可以補錄視頻,將它們美美結合在一起。

後續,還會有更多創作工具。很多工具可能都不是現在能想到的,要知道,現在手機上的鏡頭已經不弱於任何照相機,甚至可以拍攝電影。過去大部分內容都是橫屏,但手機帶來了豎屏體驗,抖音快手能快手崛起部分和豎屏趨勢有關,工具的進步和內容呈現形式的變化,都會催生更多創作工具和更多不一樣的創作內容。

還有更多支持創作的服務。

如所有音樂人都知道後期,很多師傅會幫歌手後期一句一句去修音。很多唱吧用戶很專業的話,他們錄的歌也會需要後期修音。2019年1月時,唱吧推出「一鍵修音」服務,用技術幫助大家修音。現在唱完後,花幾百元就可以傳給專業修音師傅,幾個小時後就可以修完。類似的服務還有視頻後期剪輯。

甚至,我們還支持用戶擁有自己的歌。為此做了「音樂超市」,花幾百元就可以買斷一首歌的詞曲權力,錄製並經過後期服務,就可以擁有法律上全部權力、質量達到專業水準的作品。唱吧還推出了「水星發行」,幫助用戶將原創作品一鍵發行到全國各種渠道、音樂平台、線下KTV等,以後用戶就可以去線下KTV唱自己的歌。

這項服務是2019年9月做的。你聽過《野狼disco》嗎?在抖音2019年度歌曲中排名第七的歌曲,這就是我們獨家發行的。

還有一個關鍵問題:用戶要名、要利。這應該怎麼解決?

唱吧要上新的推薦系統,方向是個性化和精準化,繼續鼓勵大家將公域流量轉化為私域,鼓勵粉絲關注。簡單說,只需要你內容好,就能在唱吧上聚集巨大的私域流量。這是「名」

「利」呢?用戶只需要創造優質內容,唱吧會來想怎麼掙錢。唱吧會計算流量帶來的所有收入,將這個費用直接分給創作者,按流量給創作的用戶分錢。

你看我自己的帳號,那天我拍攝了一個音樂作品上傳,現在6000多次播放,已經分到了23元,摺合千次播放4元左右。這個費用取決作品互動率、分享量,和作品的其它賽馬機制等。我們期望分帳能穩定在千次播放3到10元左右,質量高的則在千次播放10-20元左右。只要內容是認真做的、精心剪輯的,都能掙錢。

這個功能灰度測試後,很多用戶每天都看自己又掙到多少錢。一個月能有幾千收入,對很多用戶來說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我們希望唱吧2020年能在流量上至少給用戶分成一個億。

而且錢也不用擔心,因為唱吧過去在收入上一直做得非常好,這是我們的擅長。

在「利」這個字上,唱吧還會加入各種手段,如版權授權、接入電商體系、接入音樂服務體系為別人服務,希望讓音樂人站著掙錢、靠音樂就能掙錢。

甚至像李子柒在YouTube上一年分幾千萬美金那樣,玩著玩著音樂就能掙到大錢。流量就是金錢,作品就是財富

見實:做音樂內容平台這件事,如果大平台也做呢?比如抖音、快手、騰訊視頻、優酷。

陳華:我們不會主動進攻任何人,別人來做我們也不會攔著。但這背後還是很多不同。

比如你看你剛提的短視頻平台,用戶在那裡需要馬上進入高潮,但音樂類作品不是,可能打開了一段時間都還是前奏,音樂需要用更多時間欣賞。因此,這兩者間沒有衝突。

見實:今年確定了,分出1個億?

陳華:我們不擔心分錢、分多少錢這個問題。因為過去在唱吧變現上沒有問題。

目前看,可能剛開始分的少,越往後越多,可能最後幾個月中,一個月就要分幾千萬出去。

在掙錢這件事情上,我們想的更多,甚至想的是,用戶在唱吧翻唱、街拍也能掙錢。同時我們也會有直播類產品,協助大家掙錢。

見實:你說的千次播放分成費用,取決作品互動率、賽馬機制等,怎麼理解?

陳華:簡單講,你的粉絲越活躍,分成越高。

見實:會接入哪個大的電商平台?

陳華:我們沒有芥蒂,京東、天貓都會接入,讓用戶自己選。

見實:灰度表現咋樣?

陳華:灰度測試的時間並不長,從表現上看還不錯,用戶對一些功能很喜歡。過去一周打開一次,現在一周打開3-4次,明顯打開頻次高了。留存上,新版本在灰度測試期間次日留存提高了5%。

見實:小程序也會重新規劃?

陳華:小程序版本會重新做,過去是工具,未來是「內容+工具」,但是偏向內容為主。





文章標籤: